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0日星期六

纽约时报:中国警惕互联网安全威胁

原文标题:NYT:China Alarmed by Security Threat From Internet

译文标题:纽约时报:中国警惕互联网安全威胁

作者:SHARON LaFRANIERE and JONATHAN ANSFIELD
发表时间:2010年2月11日
译者:Derek Yang
校对:@xiaomi2020


北京—2008年11月,中国某军事工程研究院的深处,一名研究员停下工作短暂休息并决定违反相关规定查看私人邮箱。新邮件中有一张伪装成发自国防部门的电子贺卡。

这名研究员点击打开了贺卡。在几分钟内,境外某情报机构便通过悄悄植入他电脑中的代码入侵这家位于中原腹地洛阳城的研究院的数据中心,窃取了关于中国潜艇的绝密资料。

这是《环球时报》,一家具有官方背景和民族主义倾向的中国报纸,在12月一篇极少有人注意到的报道。它将这次事件描绘为“一起严重的安全事故”,并援引一位政府官员的话说,这类攻击在中国“无所不在”。

我们无法确认这条报道的真实性,况且中国新闻媒体的报道通常服务于政府官员的宣传需要。

即便如此,这个故事依然传递出一个信号:在其他国家担心中国对外的网上间谍行为的同时,中国也日益感受到互联网给它的安全和政治稳定带来的威胁。

中美政治分析人士和技术专家认为,中国试图收紧对互联网的控制,部分是由于它深信西方——尤其是美国——正在利用恶意软件、Twitter等通讯手段从军事上削弱中国,并挑唆其内部的异议人士。

《中国不高兴》的作者之一宋晓军表示,“美国已经多次如法炮制。这本2009年的书籍鼓吹强硬外交,据称亦是党的宣传部门授意。宋引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所谓的颜色革命作为例证。“这并不是直接的政权更迭,”他说,“而更多地是用互联网来制造和散布混乱。”

自从上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批评中国的网络审查,并呼吁对Google声称其数据库遭受来自中国的精心攻击展开调查以来,中国媒体对这些担忧的渲染更加强烈。《环球时报》上述报道的作者Cheng Gang说,“中国想表明它同样身受网络间谍的严重攻击。”

美国专家表示,虽然中国有着强大的技术能力,它的网络防御几乎肯定不如美国。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即使是中国政府部门的电脑,也常常使用盗版的微软软件。这意味着许多用户会错过付费用户能享受到的升级,而这些升级修复了黑客们发现的安全漏洞。

对于绝大部分政府来说网络安全都是一个日益引人关注的话题。举个例子来说,虽然美国可能比中国有更严密的防护措施,但专家称它的基础设施的运营更依赖于电脑,因而在网络攻击面前也更脆弱。

但对于中国来说,担心国外势力利用在其互联网和其他通讯手段方面的技术优势来颠覆党的政权,是中国政府15年来试图控制这些技术的重要原因。中国领导人一直试图在网络自由、开放的通讯手段带来的经济、社会效益和维持社会稳定、防止有组织的政治对抗之间做出平衡。

分析人士表示,从大约两年前起中国政府开始明显倾向于更广泛的控制,这在最近六个月里得到进一步加强。

新的政策是用更容易控制和保护的国产系统替代外国制造的硬件和软件。官方同时扩张国有媒体的势力范围和资源,使用他们的博客、视频和新闻控制网络空间。同时,中国政府升级了其安全设施。官员们引用了多起国内威胁来为收紧策略辩护,声称这些威胁通过网络而升级和放大,其中包括2008年3月在西藏首府拉萨的动乱,据称要破坏2008年8月奥运会的企图,以及网上收集了10,000多个签名支持一项争取人权和民主自由的请愿,这是民主推进者们在网络上进行组织的一个案例。

