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0日星期六

辛迪加项目:西方的最终没落

原文标题:Project Syndicate:The Final Decline of the West

译文标题:辛迪加项目:西方的最终没落

作者:多米尼克·莫瓦希 Dominique Moisi
发表时间:2010-02-15
译者:辛迪加项目
校对:@xiaomi2020

巴黎 — 2040年或2050年的人口学家是否会像曾提到“白人的负担”的历史学家那样,用“白人的寂寞”来描述某些欧洲国家所谓的“帝国责任”呢?

严格地说,人口学并非一门科学学科。从马尔萨斯(Malthus)到“罗马俱乐部”1(Club of Rome),无数耸人听闻的预言最后都以谬论收场。但是,《外交》(Foreign Affairs)杂志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却有力地指出,一种人口学和经济学的双重趋势正在成型,将在本世纪中叶之前形成重大转变。到时,西方所占全球人口比例仅为12%,而欧洲则下降到6%。(欧洲人口在二战爆发前一年的1913年仍略胜中国。)经济方面,西方将约占全球总产量的30%——该比例与其18世纪份额相当,远低于1950年68%的水平。

我们所看到的,可以说是西方历史的倒退,回到了19世纪初中国苦难漫长旅程开端之前的时代。西方的长期全球霸权地位日薄西山的原因,乃是其自身错误与不负责的行为所致。新的历史循环已开始形成,非洲、中东人口在西方人口减少的同时将相应增长。此外,由于经济和战略关系更为密切,亚洲人口也将大幅增长。

带着这些数据,我们有必要对巴拉克·奥巴马拒绝参加五月马德里欧美首脑会议的决定进行探讨。我们很容易用一个产生于冷战的公式来描述美苏之间的相对发展,并将“相对没落”的概念应用于美欧关系。美国或许正在经历相对、甚至绝对的没落,但它却仍对欧洲不屑一顾。因为在美国看来,欧洲已不像亚洲或中东那样继续构成威胁;同时,面对美国的棘手难题,欧洲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美国的部分媒体仓促而又极富煽动性地将奥巴马比作“吉米·卡特第二”,认为他无法连任。更严重的是人们早已认为,美国政治体系无法超越党派之争、达成全国共识,它正愈发僵化。

正如基础设施一样,建立于200多年前农业时代的美国政治制度早已年久失修,它现在需要的是改善修葺和重获活力。但是,这在将《宪法》普遍视为圣物的美国社会或许不具可行性。

在欧盟看来,问题不在于马德里峰会,而是去年12月为“拯救地球”而召开的哥本哈根大会,或是眼下部分欧盟国家低迷(最主要是希腊)导致欧元疲软。

在哥本哈根,欧洲各国团结一致并表现出了责任感。欧盟努力为其他大国“指明道路”,俨然世界大课堂的“好学生”。但美国和中国却质疑其领导地位,对欧盟不以为意。欧洲必须认识到,无法继续得到作为全球成员的应有重视,它是无法起到带头作用的。

但是,既然并不以此为戒又如何奢望受到重视呢?欧盟新任外交高级代表凯瑟琳·阿斯顿女男爵(Baroness Catherine Ashton)在海地大地震爆发后并未及时前往,并解释道,“我不是护士也不是消防员。”另一方面,虽然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不具备以上专业技能,但她却仍为表示支持与关切而赶赴灾区。

面对人口学和经济学的革命性转变,美国和欧洲应采取更为负责的态度。它们不应继续美国式的刚愎自用或欧洲式的顾影自怜,而是应该携手应对全球化进程所带来的共同挑战,因为已无人能够独当一面。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0.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校者注:
1. 罗马俱乐部:罗马俱乐部是意大利学者和工业家Aurelio Peccei,苏格兰科学家Alexander King于1968年发起成立的。罗马俱乐部发表的报告《增长的极限》引起了公众的关注,这份报告是有关环境问题最畅销的出版物,卖出了三千万本,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报告发表于1972年,它预言经济增长不可能无限持续下去,因为石油等自然资源的供给是有限的。

2. 作者简介:多米尼克·莫瓦希Dominique Moisi 是哈佛大学的一位访问教授,也是《情感的地缘政治》一书的作者。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