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5日星期四

CNN: 达赖喇嘛与Larry King的访谈【誊本】

原声视频:CNN LARRY KING LIVE Interview with the Dalai Lama 收看需翻墙

译文:CNN LARRY KING 采访达赖喇嘛

感谢推友提供原文
播出时间:2010年2月22日 21:00  美东时间
译者:译者成员合作完成


KING:上周达赖喇嘛会见了欧巴马总统。那么你们的会面如何?

被驱逐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很好。当然,他还是位新任参议员,在外交关系委员会工作时……

KING:好的。

达赖喇嘛:我曾经见过他一次,他是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年轻政治家。后来在竞选总统时,他打电话向我询问西藏的事。他刚一成为总统后,就告诉我将会与我取得联络,他是个富有同情心的人。去年,在那一天(自言自语)有机会见面(自言自语)。但后来,就在他访问北京前的时候,我一直感觉与他会面不太合适,因为如果……

KING:你这么说的?

达赖喇嘛:是的,他也这么说(自言自语)。我完全同意,更好——你知道,因为除了其他问题(西藏问题)外,他也必须非常非常严肃地考虑与中国领导人的会谈。他也非常想谈。所以我们没在那时会面,情况也许更好。

因此推迟(自言自语)到这个时候。尽管有些困难,你明白,我们还是见了面并且相当愉快。

KING:宗座[译注:Your Holiness与教宗讲话时的尊称],你期待着欧巴马总统可以给予什么支持呢?你想从美国得到什么呢?

达赖喇嘛:实际上,我提到了我的三个坚持。第一个是,推进人类普世价值,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一个更加富有同情心的世界,一个和平的世界。相对于此,技术—经济不是和平的最终源泉。真正的和平之源是内心的和平。内在的和平来自大悲悯之心。所以无论走到何处,这都是我(自言自语)一直要提到的首要坚持。这次,我也谈了这些内容。

在那个层面上,我们都是同样的人类(自言自语)同样(自言自语),和全世界六十亿人一样。所以这是我们的共同利益和共同责任。我提到了这个。

第二个坚持是,促进宗教和谐。我提到,在这些(自言自语)或者其他方面,欧巴马总统非常支持我。我希望他也能够在这些方面做出富有成效的努力。

然后就是西藏问题了。你知道,自从2001年我们就已进行了政治领导选举。所以在西藏问题上, 政治方面主要是民选的领导人来负责。我有一些关于这方面的见解,而且当然了,完全--完全同意。

所以我首先向他提到了我们和中国政府的最新接触情况。除了那些,还有自由国家的难民问题,我们为保护西藏文化和西藏佛教传统等等做出了各种工作。

我也提到了西藏儿童需要接受现代教育,不仅在西藏外,而且在西藏内的地区。假如一些人(自言自语)有了学历,藏族年轻人将大大受益。

KING:什么。。。

达赖喇嘛:我们讨论了这些问题。

KING:他认同这些吗?

达赖喇嘛:哦,是的,非常非常认同。实际上,我们会面之后,总统发表了一个声明,美国政府完全支持我的“中间道路”立场。[译注:指达赖喇嘛所称的“不谋求西藏独立,要求实现西藏的高度自治”的道路。]

KING:现在,此时,你们和中国政府进展到哪一步了?

达赖喇嘛:现在……(笑声)

达赖喇嘛:你知道,中国政府目前否认我们之间有问题。或者说,西藏是一个问题。(笑声)

达赖喇嘛:但。。。

KING:他们不承认?

达赖喇嘛:对,他们说藏族人民生活幸福经济繁荣,比以前好得多了。但我们得到的消息却是,某些物质方面是有了发展,但文化方面或宗教信仰方面或所有[精神]领域,藏族人受到了许多压迫、控制、限制。

例如,几年前,我碰到了一位来自西藏的藏族专业人士。他告诉我他自己(自言自语)的工资,住房和子女的教育,什么都很好。但他说,作为一名藏人,心灵上的,感情上的,某种无法抗的--应该叫什么呢?

KING:压力?

达赖喇嘛:可以叫做压力。当他提到这些时,流下了眼泪。那些汉人,一些持强硬立场的汉人是无法理解的。

(结束录影)

KING:关于中国和西藏自治,达赖喇嘛的独家采访之后回来。

(广告时间)

KING:大西藏自治区的想法可能实现吗?

达赖喇嘛承认中国政府对他们态度强硬。

我们陈述了这可能对西藏与中国的关系和进展产生的影响。

(开始录影)

KING:当美国人被问到,西藏独立或是美国与中国维持良好关系哪个更加重要时,人们感到相当困惑。但更多美国人认为,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比较重要。

我们能两者兼顾吗?