分析人士认为,官员们尤为担心的是去年7月民族暴乱中互联网的作用,那次事件是中国最近的历史上最为严重的民族暴力事件,造成近200人死亡,1,700多人受伤。官方报道指境内外控恐怖分子、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分子使用互联网招募维族青年前往中国西部的新疆首府乌鲁木齐攻击汉人。

一名与政府高层保持联系的媒体高管透露,安全和宣传部门的官员们在8月就新疆 暴乱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向政治局汇报了他们的看法。这名媒体高管要求匿名,担心因讨论敏感政治话题遭报复。

中国领导人同时检查了夏天伊朗反政府主义者是如何使用Twitter和其他新兴通讯工具来组织反对总统内贾德的大型上街游行。他说中国领导人将伊朗抗议活动视为美国可能利用新型网上交流方式的例子,这有一天也可能用来针对中国。

“伊朗大选之后的动荡是如何发生的?”党报《人民日报》1月24日的一篇评论自问自答:“是因为美国利用YouTube视频和Twitter微博散布谣言、制造对立、挑起和散布纷争,发动网络战争。”

自伊朗和新疆的动荡之后,中国领导人加速推出了一系列新举措,包括关于上千家网站,收紧对手机短信淫秽和“不健康”内容的审查,聚合中国互联网、电话和国有电视网络。他们同时小心地培养国产竞争者替代国外电脑科技和YouTube、Facebook、Twitter等国外网站,这些网站目前已被中国审查者全面屏蔽。政府宣称这些新控制手段是为了打击色情、盗版和其他非法行为。

11月,近300名政府官员和技术专家齐聚北京参加了一场研讨会,聚焦中国在网络空间的脆弱性。

公安部网站上张贴的研讨会培训手册说,“在信息安全方面,西方比我们领先,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现实。”

手册还说,“在信息安全领域,西方国家控制了绝大部分关键技术和产品,这使中国重要的信息系统暴露在敌对势力攻击和控制的危险之中。”

依赖外国软件的风险在2008年微软推出新的反盗版程序时暴露无遗。这个程序旨在侦测并阻止使用非授权版本的Windows操作系统。中国大约有五分之四的操作系统为盗版,因此这个程序使数百万台电脑每隔一小时便陷入黑屏,这引起了公众的抗议。

新的政府采购规定要求国有买家优先考虑国产电脑、通讯产品及其他设施和服务。不过华盛顿咨询公司情报研究和分析中心的主任James Mulvenon认为这种命令通常不被执行。

华盛顿研究机构情报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的主任 James A.Lewis 说中国夹在两难处境之间。当局一方面想使用最好的西方软件从事间谍活动同时保护自身、抵御外国渗透,“另一方面又想使用国产的软件,但它们又没那么好。”

不过中国正在努力赶上。Mulvenon 将中国描述为推进互联网第六代协议(IPv6)方面“绝对的世界领先者”—IPv6 是现有互联网的下一代。

有人认为中国旨在通过装备更强大的防火墙和过滤器来建造更为自治的系统。一家党报的编辑说,中国领导人“一直野心勃勃地努力建造一个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很容易控制的巨大局域网。”其他一些人在认为中国只不过是像其他国家一样,对现有 IPv4 全球互联网空间即将耗尽这一现实作出回应。在 IPv4 时代,美国占用的地址多得不成比例。

中国决心加强控制最明显的证据是7月动乱后新疆长达6个月的通讯管制。在两倍德州大的地区内,1,900万居民无法使用短信服务、国际电话,只能登陆极少数政府控制的网站。除扰乱日常生活外,对旅游业和商业的损伤也非常巨大。

北京的媒体专家胡泳称政府已经不像从前那样担忧电子通讯管制对经济的影响。

“现在他们更担忧政治和社会稳定。”他说。


John Markoff从旧金山报道,北京的 Zhang Jing和Xiyun Yang 对研究也有贡献。

相关阅读:

最新消息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谷歌专题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互联网与政治

纽约时报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推特翻译团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纽约时报”、“译者频道—热点专题—谷歌专题”、“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互联网与政治”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