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4日星期三

纽约时报:中国反击谷歌撤离,限制访问其香港站点

译文:纽约时报:中国反击谷歌撤离,限制访问其香港站点

作者:MICHAEL WINES & JONATHAN ANSFIELD
发表时间:2010年3月23日
译者:@KarlMarxCN
校对:@xiaomi2020



图:Li Xi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一束鲜花放在Google在北京办公室门外的Logo上。星期二,当这家公司说它不 再过滤搜索结果,并将中国大陆用户转向未经过滤的香港站点——也就是关闭了其大陆站点。

北京 - 在周二,当Google开始将中国亿万用户重定向到其未遭审查的香港站点,其仍留在内地的公司运营遭受了从来自大陆合作伙伴到政府本身的诸多压力。

中国政府从周二开始限制大陆用户访问Google的香港站点,尽管Google曾希望中国政府能允许其实现对用户的诺言,结束审查,同时保留中国快速增长的互联网搜索市场份额。

但在周二,大陆用户无法看到Google香港站未经审查的内容,因为中国政府完全阻断了对敏感内容的搜索,或阻断了对搜索结果链接的访问。

显然,Google的决定激怒了北京当局,它令全球都在关注中国政府的审查机制,同时,有迹象表明这场纠纷可能升级。


中国最大的移动通讯公司─中国移动,预计将取消在手机门户上放置的Google搜索框,数千万用户每天都在使用这一搜索框在采访中,企业高层管理人员表示,在政府施压下,中国移动尽管尚未有其他的替代搜索,还是计划放弃与Google的合作。

据分析人士称,同样,中国的第二大移动公司─中国联通,其基于Google Android平台的手机将被延缓推出甚至取消计划。一个主要的互联网门户网站,Tom.com,已经停止采用Google作为其站内搜索引擎。

因为害怕报复而要求匿名的技术分析师和企业主管们说,Google要维持广告销售团队也可能面临问题,而这一团队对于其中文业务至关重要。


部分人不看好Google的前景,因为中国政府只需屏蔽Google的大陆站点google.cn或香港站点,便可以完全封杀Google的中文搜索业务。自周二始,访问google.cn的用户会自动重定向到其香港站点,google.com.hk。

“这取决于当局是否能够接受用户在不知不觉中被重定向到香港站点的做法,” 在一家位于北京的技术研究公司,Marbridge咨询公司,任管理职位的Mark Natkin说。


同时,Natkin先生说,政府可能仍避免激怒Google的忠实用户,他们大多接受过高等教育,并敢于直言。“对政府而言,完全屏蔽 Google不一定是理想的结果,”他说。


据美联社报道,周二在北京的北部,一些群众将鲜花或巧克力放到Google中国办公楼外的“Google”大金属牌上。

双方的争执始于1月初,当时Google表示,将结束其中国搜索引擎的自我审查,以作为对中国黑客攻击其电子邮件服务和企业数据库的回应,两个月的零星谈判未能消弭Google和中国政府间的隔阂,后者坚称为了防范不良和政治敏感内容,公民的互联网使用权应受到限制。


中国政府在周二谴责 Google,将其决定称作“完全错误”(相关阅读:国务院新闻办网络局负责人就谷歌搜索服务退出中国内地市场发表谈话 ),国营媒体亦谴责Google将互联网政治化,称其试图将西方的东西强加给中国用户。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西方官员说,中国现在将互联网自由问题置于其“核心利益”中,属于主权问题,北京当局是不容任何干预的。最常提到的核心问题是台湾问题和西藏问题。互联网自由现在也成了同类性质的问题,并带上了民族主义的色彩。 


Google在周二发表的博客(相关阅读:Google官博2010-03-22:对中国的新政策:更新)中说道,中国政府官员在谈判中,对坚持Google必须进行自我审查一事从未松口。


北京商业杂志《财经》上周报道,Google在1月份聘请了老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 Brent Scowcroft ,藉其向中国方面提出直接会谈。中国官员周二表示,双方在1月份和2月份举行了两次面对面的会谈,据《财经》报道,第二次会议并不顺利。(相关阅读:财经:谷歌中国倒计时)


一位华商在周一接受采访时表示,这场谈判以“完全破裂”划下句号。


一位西方官员在讨论中介绍说,Google高管在周一晚间决定完整保留在中国大陆的非搜索业务。Google的决定是将中文的搜索请求重定向到香港,而非完全关停中国服务。该官员说,这一做法是经过反复论证后,在周一最终拍板的。

周二,Google中国的员工仍然继续在北京的总部工作。在研发部门的一些工程师看来,他们自信所属部门不会很快关闭,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如是说。


不过,在办公室里,员工们都想知道,中国政府是否会采取行动来封杀Google.cn或其他Google产品。


北京互联网企业家、技术博客digicha.com的作者,Bill Bishop,认为这些担心是有充分理由的。他周二表示,Google的撤离是“公开给了中国政府一记耳光”。


“中方向来注重推销其软实力,”他说。“Google却把这套天花乱坠的说法捅了个大洞,我想他们也心知肚明。因此,Google认为剥离搜索业务,把其余业务留在中国,中国就会原谅和忘记 ─ 这绝非中国政府的作风。“

一位技术顾问、硅谷胡同博客的作者David Wolf说,他更为乐观,认为政府会同意让Google在大陆继续经营非搜索类业务。


尽管Google中文搜索业务在内地消失,他说,但公司仍可在大陆继续获得丰富的利益。日益壮大的研发中心让Google能够招募那些无法轻易前往美国的人才,他说,同时Google的广告业务是帮助将中国的公司推广到世界各地,而非仅在Google的中国产品里投放。


“随着时间的推移,Google的中国业务将获得增长,而非收缩,”他补充说,Google的广告也可为政府带来益处,因为它可以促进中国商业全球化。


如果许可证到期[译注:Google在中国大陆运营互联网内容的许可证将于2010年3月底到期。],那些仍然运行在Google的.cn域名下的应用,如视频、音乐和地图等都将下线,Dan Brody说。他曾是Google在2005年进入中国时的首批雇员,目前任职于Koolanoo集团,一家位于北京的互联网媒体投资公司。


那些应用的下线,将反过来影响Google对合作伙伴的承诺,借助他们,Google得以为大陆用户提供授权内容。“所以他们仍然有一大堆乱糟糟的法律和技术问题要处理,”他说。

Edward Wong, Xiyun Yang and David Barboza来自上海的报道,Miguel Helft来自旧金山的报道,Steve Lohr来自纽约的报道。



相关阅读:

华尔街日报:中国已采取行动阻止访问谷歌香港

华尔街日报双语视频:谷歌中国将走向何方?【点击右上角选择语言】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谷歌专题

更多来自《纽约时报》的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热点专题—谷歌专题”、“纽约时报”、“译者karlmarx”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