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2日星期四

卫报:新的性革命【内有“同性恋”话题,不喜勿进】

发邮件到xiaomi2020@gmail.com为你的朋友订阅墙外博客:《译者》。We Are Together. 使用GREADER到这里在墙内订阅《译者》:http://is.gd/e1Mwd (用https打开)
译者精华杂志版下载大全
译者文库总索引:http://zxc9.com/2z0001

原文:The new sexual revolution
译文:卫报:新的性革命 
作者:Polly Vernon
发表时间:2010年7月4日
译者:Gro?e Fuge
校对:异议  @xiaomi2020(订阅译者

Grindr是一款帮助男同志通过卫星定位系统(GPS)及时定位的免费手机应用程序。它已经改变了全世界70万男人的性生活。但是它能用在直男市场吗?它是否将意味着一夫一妻制的终结?

有没有听说过Grindr?如果你听说过,我猜你是个男同,或者是个有些直但是对男同多少有点好奇的男人;或者你是某个男同的朋友。如果你没听说过,那么让我来告诉你吧。

Grindr(发“格林达”音)是一款免费下载的iPhone应用程序。它承诺将帮助你“从你的附近免费为你找到男同、双性恋、对男同好奇的男人”!Grindr利用GPS技术可以让你发现在你周边还有谁也在使用它。它以网格排布的形式向你展示那些男人是谁,长得怎么样;它可以告诉你和他们之间的距离(用英尺,甚至用更让人颤抖的零点几英尺为单位);如果他们接受你的邀请的话,你还可以通过和他们“聊天”。但是Grindr的根本思想是,如果不用在网络空间做一件真实空间就能做到的事。如果你可以和人面对面聊天,那就不必在网络里聊天了。

图:Grindr是一款帮助男同互相定位的手机软件
使用Grindr是一种让人沉醉的体验。我第一次接触它是在伦敦东部的一个酒吧的天台,我的朋友J和W向我介绍的。J在他的iPhone上安装了这个应用程序。当我看到网格形式排布的相片(以地理上的邻近性排序——离你最近的Grindr用户在你屏幕左上角)在屏幕上各自立即打开的时候,内心一阵激动。所有的男人都在冲我而来——哦,不是我,但是仍然……它事实上是一个关于性的应用程序,充满了性,颓废,不管你是谁,你的性别和性倾向,都瞬间把你卷入肉欲的的波涛之中,。这让我想起第一次在Google的搜索框里输入单词的时候,第一次从iTunes下载音乐的时候——我知道我邂逅了一种将在深层次改变生活的科技。

我滚动观看着各种提供男同的网格中,偷偷地试着把相片里的图像和酒吧里我周围真实的男人进行匹配。“你知道什么最搞笑吗?”J说。“Grindr带给你最好的夜晚是那些你呆在家里不外出的夜晚”。他坏笑着说。

Grindr在重新配置人际关系。部分原因是因为它是一个和性相关的应用程序,利用它寻找性伴侣如同叫外卖或网上购物一样简便,(我的朋友凯文把它称作“同性恋港湾”,因为这个他变得很开心,他说我可以使用他的真名。其他人都要求匿名)差不多的东西。Grindr在09年3月25日面世;现在有来自162个国家多达70万人(而且用户还在不断增加)在使用它并产生了惊人的效果,如果J,W,凯文和其他我采访过的男同具有代表意义的话。“在我的生命中我从来没有享受过那么多的性爱!”R欣喜地告诉我。“过去8个月通过Grindr获到的性爱和我出柜20年来享受的性爱一样多,或者更多。”Grindr会越来越壮大,创造更多的性爱机会。每天有两千人下载这一应用程序,不到一个月前,一个适用于黑莓手机的版本也发布了——这将使得Grindr的影响力扩大至原来的三倍。

但是Grindr比预想得还要重要得多。它标志着我们所有人——男同,直男——交往的方式将出现重大转变。基于不同的立场,有些人认为这是创举(解放,增强社会交往,甚至是寂寞和无聊的终结);也可能是潜在的灾难(预示着一夫一妻制的结束,为性沉溺推波助澜)。不管最终结局是什么,Grindr的意义重大。

应该说,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后同性恋时代”。男同和直男之间的间隔正日益减小。同性恋文化和异性恋文化越来越相互交错。比如Grindr应用最大的增长是在09年6月,在非常火爆的电视节目《疯狂汽车秀》的一个访谈中,男同偶像斯蒂芬·弗莱((Stephen Fry))把Grindr告诉了杰雷米·克拉克森之后,那可不是一个同性恋节目。

所以即使它没打算开发一个给直男们使用的版本,Grindr也已经作用很大了。但是Grindr正在开发一个直男版本。Grindr有可能将在2010年底推出异性恋人群可使用的版本。

