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9日星期二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中国货币和美国经济

核心提示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C.Fred Bersten与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黄益平教授的争论:全球失衡近期再次加剧,Bergsten提出对抗性货币干预建议。

原文:China's Currency and the US Economy
来源: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作者:C. Fred Bergsten
发表时间:2010年11月1日
译者:Andy Cheng(@adianch2010)
校对:David Peng


原文发表于http://www.voxeu.org/ © VoxEU

黄益平在10月19日的VoxEU专栏文章《美国无法取胜的货币战争》(A currency war the US cannot win)中提出,全球经济要修复平衡,中国和美国必须执行全面的一揽子政策——包括但不限于汇率调整。他还认为,这一进程在两个国家都已在发生当中(黄2010)。

显然,黄教授在两点上都是正确的。美国必须增加其储蓄率,家庭储蓄率已经从危机前的0增长到现在的6%左右。中国能够通过让工资以较快速度增长来实现其货币的实际升值,正如现在发生的一样。

但是,黄教授说失衡自身已经改善,这只有部分正确。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盈余和美国的赤字从2006/2007年到2009年大约削减了一半。这是两个原因所致。首先,全球衰退减少了失衡,因为出口和进口大致以相同比率萎缩。其次,(汇率调整)通常的滞后期是2-3年,美元汇率在2002-2007年期间、人民币汇率在2005-2008年期间调整了20-25%。顺便提一下,黄教授断言我忽略了这一进步,但恰恰相反,我9月中旬在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以及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作证的证词(点击下载证词PDF文档)里都强调了这种改善。1

但现在,这种失衡又一次急剧抬头,从而成为全球议事日程上的首要问题。美国全球经常帐户赤字从近期低点的3000亿美元回升了大约一半,到其创纪录高点8000亿美元。中国全球贸易盈余在过去的几个月超过一年前水平的75%,根据现有汇率和其他政策,IMF预计其全球经常账户盈余将会在2015年继续回升到占GDP的8%(大约是800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迄今最大的贸易赤字)。这与20国集团——包括中国和美国的领导人——达成共识的修复平衡战略背道而驰。它也违背两个国家的经济需求:美国正在经历缓慢的增长,而中国对过热表现出深切的担忧。因此,这一问题远比黄教授所表明的要急迫得多、严重得多。

在他的文章中,还有其他几个重要的分析错误,对于这个论题具有重要的影响。例如,他提出,人民币的重估不会为美国产生净经济收益。可以肯定(人民币升值)会有其代价,主要是因为价格将会更高。然而,这在中短期来看并不严重,因为产能利用率很低,并且总体上没有通货膨胀压力。另一方面,我的同事William Cline已经表明,即使20%的升值也会将中国的全球盈余减少3500亿美元至5000亿美元,将美国的全球赤字减少500亿美元 至1200亿美元,这将转化成30万-70万个美国就业岗位(Cline, 2010)。因此,在当前以及未来可预期的失业率高、价格稳定的情况下,货币的调整对于美国经济将意味着显著的、明确的净收益。

黄教授还认为,1985年的广场协议未能矫正当时的全球失衡,那是本轮之前最严重的一次失衡。恰恰相反,又是由于通常的滞后效应,美国全球赤字事实上到1990/1991年间消失了,而日本的盈余也大幅度回落。只是当美元在1995-2002年大幅升值了40%的时候,失衡才再一次发生,由于日本经济从1991年以后遭遇了通货紧缩,日元实际币值开始被大大低估。

至于我自己提出的对抗性货币干预建议,即美国可以卖出美元来抵消中国购买美元对汇率产生的冲击(Bergsten, 2010),黄教授纠正说,人民币的不可兑换性使得完全抵消中国的巨量操控是不可能的。但是,美国政府可以购买替代品,例如无本金交割外汇远期交易(nondeliverable forwards)和人民币计价的债券(renminbi-denominated bonds),有多少买多少,向私人市场和中国政府发出明确无误的信号:是时候停止与经济基本面的抵抗了。这一方法的目标,是填补一种机制的缺失,即针对逐渐积累盈余国家保持币值低估(就像日本过去的所作所为)作出系统性反映的有效机制,这显然将会让可兑换货币更好发挥作用,从而精确锁定想要解决的问题,远远好过树立新的贸易壁垒。

黄教授说货币或者贸易战争没有赢家,这当然是对的。但当前巨额的失衡仍在增加,其根源必须尽快加以解决——尤其是中国长期以来大量操纵货币所导致的盈余,否则冲突将不可避免。即将到来的20国集团首尔峰会可能提供了一个“最佳的也是最后的机会”,来避免美国国会和其他国家不可逆转的反应。

参考文献:
1. Bergsten,C.Fred,2010,We Can Fight Fire with Fire on the Renminbi. Financial Times (October 4).
2. Cline, William R. 2010. Renminbi Undervaluation, China's Surplus, and the US Trade Deficit.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Policy Brief 10-20. Washington: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3. Huang, Yiping. 2010. A currency war the US cannot win. VoxEU.org (October 19).

译注

1 美国众议院,2010,筹款委员会,C.Fred Bergsten的证词:关于中国汇率政策听证会。第111届国会,第二次会议(9月15日)。美国参议院,2010,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C.Fred.Bersten的证词:关于财政部国际经济和汇率政策的听证会。第111届国会,第二次会议(9月16日)。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一键翻墙

  • 安装适合你的浏览器的红杏插件一键翻墙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