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1日星期三

CB博客: Robert Barnett谈青海地震

原文:China Beat: Robert Barnett on the Qinghai Earthquake
译文:
CB博客: Robert Barnett谈青海地震

 

作者:The China Beat
发表时间:2010年4月19日 | 访问时间为4月16日
译者:David Peng
校对:@xiaomi2020

上周青海地震后,法国世界报的记者Brice Pedroletti邮件采访了哥伦比亚大学现代藏族研究项目主任Robert Barnett。(在世界报的网站可阅读【法语】采访,和相关报道)以下,经Brice Pedroletti和Robert Barnett的许可,我们(The China Beat)贴出该采访的英文版,此版本未经检查。


就玉树地震的政治影响专访Robert Barnett(4月16日)



Brice Pedroletti:在青海(和其他邻近藏区)发生示威一年之后,对中国当局[地震后的表现],我们会在普通藏人僧俗中看到什么样的政治气氛?


Robert Barnett:一般来说,无论过去历史发生什么,藏人会对他们接收了中国政府和人民的任何帮助表示感谢,很可能会是这样。这被看作是中国的一个重要机会,无论是政府和普通中国人正在抓住这个机会很有意识地尝试修复过去的创伤。昨天《人民日报》甚至给我打电话,向我指出这一点,看我是否感受到了中国的善意。但这种关系是很脆弱的,如果犯了任何一点错误或文化上不够敏感,情况就可能很容易地发生改变。我坦率地说,现代中藏关系的历史基本上是一个周期性的循环,在中方看来,先是中方极度慷慨,然后一旦出现任何批评或者缺乏感谢的表示,就会变得极度紧张。首先,1951年中国让藏人自治,然后要求免去西藏总理(译注:司伦)的职务,导致严重的紧张局势;1959年中国给予西藏农民土地,但后来收回了他们践行自己宗教和文化的权利;1980年中国给了全体西藏人民的现代化,但然后说,自1994年以来,他们不能向达赖喇嘛祈祷,在许多场合下不能修行佛教。所以,问题不在于是否应该怀疑中国的慷慨——问题是,如果有任何批评,过去党和中国人民是如何回应的。


BP:目前当地有大量警察和军队参与救援行动,哪些方面容易导致与当地居民的误解、紧张甚至冲突?


RB:第一个问题是,尽管附近有一个大型军事基地,[地震发生后]6到8小时内没有任何救援人员抵达。这是地震首日本地人要问的重大问题,[我认为]这不大会被忘记。


现在有许多救援人员,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但也存在风险。首先,没有足够的食物。已经出现一些打斗,绝望的人们试图得到食物和帐篷,在哄抢事故至少5人被捕。


第二,似乎没什么医生,提供的医疗服务显然太少。[The China Beat按:到4月19日,大量的食品供应已到达主城区,解放军在当地建立了一个野战医院。]


然后,救援人员集中于人口密集的混凝土建筑物,这有充分的理由;但在城里的纯藏族聚居区,救援似乎较少。


有报道提到葬礼上的紧张情绪,这在任何文化中都是非常重要的。


官方对死亡人数的统计严重不符——中国政府说,死亡人数为790人,但许多藏人说仅在结古寺就有1,000余具尸体,在其他寺院还有许多[The China Beat按: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现在已经提高到1,944人。译注:最新公布的死亡数字是2,039人,数据来源] 我们不知道,中方决定国家领导人访问该镇是否有助于救援工作,有人认为食品和药品应该有更高优先级。


众多中国官员、记者和西方记者,他们可能只是没有深思地彼此仿效,很少称此地区为藏族地区——这是中国的官方称呼——而是称之为“中国西北”、“青海”或者“藏族为主地区”,这也可能引发紧张。这好比将苏格兰称为“北大不列颠”,或称阿拉斯加为“美国”。这只会加剧紧张局势。在中国人眼中,这不是“西藏”,但是在文化和历史上,官方正式承认其为“藏区”。认识到这一点,对于尊重当地情感非常重要。


BP: 据报道,藏族僧侣们迅速采取行动,参与到救援工作中。是否存在一个潜在的紧张关系,因为可能会有合法性的冲突?


RB:僧人们迅速行动,参与救援,他们和政府派来的救援者有巨大的合作潜力。但是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局面,很多人在绝望地经历着苦难和痛苦。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当局急于想保持控制,力图证明国家是藏人救济的主要提供者。因此,虽然中方官员试图与僧侣合作,出现紧张和冲突的可能性仍然是非常之高。


BP:某种程度上,牧民定居的政策是否会受到指责,该政策可能加剧了地震的后果? 


RB: 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问题,因为自2006年以来,中国已迫使数以万计的藏族牧民放弃自己的羊群和帐篷,在那里他们可以是完全安全的,实际上也和他们的文化相符 。他们搬迁到城镇边缘的混凝土和砖瓦盖成的房子,特别是在玉树,除了一些补偿款之外,通常也没有明确的收入前景。这一政策,似乎少有或根本没有咨询公众,甚至在一些中国学者中间也很有争议,而现在似乎更令人感到遗憾。


不过,要指出的重要一点是,在过去的几年中,因为玉树藏民被允许设立非政府组织,当地学校,一个图书馆,一所藏医大学和一所孤儿院[译注:按照可以搜索到的资料,玉树当地无医学院或藏医学院,但是有孤儿院教授藏医。] ,所受到的干涉比中国大多数藏族城镇少得多,玉树与中国当局的关系出奇地好。此外,当局不鼓励非藏族迁移到该地区。受惠于这些政策,2008年3月,当地人决定不在结古镇举行大规模抗议。由于中国当局允许这个城市发展其文化身份和管理的某些措施,这些过去积累的善意,可能会在这个非常时期有所帮助。



译注:本文转引自The China Beat博客的英文版,经Brice Pedroletti, Robert Barnett和The China Beat的许可,此版本未经检查。



相关阅读:

纽约时报:上百人在中国西北部的地震中死亡

纽约客:中国来鸿:青海地震

纽约时报:地震之后藏人不信任中国的帮助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时事评论”、“译者世界—西藏”、“博客”、“译者DavidPeng”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