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0日星期五

纽约客:中国第二了,干嘛不高兴?

发邮件到xiaomi2020@gmail.com为你的朋友订阅墙外博客:《译者》。We Are Together.
使用GREADER到这里在墙内订阅《译者》:http://is.gd/e1Mwd (用https打开)
译者精华杂志版下载大全
《参与译者的多种方式:》:http://zxc9.com/Uo0001

原文:Letter from China: Why the Long Face? : The New Yorker 

译文:纽约客:中国来鸿:干嘛不高兴?


作者:Evan Osnos
发表时间:2010年8月17日
译者:Fuge
校对:@xiaomi2020

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对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它做出了怎样的反应?下面是《环球时报》在今天发表的内容,“这个世界排名给中国带来了嫉妒和警惕……尽管GDP增长了,那也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自然灾害还会继续打击中国,美国的军舰和国会还会继续对中国气势汹汹。”

嗯——这么看来你认为这里就没什么值得庆祝的了?这个故事在美国受到了登上头版头条的待遇,它也在中国激起了自我批评的热潮。这些批评希望提醒世人,中国仍然是一个有许多赤贫人口的国家。这一反应可谓始料未及。北京并不介意到处高调宣传某些“世界之最”,无论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IPO”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巧克力展”。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它要对大家都已经预期到的事情那么敏感呢?邓小平曾经对他的国人说过著名的一句话:“韬光养晦,待时而动”,但是这还不是故事的全部如果说这一切都不过是公关策略的话,那就忽视了这样的事实:普通的路人会觉得这一点都不靠谱,甚至让人心生厌倦。最终,他们可能会勉强承认这只有数字层面的意义。但是他们很快就补充说,拥有的巨大的人口对中国来说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如果你试图作出预测,比如中国的消费什么时候可以达到一个更高的水平、减少贸易逆差的话,那么这种自我认知就很重要了。

“把中国贴上发达国家的标签,夸大中国实力的言外之意,无非就是要中国承担超出它能力范围的责任,”新华社前天这么说。“或者间接地宣扬居心险恶的‘中国威胁’论”。新华社说对了一半。要求这个国家承担更多的责任,在它的国民之间分享更多的收益,事实上并没什么 错。但是,每一位全职的中国观察者都有这样的经验,当某人刚刚结束上海-北京的往返之旅,或者刚参观完一所顶级大学之后,你要设宴为这个已经眼花缭乱的来访者接风洗尘。你不可避免地会成为一个牢骚满腹的做东者,想把这位眼中发光的客人从明晃晃的外表拉回现实。本月早些时候,我在西宁一个公交站外坐着,看着 农民工们如潮水般来来去去,我为那些想看到更全面的中国形象的客人们做了笔记。从北京坐飞机到这里也就几个小时,这不算转移话题。调换一下思路想想,去长 途车站转转也许不能给你展示美国最好的一面,但是,如果我是一名中国投资者,想知道在美国顶尖实力之下美国人如何生活的话,我应该想去那里看看。

相关阅读:

中国经济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最新消息”、“译者频道—时事评论”、“译者频道—看中国”、“纽约客”、“译者fuge”索引。

1 comments:

匿名 说...

照樣買不起房。國家富裕,老百姓窮。中国第二跟我沒啥關係。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