图:Grindr的创始人Joel Simkhai
Grindr的创始人乔尔·西姆海(Joel Simkhai)说,“最迟也就是那时候”。他33岁,结实,帅得很清爽,美国口音,风度翩翩并且有着商人的精明头脑。我和他在伦敦一家别致的酒店碰面。他现在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基地,查看繁荣的英国市场;通常他住在洛杉矶。“英国是在美国之后Grindr拥有第二多用户的国家,”他告诉我。“伦敦是继纽约和洛杉矶之后第三大用户城市。你们爱我们。”西姆海出生在特拉维夫,三岁的时候,他和父母搬到了纽约(“纽约州,不是纽约市”)。在十几岁的时候,他出柜了,“差不多就是美国在线(AOL)开始起步的时候。可以说,我是跟网络热潮同时诞生的———我指的是同性恋身份的正式诞生。网络帮了我很大忙,使我可以跟‘同道者’相聚———虽然他们往往在遥远的怀俄明或者别的地方,但在网络的帮助下,我仍然幸运地遇到了一些并不古怪的同性恋者。”但是西姆海说,在少年的时候作为一个男同,他还是感到了孤立。他开始问自己“那个问题”。我想每个男同从意识自己的性取向时,就会开始问那个问题。当你在某个地方,你会问:“现在,在这里,谁也是男同?谁是?”你会四处看,你会不断地想。因为出柜是一个孤独的过程”。

现在还是吗?

“还是!非常强烈!每个问自己那个问题的男同也会想:‘如果我有一种途径来知道的话,难道不是很好吗?一种可以让我知道谁是的方法。’他们从Grindr里看到了它的实现”。

差不多20年后,西姆海获得了国际关系和经济专业的学位,并在金融行业工作了几年,苹果公司发布了它的2代iPhone。“那感觉跟别人用大银盘给我端来了Grindr。一代iPhone没有GPS,而且里面只有大约8个应用程序。而且它们全都是苹果公司的应用程序——你不能开发自己的应用程序。那个时候的iPhone真不是什么伟大的产品。但是在二代iPhone的通知里,他们说:“二代iPhone拥有GPS,而且你可以开发自己的应用程序!”我心想:“啊!我知道我想做什么样的应用程序!””

那个时候他对自己想要Grindr做什么有一个完整的构思吗?Grindr将如何工作,外观如何,它将配备什么样的功能?

“哈!不。我的想法就是使用GPS,看看谁在我周围。就那么简单。”

在08年8月,西姆海和一位在丹麦的应用程序开发员莫腾·贝克·迪特莱森(Morten Bek Ditlevesen)联系。“跟我一样,他对GPS充满激情。他是直男;但是他喜欢这个主意;他有全职工作,但是他说:“是的,我会把这个当成一个嗜好来做。”他没要多少报酬。

西姆海带来另一位朋友,“斯科特·勒瓦伦(Scott Lewallen),一个在品牌策划,市场营销和设计方面的专家”,参与到项目中来。三个人一共耗时6个月、花了5000美元,做出了Grindr.

关于名字:这个名字的来源是哪里?

“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Grindr来自grinder(研磨机)。我们喜欢咖啡机的概念,它把各种东西混合在一起……而且也含有“guy finder”的意思。我们想要一种有男子汉气概但没有打上骄傲的烙印。不是关于……”一种政治化的男同观念吗?

“是的!而且非常有趣!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并不强调男同的意味。我是男同;我是一个自豪的男同。它不是说我们有什么问题,对吧?但是Grindr不是关注男同权益的,或者其它的什么。它是用来寻找同道的。作为同一类人中的一个。社交。让你成为群体的一部分。它的存在不是为了对世界宣告:‘我们在这儿,我们是同性恋者。’”

Grindr在09年的春天发布。在开始的几个月,增长很稳定但是速度不快。接着斯蒂芬·弗莱在杰雷米·克拉克森的《疯狂汽车》节目向他介绍了Grindr,接下来一周就有4万人下载了它。太棒了!

西姆海充满激情地谈着他的创造。他为Grindr建设了一个漂亮的界面。他四处鼓吹Grindr的国际化和统一的方面,让Grindr听起来就像是男同们的联合国一样。“在这里,我们离家8000英里,在伦敦我们有50000个用户。怎么?什么?我十年没到这里来了——当飞机降落在西斯罗机场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开启Grindr!悉尼,墨尔本,新加坡,东京!东京是我们的第四大城市,用户人数最多的城市之一!而我从未去过日本!我也不会说日语!”

