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8日星期二

发现新闻:中国的“地震婚姻”的痛苦与美丽

原文:The Pain and Beauty of China's "Earthquake Marriages" : Discovery News
译文:发现新闻:中国的“地震婚姻”的痛苦与美丽


作者: Michael Reilly
发表时间:2010年5月13日02:20 AM ET
译者:Große Fuge
校对:@xiaomi2020

China-earthquake-278x225
图片来源:美联社

计算地震中的人道损失是否可能?一条断层线颤动了一下,屋毁人亡。过了一段时间,被埋在废墟下的哭喊逐渐听不见了。希望渐渐远离,凝固成了悲伤。死亡数字被统计出来,世界上其他的地方又充斥了其他的头条新闻,人们注意力再次分散。 然后又如何?幸存者们该怎么做才能重拾他们被重创了的人生?

两年前在中国,一场7.9级的地震撕裂了四川省[译注:这里文中显然使用了美国地质调查局公布的汶川地震的级数7.9,中国地质局已经将汶川地震修订为里氏8.0级。],大约87,000人(包括近18,000名至今在官方统计上仍然“失踪”的人)死亡,40万人受伤,500万人无家可归。

让人头晕目眩的统计数字没有反映的是灾难中的人道损失。地震意味着成千上万的人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女儿、丈夫、妻子,有时候甚至是所有亲人的消失。怎么样才能走出阴影呢?

中国人对此的答案是:地震婚姻。

在上周的纽约时报杂志上的一则令人愁肠百结的故事里,Brook Larmar描述了包括在遭到破坏的北川当地的避难营里的人们、企业家和政府宣传部门的官员们,是如何在过去的两年里试图用婚姻来缝合当地被地震破坏的社会网络的。
在四川估计有数千起地震婚姻。 [译注:原文:thousands,或可译为“成千上万”起,这里取保守的译 法。]

这些婚姻是敦促(可能也有人会说是“强迫”)遭受地震之苦的的幸存者从2008 年5月12号的难以想象的悲剧中走出来的一种尝试。 媒人邓群花(音)已经促成了高达一百对新人,但是邓说,这些新人也将很容易就因痛失良多而产生的复杂情绪中再次分道扬镳(更不要提财产状况了):
“地震幸存者经常会觉得现在就去找一个新伴侣也许太快了”,邓说,“但是当 他们看到别人都有一个温暖家庭的时候,他们自己也想要一个。”

但是,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并非易事。悲伤和心灵的创伤仍然留在地震幸存者的心里。新伴侣们必须处理好对方过去生活中保留的部分:债务、有争议的财产,对方的父母,还有,也许最重要的是,孩子。 

在邓的新婚者名单里,在每次登记之后都要重复的、对方最看重的东西,不是钱,不是相貌、 性格或者受教育程度;而是“没有负担”。那些背负着沉重负担的,尤其是带着孩子的中年女人被渐渐移出名单,年轻的和年纪大点则有更多的机会。尽管如此,有一些这样匆忙安排的“地震婚姻”已经破裂了。邓想起一对结婚12天就离婚的,“那创下了记录”,她说。
婚姻也是帮助愈合创伤,期待光明未来的带来希望的一个信号。 薛莹(音)在地震中引起的滑坡里失去了她的未婚夫,而杨醇(音)则失去了自己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他们在北川外的一个避难所外相遇,一开始对彼此也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当杨想要自杀的时候,他的家人拉着他试着开始新的恋爱关系。 

这对陌生人又见面了。慢慢地,他们在对方那里找到办法,走出他们所共有的混合着失去、罪恶等等的痛苦记忆。
这样的结合是否对死者不敬?是否他们都已心碎得不能再建立新的关系?从那天开始,两个幸存者 就在避难所里一起过夜了,在最黑暗的夜里彼此安慰。他们几乎不谈那些偶尔会涌进脑海里的可怕画面。他们都经历了类似的遭遇,这就够了。“她也很痛苦”,杨说,“所以我想她能理解我。”
婚姻里也有阴暗的一面。政府积极地鼓励和安排这样的婚姻,也许是作为一种迫使幸存者忘记自己在 豆腐渣工程里死去的家人的方法:
为了减弱对数千所豆腐渣校舍倒塌的批评——这些倒塌的校舍让多达5,300名学生死亡,政府[想方设法]让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们噤声。政府在只有他们签署了“遵守法律,保持社会秩序”的保证书——一份含蓄地让家长们不要再惹事端的警告书,才给家长们补偿。 在今年2月,谭作人,一位致力于收集详尽的死亡学生资料的社会活动人士,以与地震不相干的控告,涉嫌带政治目的地进行煽动,而被判处五年监禁[相关阅读]。政府觉得这些再婚的夫妇会着眼于将来,这样就不会去问那些关于过去的令人不安的问题。
通过这些婚姻故事,我们很容易想到政府若以进步的消息来掩盖自己的过失是多么可怕。在美国,任何政府官员可能卷入到我们结婚或者再 婚的想法,我们都会痛斥反对。

但是我们能否断言,这样的安排,从整体上来说,是“好”还是“坏”吗?

在故事的结尾,杨和怀孕的薛来到一个医生的办公室,手里拿着他们健康的未出生的孩子的超声波照片灿烂地笑着。杨说,“一切顺利。知道未来将一切顺利,真好。”

说过、做过这些之后,难道这不就是一个人想要的一切吗? 

相关阅读:


每日电讯:中国“和谐”了奥斯卡提名


卫报:艾未未:“我必须为恐惧的人们代言”


纽约时报:中国的地震遇难者活动家因邮件而判刑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中国”、“译者频道—时事评论”、“零星其他”、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