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6日星期三

亚洲时报在线:西藏的镇压导致更多异议

原文:Asia Times Online:Tibet crackdown breeds more dissent
译文:亚洲时报在线:西藏的镇压导致更多异议

 

作者:Kent Ewing
发表时间:2010/05/25
译者:David Peng
校对:俱亡矣

香港 - 虽然中国领导人已经在问题重重的新疆恢复了互联网服务,并轻巧地在这个遥远的西部省份任命了新的党委书记;邻近的西藏,另一个不稳定地区,在北京的铁腕之下继续动荡。

西藏的镇压已经过去两年了,当局的偏执已达到不可理喻的程度。在省会拉萨,执法人员突击检查了当地的打印店和复印店,试图扑灭任何可能被认为是颠覆信息的传播。据报道,很快全市所有此类店铺被要求重新登记,使得国安官员能够收集潜在的惹事者的名称、地址和身份证号码。

2008年夏季奥运会之前,藏人发起抗议,批判中央政府对该区域的政策;结果导致中国领导层的暴力镇压。此后,当地出现了大量非官方的有关西藏的历史出版物、文章和小册子,其中一些由前政府官员撰写。

在新疆,以严厉镇压不满的维吾尔人著称的强硬派王乐泉下台了,性情温和,善于应对媒体的张春贤履新就任新疆党委书记。胡锦涛主席给新任的党委书记一份大礼;上周,他宣布了一项计划,在2020之前增加对新疆的投资,消除贫困。

与此同时,在西藏,任何表达藏族文化自豪感的行为被视为“分裂主义”,这种打击令人讨厌地继续下去。
但是,北京试图打击藏人的骄傲,只会激起藏人越来越多的愤怒和蔑视。看起来,藏族异议分子和知识分子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相对平静,如今却被中国领导人对2008年抗议的暴力反应和随后的种种压制政策重新激活。

北京声称西藏流亡宗教领袖达赖喇嘛煽动了那些抗议活动
。此次抗议活动始于3月10日,以纪念抵抗中国的失败起义49周年;但是,抗议很快变成骚乱,并传播到整个自治区和周边省份藏区。

北京的愤怒和尴尬是显而易见,抗议距中国在国际性的奥运会上的亮相仅几个月。据官方统计,骚乱中有19人死亡,623人受伤,而真正的伤亡数字,无疑要高得多。

抗议以来,受迫害的知识分子人数也很多。根据上周国际声援西藏运动(ICT)发布的一份报告,被关进监狱的藏族异议分子已超过50人,其中包括作家、编辑、艺术家甚至流行歌手。该报告题为“一个‘愤怒的风暴’:西藏2008年春季抗议后对藏族作家和艺术家的镇压”,按时间顺序记述了他们的故事,报道总结到,“尽管,也许是因为,北京[对抗议]的严厉回应,持不同政见者仍然继续公开发表意见,尤其是通过写作。”

该报告描述了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和年青知识分子拥抱“藏人文化认同的复兴”,他们用自己的叙述挑战藏族历史的官方版本。

不出所料,ICT的报告就会这么说;但是它所包含的故事读起来令人信服,他们应该能够让中国领导人停下来,重新思考在该地区的铁腕做法。显然,这种做法并没有赢得很的藏族人的心;事实上,只是把他们推得更远。

报告中最恶劣的故事涉及著名作家和编辑学东(Shogdung,意为“清晨的海螺”)于4月23日在西藏临近的青海省会西宁被拘留。此后音讯全无。雪东真名扎加(Tagyal),是青海民族出版社的编辑,当警察进入他办公室带走他时,他正在工作。


学东47岁,出版过数本著名图书,一度被认为是共产党的朋友;他曾批评西藏的传统佛教文化,认为后者阻碍该地区的现代化、经济发展和与中国其他地区一体化。

但在他的最新著作《翻天覆地(The Line Between Sky and Earth)》中,学东对他早期对藏传佛教的看法表示歉意,并称西藏是“一个恐怖的地方”。

在这个事例中,一度在体制内的藏族知识分子,改变他的政治倾向,随后“失踪”;此事只会进一步加剧该地区的紧张局势。

在ICT报告的其他事例中,编辑扎西热丹(Tashi Rabten)于4月6日,以及流行歌手扎西顿珠(Tashi Dondrup)于12月3日被拘留。热丹被指控编辑了一本题为《东边雪山(Eastern Snow Moutain)》的文集,批评北京对2008年抗议的处理。顿珠被捕时正在西宁一餐厅中与他妻子和朋友们聚餐,他已因“煽动分裂国家”被判15个月劳教。


去年10月,顿珠发行CD《折磨无痕(Torture Without a Trace)》,其中的13首歌谴责中央政府2008年的镇压,并要求达赖喇嘛回到西藏。此后,他的被捕已是指日可待。2008年,顿珠也曾被捕,当时他在镇压后发行了另一张CD。

ICT的报告提醒人们,中国领导层没有更接近解决西藏问题。
事实上,情况在恶化,北京妖魔化达赖喇嘛和压制所有异议分子的策略完全无效。异议在上升;无论从哪个角度,没有观察者相信中央政府对达赖喇嘛的无情的滑稽描述——达赖喇嘛是一个在他的祖国煽动谋杀和混乱的邪恶的分裂分子。

这一滑稽形象上周末再一次被刺破;达赖喇嘛在网上和中国网民通过流行的微博客,推特进行对话。尽管去年6月以来推特在中国已被封锁,成千上万的网民设法绕过检查系统,开始他们自己的中文推特社区。

上周五晚上,达赖喇嘛的长达一小时的对话通过皈依藏传佛教的异议小说家王力雄的推特帐号进行1。该次对话吸引了超过8000名跟推者。这与中国十三亿人口相比只不过是沧海一粟,但它仍标志着达赖喇嘛,自1959年起义中逃亡之后,第一次与人数众多的大陆中国人举行这样的大型互动。

此次对话收集了近300个问题,其中许多问题有关这位74岁的宗教领袖对其继任者的计划和对西藏未来的展望。谈话中,达赖喇嘛没有提出西藏独立的任何要求。他写到,他死后,一个民选领导人将运作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政府。而且,当被问及人民解放军继续驻留西藏时,他“推”到,“我非常清楚地重申:中央政府仍将负责西藏的外交和国防事务。”

最后,他对未来的西藏充满希望,“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发生变化,问题会获得解决。”

但是,中国领导人已明确表示,他们无意作出妥协。他们将坐等达赖喇嘛死去,找到自己的傀儡转世代替他(正如他们对班禅喇嘛[藏传佛教传统视为第二高宗教人士]那样);然后从那起步。

他们觉得,时间在他们这一边。

Kent Ewing
是居住在香港的教师和作家。他的email地址是kewing@hkis.edu.hk




1 据王力雄推特, “美联社报道说我皈依藏传佛教是错的,我未皈依, 佛教知识也知道不多。”另,此次对话的问题是王力雄用Google moderate收集,与达赖喇嘛面对面进行,并在王力雄的推特上直播。文中的一些说法是错误的。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西藏”、“亚洲时报”、“译者David”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