他指出Grindr是一种在线约会的响应,在线约会解决了许多问题,但是同时也制造了许多麻烦。“经常有错过联系机会和反复扯皮的现象”,还有“哦,事实上,这周我在纽约,你在洛杉矶……”在线约会真是让人沮丧!非常费事。”从另一个方面来说,Grindr是立竿见影,即时生效,没有来来回回,不用通过花几周的时间来建立希望,最后到你第一次真实约会的时候,你却感觉“见光死”了。你在Grindr上看见某个人的照片,你立即和他见面,你可以知道你们相互之间是否吸引:“Grindr重新引入了‘爱情化学反应’的概念”。而且它是真实的。它不是第二人生。它不是一个虚拟世界。它是一个工具。它让现实生活成为可能,它不取代现实生活。”

我说,而且它导致了真实的性爱,这可不是所谓的虚拟现实。

西姆海停顿了一会儿。

“呃……从我的观点来看……它不是性爱。这是性的前奏。它只是在性爱之前的部分。我是这么看Grindr的。我们想变得性感。我们觉得性是生活的一部分,是生活的基础。但是Grindr是性感而不是性爱。”

也许,西姆海很在意美国媒体中的保守成分。关于“新的男同寻性伴插件”带来危险的社论总是不时出现。西姆海想要明确一点:Grindr不是只关注让人得到性爱。“我一直碰到那样的男人,他们对我说:“我知道Grindr是为了找性伴,但是……”但是他们遇到了一些非常好的朋友。但是他们遇到真爱。但是。但是。有很多惊喜”西姆海说他对Grindr最大的希望是它能够帮助那些年轻的男同度过出柜这一关。

西姆海的热情以及Grindr在性之外产生的影响都让我动容。我理解,时至今日,同性恋人要出柜仍然不是个容易的决定,也知道地理上的接近,可以作为可以看见和被接受的群体的一部分有多么重要。我采访西姆海14天后发生了大卫·劳斯(David Laws,译注:英国财政部官员,同性恋者)的故事;这是引人注目却又让人哀伤的证明,男同在公开性取向的过程中仍然遇到很多问题。

还有个男人D告诉我,Grindr完全就是为了性爱。“互联网是用来约会的;Grindr是用来找性爱的。”“好吧,有时候互联网也是为了找性爱的,但是Grindr:完全是性爱。”我问周围的人,他们告诉我非常多的故事,所有的故事都是以性关系结束。“有时候你并不真的喜欢他们,但是……”无论如何我们有做爱的责任?“是的。不过也还好。”

我开始有了由此派生的Grindr文化的主意。许多男同把Grindr当成度过一个美满夜晚的途径。“过去我在伦敦西区朋友家里吃过饭,然后步行回到地铁站;现在我打开Grindr,看看会出现什么。一个人上线并开始和我聊:‘你离我很近啊!’我回复:‘是的……’他说:‘我和我男朋友在一起。你过来看看我们把’于是……我就过去了。”

其它人把它当做劳累一天之后缓解压力的一瓶红酒。Kevin住在一个大车站附近:“这样我可以找到很多人聊。在某个地方度过令人发闷的一周,周日晚上他们离开车站,可能和他们的父母在一起;他们打开Grindr——猜猜谁最先被显示出来?”

Grindr把同性恋社会原本彼此隔离的圈子联系到一起。我30多和40多的男同朋友告诉我,和年轻的男同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会做很多的事情:“那些有点古怪,是的,有时候不是非常舒服,如果你想想它,”一个人说。“你得确定哪些人对你来说是太年轻了,要设定一个界限。但是——你一直坦诚你是谁;你不能发布别人的照片。如果你撒谎,你将会被发现,很明显,撒谎会让别人嗤之以鼻。在Grindr上不能撒谎。”

从另一方面来说,欺骗却是司空见惯的。

“在Grindr上你总能看见有人说:‘哦,我已有男友,只想找人聊聊!” 男同生活时尚杂志《态度》的主编马修陶德说。“哦,真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你想跟人聊天?为什么要到Grindr上来?想聊天可以找你妈妈呀!”

一位在长期恋爱关系里的男同告诉我,他知道Grindr,但是他选择不去尝试它。“它会改变一切。我当然很有兴趣!但是最后我还是不想上Grindr,我也不想自己的男朋友F上。”

“在Grindr上的绝大多数人都已经有恋爱关系,”P说。“而且我认为1/4的人是直男。他们不是对男同好奇,不是双性恋,就是直男。”“直男们都喜欢聊天!”D说。“他们对可以和陌生人发生性关系是那样容易,可以把性下载到自己的手机上感到好奇……但是到真的要发生关系的时候,他们又什么都不做。”

