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2日星期一

CSM:中国:即将到来的超级泡沫的代价

译文:《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中国:即将到来的超级泡沫的代价 

中国看起来已经走出衰退,可以藐视经济学定律。并非如此,当中国的泡沫破裂,美国利率飙升,全球将严重受创。

作者:Vitaliy N. Katsenelson
发表时间:美国东部时间 2010年3月16日 2:34pm
译者:Andy Cheng
校对:PurpYe
【丹佛】


全世界都羡慕地注视着中国。去年,中国经济增长8.7%,而世界经济则萎缩2.2%。中国的儒家资本主义(Confucian capitalism)——一个由13亿人民驱动,同时由一个威权政体随意控制其导向的市场经济——似乎比我们过于卿卿我我的民主和资本主义优越。但中国的月亮并不像看上去的那样圆。

事实上,中国克服全球衰退不是奇迹——而是一个超级泡沫。当泡沫紧缩,会给我们大家带来大麻烦。

要理解中国经济,我们需要考察三个很清晰的阶段:“晚期增长肥大症”(2008年之前的10年)、“谎言”(金融危机时期)、“兴奋剂反斗城”(从金融危机末期至今)。

晚期增长肥大症 

大约10年前,中国政府选择了不计成本的增长政策。中国领导人不仅将强劲的GDP增长视为吹嘘的本钱,而且看作保持政治生命和国家稳定的根本。

由于中国缺少像发达国家那样的社会保障网络,失业者不仅受到失业的困扰,还要忍受饥饿。饥饿的人们不会抱怨,他们会暴动,引发社会动荡。

还记得1994年的电影“生死时速”吗?一个年轻的警察(基努·里夫斯)必须拯救一个巴士上的乘客,如果巴士的速度低于50英里/小时,巴士就会爆炸。中国就像一辆载着13亿人的巴士。如果共产党不能使经济保持快速增长,结果将会是灾难性的。

为获得高速的增长,中国人为地使人民币对美元保持低估。这令本已廉价的中国制造商品变得更为廉价。中国变成一个重要的对发达国家的出口商。

正常情况下,如果自由市场经济的力量发生作用,人民币会升值,美元将贬值。然而,如果中国任其发生,对中国产品的需求将会下降,中国经济将无法像过去的十年那样保持每年约10%的增长。

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越多,积累的美元就越多,结果中国购买的美国国债越多,使得美国的利率下降。对这些廉价产品和廉价的住房贷款,美国的消费者的反应是举行一场消费的狂欢。

然而,长期保持高速增长的企业或者国家都不可避免地遭遇晚期增长肥大症(late-stage growth obesity)。看看星巴克,1999年,它拥有2000家店,每天新增1.8家店,到2007年,当星巴克拥有10000家店的时候,不得不孤注一掷地每天新开5.5家店以保持增长率。结果是拙劣的决策和低劣的质量——一个悲剧的解决方案。
 
在中国,充分就业的政治压力导致类似的晚期增长肥大症。2005年,中国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购物中心,新华南购物中心(New South China Mall):目前它99%空置(译注:该购物中心位于广东东莞,参见《欢迎来到全世界最孤独的购物中心》)。中国还在一个叫做鄂尔多斯的城市建造了豪华的城区:现在,那里是一座鬼城。

谎言!

所有美好都会终结,伟大的事物结果都轰然倒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美国和全球的银行们开始像苍蝇一样乱飞。每个国家都遭受衰退。

也包括中国。

在危机中,中国的出口下降25%,铁路运输货物吨位以2位数下降,用电量直线下落。但北京坚持说中国奇迹般地保持了6-8%的增长。

中国在撒谎,它费尽心力保持表面形象,包括审查媒体和监禁那些写反政府文章的人。所以我们必须依赖于其他的硬性数据。

兴奋剂反斗城

今天全球经济趋于稳定,归功于山姆大叔和全世界的其他“大叔”们。但“中国制造”产品的消费者们仍负债累累,失业率高企,银行不愿意放贷。你可能以为中国的经济会以较低的速度增长。没有,中国再一次增长接近10%,就好像金融危机从来没有发生过。

尽管这个增长貌似真实——有电力消耗量为证——但它不是可持续的增长。因为这个增长是基于空前的刺激计划和政府对经济的极度干预。

2008年末,当金融危机还在发展中,北京向中国经济注入了5680亿美元(译注:即4万亿人民币)。真是庞大的数字!按GDP比例计算,在美国这就像2万亿美元的刺激,几乎是去年国会通过的数字的三倍。

接下来更有意思。西方民主国家的中央银行可以向金融体系大量注资,但不能强迫银行放贷或让消费者和企业花钱,与此不同的是,这两点中国都可以用闪电一样的速度做到。

政府控制银行,因而能够要求它们放贷。政府也能迫使国有企业(约占经济的1/3)去借钱和消费。而且,因为法律规则、人、产权仍欠发达,中国可以非常迅速地投资于基础设施项目——如果一个学校挡住了政府想修的一条路,它就会成为更大利益的牺牲品。

政府在分配大额资本时令人恐怖,尤其是在中国执行的速度。政治决策(受充分就业目标所驱使)经常是非经济的,腐败和任人唯亲造成项目毫无价值。

为了维持高就业,中国大量投资于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项目。这解释了为什么2009年新建房屋面积翻番以及住房价格飙升25%,也可解释为什么中国不顾现有的空置继续建造新摩天大楼。


巨额经济刺激恶化了已经存在的问题,正威胁着中国变成一个迪拜的新版本,没那么耀眼但情况更恶化。阿联酋的迪拜深陷债务危机。

中国发生的一切不会停留在中国。 危机——甚至只是衰退——都会给世界其他地区带来严重后果。

 它将使大宗商品市场库存增加。工业产品的需求会急剧下跌。最终,中国对我们优良货币(译注:指美元)的胃口将会消退,驱使美元对人民币贬值,推动我们的利率升高。再也不会有利率5%的按揭和6%的汽车贷款。

成功没有捷径

我们注视着中国,被它的13亿人民、它过去10年来的成就、它最近的经济反弹、它腾飞中取得惊人成就的能力深深迷住。但我们得记住,经济泡沫通常不过是一件好事走得太远。中国经济也不例外。中国的长远前景是光明的,但短期内,泡沫就在我们手边。

每个人都想要成功的捷径,但它并不存在。中国一度试图令经济学定律屈服,而随着对经济施加的控制,看起来似乎它取得了成功。

但这只是短暂的海市蜃楼,接下来必然是血淋淋的现实。没有,没有成功的捷径——个人生活中没有,政治中没有,经济中也没有。

维塔.N.卡茨尼尔森(Vitality N. Katsenelson)是丹佛投资管理协会的资产组合经理及研究总监。他是《积极的价值投资:波动市场中赚钱》(“Active Value Investing: Making Money in Range-Bound Markets")一书的作者。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中国经济


译者频道—经济风云


译者“Andy”的更多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经济风云”、“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中国经济”、“CSM”、“译者Andy”索引。

1 comments:

Peter Zhou 说...

标准打手文章,美国高级五毛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