达赖喇嘛: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寻求西藏独立。没有,你明白,我们提法的是“中间道路”。我们抱怨目前汉人实行的西藏政策,这对藏人的宗教自由、文化继承和,而且也对环境是破坏性的。

但另一方面,你知道,我们也不想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因为西藏是内陆地区,物质上相对落后,每个藏人都想西藏实现现代化。

因为这个原因,西藏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从物质发展方面来说,这是符合我们自身利益的。但在文化、教育、宗教这方面,我们需要真正的自治——藏人有更好的方法来处理。 所以在这些方面,藏人应该有完全的自治权利。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中间道路”。

首先,我们并不寻求独立;藏人、我们的支持者和朋友中,有些人持一些批评意见,我们并不是为藏独而战。所以……

KING:但……

达赖喇嘛:因此,这并不冲突,维持良好关系。

KING:我明白。

达赖喇嘛:——和中国维持良好关系。同时,支持,你明白我们的立场。事实上,我们的“中间道路”是维护团结稳定的最好方式。从常识看,我们的“中间道路”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大利益的。

KING:但你最近不是说“中间道路”失败了吗?

达赖喇嘛:是的。2008年3月10日后,我公开表示,我们这方面想要在西藏内部带来进步的努力。

那些努力失败了,但不意味着我们完全失败了。

另一方面,我们的方式得到了很多中国知识分子和作家的支持。你也看到了全世界很多政府——我是说,很清楚,包括美国和印度政府,完全支持我们的策略。

KING:你离开西藏50年了——超过50年了。你想念西藏吗?你常想起西藏吗?你感觉如何?(笑声)

KING:那是很长的一段时间。

达赖喇嘛:是的。我偶尔会想起小时候在布达拉宫和罗布林卡的夏宫。有时我会想起这些事情。但这五十年来,我都生活在印度,印度的大米和木豆养育了我。

(笑声)

KING:那你不是常常惦记着西藏喽?

达赖喇嘛:已不是那种形式的思念了。但我们想念着六百万藏族同胞,我们关心他们的基本权利、他们的文化和西藏的环境。这是我们要考虑的主要问题。

八十年代早期,胡耀邦在任时--他思想很开放,也很务实。那时,他提出了五点建议,有关于我自己。于是我们立即回应了中国政府。我个人的问题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六百万藏人的权利问题,而不是我的权利,这不是达赖喇嘛的个人问题。

(结束录影)

KING:接下去的内容:达赖喇嘛的影响力难以置信,他竭尽全力帮助世界上那些处于困境中的少年儿童。

(广告时间)

KING:达赖喇嘛说话,人们倾听,他尽已之能唤醒公众并帮助那些无法获得教育、医疗和基本的生活条件的而他们都本应拥有的孩子们。
(开始录影)

KING:全儿童国际是怎样的一个组织?

达赖喇嘛:事实上,全儿童国际的组织者去年时来见了我,向我解释他们的工作。我对此印象深刻, 然后我就接受了他们的邀请,来到了这里。

这非常重要,因为我首要的坚持是建设一个健康和充满同情心的世界,这些小孩是未来的希望。从一开始培养他们的同情心是非常重要的。

目前,这个组织照顾那些易受伤害的、那些我认为缺少帮助的(自言自语)儿童。

KING:任何地方?

达赖喇嘛:任何地方——这是一个国际性的组织。你明白,如果这些儿童缺少关爱, 有一种危险的情况就是,他们很有可能变成无情的人。

KING:你怎样接触到他们的?

达赖喇嘛:他们照顾那些无助的儿童,不仅提供食物、住所和教育,而且和他们进行心灵上的交流或(自言自语),所以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我认为这是一条真正正确的道路,关爱孩子们的心灵。这非常棒,对此我很赞赏。这就是他们从事的工作。

KING:你认为他们的工作会起作用吗?

达赖喇嘛:我不知道具体是哪些人正在从事帮助儿童的工作。但我认为过去几年已经有了些良好的结果,这些结果科学地(自言自语)表明了那些孩子的身体、心灵和智力都有了改善;这些都很棒。

目前,我唯一的愿望、唯一需要祈祷的就是在全世界推广他们帮助儿童的做法。在昨天上午的一个会议中,我特别提到在有些国家,他们把自己的女儿...你知道,认为她没用。有时会有残害(自言自语)女孩的事情发生。

KING:那真糟糕。

达赖喇嘛:可怕,真的非常可怕。

KING:哪些人在做那种事?