不是每个男同都倾心Grindr。《态度》杂志的马修陶德有保留意见。“一年前,一个朋友拿着他的iPhone向我展示Grindr:‘你能相信吗?’我翻了翻白眼,心想:‘真是什么都敌不过性。’发现一种新技术——我们总是把它带到性上去。”陶德使用Grindr(“我试了一下,就退出了”),他从杂志读者的反馈中知道他们大量使用Grindr。“我觉得人们之间能够方便联系是好事。尤其是年轻人。知道周围有男同,能够互动是一件好事。但是同时我觉得Grindr是一个成人世界。商业化的同性恋世界———G rindr是其中一部分———是非常成人的、充满着性的世界。我担心这些年轻人出柜后,来到这个男同世界,这里所有的事情都是关于性。这里没有真正的恋爱关系的概念。”

其他人更直接地谴责Grindr。“Grindr让人上瘾,”一个男人通过邮件写道——他是我一个亲密朋友的前男友。“Grindr和Gaydar【英国最大的男同约会网站】……很多的男同都有上瘾的情况。这样写我觉得是废话,但事实如此。我们喝酒,嗑药,我们用性来克服我们心中感到的羞耻。然后我们觉得更糟糕,因为我们知道不应该为自己是男同而惭愧,我们应该感到骄傲——于是我们更加变本加厉地吸毒和性交。像 Grindr和Gaydar之类的东西鼓励这种性,那种强迫症式的、让你越来越异化的性,而这意味着你也会异化那些跟你有性接触的人,对他们产生不好的影响。”他让我跟G联系,当年他在治疗性沉溺时遇到的一个人。“我曾经几周几周地沉溺于性中,不能自拔,”G在邮件中写道。“下载色情片,上G rindr,跟那些我从来不知其真实姓名的人见面,然后发生性关系,然后再下载更多的色情片……”

“自尊被降到很低,”陶德说。“在男同人群里这样的事情我见过很多——多年的压制和羞耻之后,这样的情况是不可避免的。而要维护自己可怜的自尊,还有什么比有人和你发生性行为更有用?”

Grindr在异性恋市场上可以成功吗?我认为,在男人和女人对待性的问题,对性的期望上有一个不能否认的鸿沟。是的,女人也能够偶尔出轨。我们可以搞一夜情。我们可以进行没有感情的性爱。FitFinder——让本科生用户在他们大学专用网站上发布对他们见过的,喜欢的人的描述的网址——从今年早春的时候开始变得异常流行(在校方禁止这个网站之前)。这意味着定位约会网站在异性恋中也大有发展空间。但是我不知道Grindr是否能够适应男女交往的复杂性。性别政治、权力游戏、利益较量,还有大多数男人所具有的无聊但真实的“性征服”欲望……

我问了几个直女——有些是单身,有些不是——她们是否对类似Grindr那样的东西感兴趣;她们说她们只会去设想那样的东西是怎么运作的,但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会亲自使用。我调查的直男们则表示,如果有女士以这样的方式推销自己,他们绝对会轻视她,但所有人都表示他们在手机上下载了最新版本的Grindr,“只是想看看它是如何运行的。”

如果有哪个人可以做出一个直男版的Grindr并把它卖出去,那这个人必是西姆海无疑。他诚恳地承认“我是男同,而且我知道男同是怎么想的……事实上,我的意思是我知道怎么像一个男人一样思考问题。我不是女人。我不知道怎么像女人一样思考问题。”他还说,他收到来自女人的对于直男版Grindr的需求比来自直男对于Grindr的需求的还多。“多很多。可能是因为直女通常是男同的朋友,所以她们知道Grindr这个东西……但是我认为这和她们是女人也有关系,我确实这么认为。”另外:“我们将重新设计Grindr;我们会给它取一个不同的名字,针对一个不同的市场。我们必须这么做。同性恋者的地盘意识很强。男同们想把Grindr作为自己的圈子,他们说:‘如果你们非得弄出一个直男版的Grindr,你们给它换个名字。Grindr是我们的。’”

我仍然有些怀疑,但是西姆海说:“这个想法:‘谁在我身边?现在谁在这个房间?还有谁是跟我一样的?——不是男同才有的想法。’还有这个:‘我想要更充实的人生。丰富的人生!’这也不是男同才有的想法。孤独、寂寞、格格不入的感觉亦非同性恋者的专利。”当然,西姆海是对的。在我跟乔尔·西姆海道别的时候,我在想:不管直男版Grindr给我们带来什么——即使是开启了性爱的潘多拉魔盒,它永远都给男女交往的方式提供警示,永久改变男人和女人交往的方式,把我们置于一个全新的情感和性的世界,让我们感到惶惶不安,还是让直男版Grindr到来吧。它会让我们的生活更加有趣。

相关阅读:

卫报:你对性上瘾吗?【墙外】

纽约时报:中国选手入选世界同性恋大赛 【墙外】

FMN评选的全球最性感的100名女人 [为支持“反三俗”,友情放送!]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译者频道—看世界”、“译者频道—IT世界”、“卫报”、“译者fuge”索引。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