2011年1月11日星期二

悉尼先驱晨报 良知资本主义,前景美好

核心提示尤努斯说“现代资本主义榨干了我们的精神”,社会企业则创造了重新找回这些精神并使之发展的空间。
原文:Wondrous vision of capitalism with a conscience
来源:悉尼先驱晨报
作者:Peter Hartcher
发表时间:2010年3月16日
译者:Antipodalviews
校对:@xiaomi2020


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已有过了一次重大的突破。他创建的“微额信贷”彻底改变了“援助”的概念。这些小至20元的贷款让数以百万的农民摆脱了贫困。2006年,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以表彰的他的努力。

今天,他正在极力实现第二次突破。这一次他的目标是要改变资本主义,但并不是要摧毁它。“我没有要求割舍资本主义的任何一个部分。”尤努斯在上周访问澳大利亚时说,“我正在做的是为它增加一点东西。”

是什么呢?我猜想是一种实质。尤努斯要赋予资本主义灵魂。

他当然没有用这样的修辞来描述自己的想法,而是描述了一种他称为“社会企业”的东西。社会企业首先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商业实体,但是有两个不同的地方——它为解决一个特定的社会问题而建立,投资者收回最初的投资,但仅此而已。企业的盈利返回用于企业。

它不是慈善组织,也不是非政府机构。慈善组织和非政府机构忙于筹款的一半时间和精力只是为了保持它们自身的运作。

社会企业从筹集应该所需的资本开始。它不是巧取政府补贴的特洛伊木马。一个社会企业必须能自食其力并生存。社会企业已不只是一个概念。他的格莱珉(Grameen)集团目前建立了四个这样的企业。他这次来澳大利亚的目的就是希望看到更多类似的企业出现。到目前为止,他创建的社会企业全部都以合资形式与全球商业巨头合作。格莱珉在2006年与法国跨国食品公司达能集团合作,让孟加拉国的贫困儿童能以大约10分钱的价格买到一份高营养酸奶。

同样,格莱珉-阿迪达斯推出每双一元的鞋子,以这个方式减少和防止孟加拉国人的足疾发病率。格莱珉-维奥利亚出售价格低廉的饮用水;BSF-格莱珉出售便宜的浸泡杀虫剂的蚊帐来预防疟疾。

“这仅仅是开始。”尤努斯说,“无论有什么问题,你都能通过社会企业来解决。面对问题你可以作个选择:你可以喋喋不休地抱怨,或是向政府提意见,要求它们有所行为。你也可以创建一个社会企业,来解决这个问题 。”

正如尤努斯在《创造一个没有贫困的世界》(Creating a World Without Poverty)中说的,“把全世界所有社会问题推给政府,简单地说‘这个问题你来解决’,是个一个非常诱人的方案。但是,如果这个方法有效,全世界的问题早就应该消失了。”

需要让更多人就业吗?需要开发更多可更新的能源吗?你都能通过合适的社会企业来达到目的。尤努斯对此坚信不疑。

“我不久前在日本听到每个人都在讲自杀问题,每天有100个人自杀。在这儿,大家都在讲原住民寿命问题。事实上,你可以创造社会企业来解决这些问题。”

那么,投资者为什么要把钱投入一个最多只能让你收回投资的生意呢?

因为传统企业的发展只是人性一个方面外延。他说:“这是人性中利己性的一面。但是人性同时还有利他性的一面,社会企业是这一特性的表达渠道。这两面只有共同存在才具备真实意义。

“我可以为这个世界留下功绩,而不仅仅是留下钱。在生命结束的时候问自己,这一生值得吗?现在,你的一生就是忙于累积金钱,然后说再见。生命仅此而已吗?”

尤努斯因为发明了微额信贷而被誉为穷人的银行家。他相信社会企业不仅能为贫困国家带来实质性的帮助,同时也能为富人带来精神目标。

在全球层面上,尤努斯对目前由企业引领的目标单一的全球化提出挑战。全球经济中有一整个行业“忽视了穷人,对全世界一半人视而不见。”他在书中指出。“这些领域中的企业专注向一部分人销售他们并不需要的奢侈品,因为这能赚取最多的利润。”

“我是市场经济的信徒,相信它是激发所有人的灵感和追崇自由的动力源泉,而不是保护少数精英的围墙。”

尤努斯在鼓励公司企业发掘它们的灵魂的同时相信社会企业的未来并不需要依赖这些大企业的善心。“任何人都可以创建社会企业。你不必是一个巨型公司。很多退休人士拥有技术和经验,他们中的很多人就有能力创建社会企业。”

尤努斯质问发达国家中的父母如何激励自己的子女。“在富有国家,年轻人想知道生存的目的是什么。他们的父母经济富裕,房子汽车一应俱全,新鲜玩艺一样不缺——‘那么,我该有怎样的生活呢?’”

“你可能是一家大公司的CEO。你和自己17岁的女儿或是21岁的儿子一起吃早餐的时候,你们几乎无话可说。”

“但是,一旦当你们谈起如何创建一个社会企业,当你们彼此提问,希望解决哪些社会问题时,你们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你们彼此有话可谈。这个理念对年轻人的激励尤其明显。”

澳大利亚也有相同的情况。目前在全澳四所商业学院教授社会创业课程的前澳大利亚民主党领袖科诺(Cheryl Kernot)确认说:“所有课程都已招生满员,这些需求都是来自学生。”

社会企业在澳大利亚已经初露头角。澳大利亚社会创业公司(Social Ventures Australia)是这个领域的佼佼者。它的创办人是特瑞尔(Michael Traill)。他说ABC Goodstart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ABC Learning幼儿园集团破产后,ABC Goodstart购买了它的一部分资产。它现在有678个中心,每年收入将近6亿元。但是新公司的结构和运作并不以盈利为目标,而是提供实惠和高质量的托儿服务。

当然还有其他公司,特瑞尔表示,但是总体上讲,澳大利亚真正的社会企业“根本不存在”,总计资金也才是几千万元而已。然而,社会企业的前景美好,潜力无穷。

尤努斯说“现代资本主义榨干了我们的精神”,社会企业则创造了重新找回这些精神并使之发展的空间。

点击这里订阅及墙内看译者;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一键翻墙

相关阅读

  • 安装适合你的浏览器的红杏插件一键翻墙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