达赖喇嘛:哦,起初我从BBC上听到一名中国妇女做了些调查研究,她接受了BBC记者的采访,提到了那类可怕的事情。

还有印度,有时村民和农民,你知道,他们认为儿子更有用,女儿(自言自语)在印度,也有另一种…… 当然,印度现在是我的家乡,我也一直把自己当作印度的使者,因为我是名佛教徒。

尤其是,我把自己看作是印度古代nalinda教僧侣制度的追随者。

但在印度,你会发现他们的习俗有点像嫁妆或其他。他们认为女儿有时(自言自语)

KING:你在印度谈论这事吗?

达赖喇嘛:对,我在印度也说过。

(结束录影)

KING:接下去我们会说到海地。

(广告时间)

KING:欢迎回来,我们将继续与达赖喇嘛对话。

我们谈到人类苦难——特别是现在的海地。

(开始录影)

KING:作为一个神的子女,一个有原则的人,一个高尚勇敢的精神领袖,你如何对自己解释海地所发生的事情?

达赖喇嘛:非常悲伤。当然,我常认为自己仅仅是一个佛教徒和尚。我……

KING:仅仅是一名佛教徒和尚?

达赖喇嘛:对,我是六十亿人类中的一员——同是人类……

KING:所以...

达赖喇嘛:——根本来说我们都是作为人类而存在的。海地的悲剧是非常可怕的。你知道整个国家崩溃了。我昨天刚和一些人谈到我对海地悲剧的感觉。然后我就说了这些。

如今,不像过去了,重要的是,我认为全世界文明化的启示是,每当面对灾难,例如海啸这些悲剧,其他的人对灾难的反应是重要的。

同样,类似的,海地这次灾难,你看,全世界都在帮助他们,向他们提供救灾物资。最终,这都要取决于人们自身的决心和信心。


我提到,目前重要的是,海地人应该朝前看,不能只是忧虑或是悲伤,要努力工作,恰当利用这些资金,建设新的房屋,新的国家。这就是我的想法。

KING:所以福从祸中来?

达赖喇嘛:对,就是这样。

KING:好的,几天前有人问到泰格·伍兹,高尔夫球手,你说你没听说过他。

达赖喇嘛:是的。

KING:他是个佛教徒。他说自己不幸偏离了佛教原则,身陷麻烦。你说过你认为忠诚是种原则。你认为那是种难以实现的信条吗?

达赖喇嘛:不。原则意味着保护你自己的利益。而另一种维护自己利益的方式是依靠命令,那是不同的。(笑声)

达赖喇嘛:这些独裁政权发号施令,颁布法律规定。

KING:这是不同的。

达赖喇嘛:也是不得人心的。

但是,你明白,精神上的,道德是要自律。就如医生的建议,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你知道,某些则不应该继续吃,同样精神上也是。

KING:同样?

达赖喇嘛:精神上的某些东西应该得到节制,这就是自律。

KING:你身体如何?

达赖喇嘛:我很健康。你知道,2008年10月我做了次手术,去除了胆囊。你看,从那时起在我公开演讲时,有几次听众里有些人认为达赖喇嘛能够自愈。但科学上来说,我是不会自愈的。但是,我的身体很好。

KING:在你经历过这么多后,你还保持乐观吗?

达赖喇嘛:哦,是的,更加乐观了。

KING:为什么?

达赖喇嘛:为什么?

哦,未来是开放的。毕竟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生存。我乐观的理由来自对二十世纪的判断,我认为二十世纪后半页的世界比前半页更加健康。

无论是和平、和解,还是爱与怜悯,甚至是环境问题,世界都在进步。人类更加了解世界的现实情况。 而且我认为在20世纪经历了痛苦,屠杀(有专家分析,二十世纪两亿多人死于战乱)后,人类学会了思考。因此,我很乐观。

KING:另一件事,你提到了爱,你爱中国人吗?

达赖喇嘛:当然,我们必须去爱。有时你见到政府强硬的政策,无情的政策,会很愤怒,但那都是一时的。

KING:你仍旧爱他们(中国人)吗?

达赖喇嘛:是的,我必须尽力保持爱心。

KING:谢谢。

达赖喇嘛:谢谢。谢谢,都十五年了。

KING:我们上次见面后,都过去十五年了。

达赖喇嘛:你还是以往那样,祝贺。

KING:你也还是那样,谢谢。宗座--我没改变?我老多了。宗座,达赖喇嘛。

(结束录影)


关联阅读:

最新消息


西藏并非香格里拉,达赖喇嘛也非你所想象

藏人第二次拒过农历新年

译者频道—看中国

CNN专辑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看中国”、“CNN”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