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3日星期六

华尔街日报:林和立:中国的两会之忧

原文:Willy Lam: China's Congressional Concerns - WSJ.com

译文:华尔街日报 亚洲观点:林和立:中国的两会之忧

经济将成为这个星期的年度政治会 议的主要议题。但是党对此又真能做什么呢?

作者:BY WILLY LAM
发表时间:2010年3月2日
译 者:@xiaomi2020
校对:zy

图:David G. Klein

虽然中国的全国人人民代表大会(简称“全国人大”) 是一个橡皮图章式的立法机关,但每年一度的全体会议给人们提供了一个不错的窗口,让人们得以窥见缺乏透明的中国共产党精英的思路。本星期五开始的年会主题 毫无疑问是经济。

这个议题本身并不新鲜,但经济的重点正在转移。2009年的人大年会大谈要争取经济增长率达到8%,今年年会的重点议题 则是保障更公平地分配国民收入。上个星期,温家宝总理在跟中国网民交谈的时候说, “如果说把做大社会财富这个‘蛋糕’看作是政府的责任,那么,分好社会财富这个‘蛋糕’,那就是政府的良知。”温家宝警告说,“一个社会当财富集中在少数 人手里,那么注定它是不公平的,这个社会也是不稳定的。”

在这里使用“稳定”这个词含义深远。显然,中共开始担心,假如收入差距继续扩 大,有可能导致人们对党的统治更加不满。虽然北京自2005年左右就开始谈论分配公平,如今中国的领导层在胡锦涛的领导下有了更强烈的紧迫感。胡锦涛最近 发表讲话,敦促干部更快地在转向产业链的高技术部分、鼓励消费者支出、增加工人和农民收入方面采取行动。他在讲话中用了50次“加快”这个词。

中 国媒体所称的部分“新政”已经被宣布了。今年年初,政府从北京到广州的最低工资提高了10%或更多。温的班子表示农村老年人的福利今年将试水,到2015 年将普及到全国各地。上个星期卫生部说住院费——特别是药费——在16所城市中将降低。教育部则承诺到2010年,政府最终将实现最早在1993年就提出 的目标,将GDP的4%投入到教育中。

全国人大将是北京宣布更多此类提案的场合。好消息是迅速增长的占了总人口的23%的“中产阶级”仍 有工作。北京誓言要控制房价。在过去的一年里,富裕的沿海地区房价猛增大约30%。到目前为止,有20多个城市表示要建设更多的“福利房”给低收入群体。 一些帮助不满的“80后”的政策也可能在本次人大会上被宣布, 这一代年轻人发现他们难以承受城市生活的高昂费用。

但现在的大问题是,这 一切是否只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富者济贫”而已。如今虽然农民开始享受到先前只是城里人才能享受的各种福利,城乡社会福利依 然存在巨大的差距。农民养老金每个月只是55元人民币($8.06),而城市退休工人的退休金比这个数字高20倍左右。

批评者指出,更重 要的是,温家宝班子没有解决系统性、制度性的弊端,而这些弊端是中国社会不公状况的根本原因。中国实行了52年的户口制度使农民不能在城市永久落户,这种 制度仍未改变。(相关阅读:纽约时报:中国社论抨击中国的户籍制度)工人和农民依然不被准许 组织工会农会,而这样的组织是这些弱势群体可以谈判谋求更高工资、为农产品谋得更好价格的唯一机制。房价持续猛涨的一个关键原因是房地产开发商跟高级官员 及其子女关系密切。

这些情况所导致的政治后果肯定让中共感到担忧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于建嵘表示,社会动乱恶化,因为剥削程度增加。例 如,过去的农民只需要抗税、抗捐。于建嵘最近在北京说,现在“腐败官员直接借助犯罪团伙抢夺农地。”这位在中国受尊敬的农业经济学者接着说,社会公平在中 国依然是水中月,因为“中共把持并严密看守着所有的政治权力。”(相关阅读:于建嵘:守住社会稳定的底线

中国全国人大的构成表明的是中 国当局甚至拒绝准许有人发出不同的声音。全国人大有2,987名代表,大部分是在任或退休官员,大约70%是中共党员。屈指可数的几个真正的“人民代表” 被边缘化。2008年,胡晓燕作为首位农民工被任命为人大代表。她对媒体表示,她对自己的这一徒有虚名的位置感到灰心。她说,‘“我有这个位,但没有权。 我能做的只是忧虑——不过无济于事。”

假如中共不能充分应对这些经济问题,就有可能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来作为一种替代解决办法。最近,中国 人民解放军的一些鹰派人士成了国际新闻,他们敦促中共领导层抛售中国持有的美国政府债券以便“给美国点颜色”。占有人大9%席位的人民解放军过去常常利用 全国人大来要求更高的军事预算以及在外交事务方面更多发言权。今年的国防预算有可能增长更大,超过去年的14.9%的增长。

北京总是希望 全国人大能展示出党的坚强领导,它在全心全意为其统治下的民众提升生活水平的和谐图景。今年它还会因去年乌云不散的全球经济危机中的复苏而获益。但是其领 导层仍然如履薄冰。

作者简介:日本秋田国际大学教授,专业:中国研究;同时也是香港中文大学教授,专业为历史

原文评论:By WeiSong

在我到中国工作和生活期间,我得到了一些关 于中国社会的经验和洞察。我认识到我曾经大错特错因为独裁正是这里的所有问题所在,这些问题包括:缺乏自律、自尊心匮乏、无自我约束、无公共责任感和社会 责任感。我接受的社会主义理念高于个体人权的看法是被洗脑了。我对于中国的权力精英的乐观看法是错误的。我的这些正在觉醒的思想转变给了我观察当前中国社 会的全新视角。

中国的30年经济改革将效率置于公平之前。中国可能有世界级的基础设置,但是所有与人力资本相联的都非常落后。猖獗的腐败 和可鄙的道德败坏都是证明。一个健康的社会是基于信任和信念之上。可悲的是在今日之中国,对钱的追逐替代了传统的血缘联系和儒家教条,这两样才是社会的主 要纽带和基石。这毫无疑问将会导致一系列的恶性社会问题,如对公共生活和服务的疏离感和幻灭感。

将自由市场机制和资本主义引进到经济发展 中,却不能改变独裁的政治体系现状30年后,中国拥抱资本主义来牢固地确立权力精英的特权地位,为自己敛财,其规模令人叹为观止。现在从两点上来看都已经 无路可退了:(1)政治上,中共不可能承受放权和采取民主的道路,因为已经富起来的权利精英害怕失去他们所有的一切,包括自由。中共在错误的道路上,为自 己敛财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太远。比如说,比较一下最近越南的发展(译注:2006年6月1日,越南的《反腐败法》正式生效。),中国的执政党从来都没有引入 阳光法案,让公务员公开财产。近年来,信息屏蔽和政治宣传实际上与网络上的草根民众的反对声浪在同步前进。一手是大棒,一手是胡萝卜,来自于国有企业的垄 断利润和拍卖土地所得通过黑箱操作的预算将大笔的专款用于向异议者付封口费,用以交换他们的沉默,一次来保持弱化社会不稳定的风险。给予毒牛奶和地震灾民 的封口费就是例子。(2)经济上,中共无法承受一次大的由房地产硬着陆或其他外部冲击带来的经济下滑,否则,接踵而来的失业率和潜在的银行体系崩溃将肯定 会引起退回性的社会动乱。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央政府急于将4万亿刺激性资金注入银行体系,全然不顾在可预见的未来就会脱缰的通货膨胀和高企的银行不良贷款 率(NPL)。

当前的统治者的政权合法性维基将政策制定者和决策者推向只追求纯粹的GDP增长之路上,过于强调固定资本投资的依赖性,牺 牲了环境,将房地产吹成了前所未有的巨型泡沫。当前中国的形势让我深感忧虑。从最基础的来看,我没有见到廉价劳动力所受之苦有任何缓解迹象 ,而对政府的不满正在堆积如山。从社会的更高层中,我看到的是由不可信的政治体制培养出来的加速化的欺骗行径和超级短视的思维方式。警报该拉响了。社会稳 定是不能由欺骗和贿赂来维持的,因为互联网自由带来的信息透明将揭穿谎言和贿赂,激发出更多的道德败坏导致的不稳定力量。相反,只有权力和信息的民主化才 能带来长期的社会稳定和和谐。

相关阅读:

最新消息

译者频道—时事评论

译者频道—看中国

译者@xiaomi2020的个人专辑

华尔街日报译文合集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时事评论”、译者频道—看中国”“华尔街日报”、“译者@xiaomi2020” 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