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日星期六

中国见红博客:《上帝是红色的》书评

核心提示:如果你对中国的基督教的发展历史感兴趣,或者你希望多一个渠道了解现代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本人强烈向你推荐这本《上帝是红色的》。

原文:God is Red – Book review
作者:Tom
发表:2012年2月28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Inline image 1廖亦武的这本《上帝是红色的》是我读过的最好的书之一。

廖亦武关于天安门广场的著作让他入狱四年。他写的一本有关目前依然被囚禁狱中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著作让他的人身自由受到了更多限制,也导致他必须定期去警局汇报。他被告知,如果出版《上帝是红的》将会被认定为犯罪行为。2011年7月2号,他越过边境线进入越南,因为他知道,为了能够说出身处祖国的人民的故事,他必须牺牲他和祖国的联系。

还是在几年前他忙于别的项目时,他遇到了一些中国的基督教徒,他对他们多姿多彩的历史产生了兴趣。尽管他本人不是一名基督徒,但是六十年代对宗教的镇压和目前持续进行的对人权的侵犯,这种对比让他着迷。通过一些联系人,他见到了云南农村、北京还有成都的信徒,由此而来的这本书中披露了过去的〔对信徒的〕侵害并揭开了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有关信仰、力量以及诚信的故事。

从某种程度上说廖亦武的风格很独特,他采访了18位中国基督教徒,然后添加了他对相关人士的简短说明以及后续状况。这种方法使得他可以让那些以别的方式可能会被湮没的声音得以表达出来,也让他能够诱导那些在别的场合可能会沉默不语的人讲出他们的故事(廖亦武在他获得高度赞扬的另外一本书《行尸走肉》中也是用的这种方法。译注:《行尸走肉》The Corpse Walker 即《中国底层访谈录》的英译本)。

这本书主要谈的是“基督教(以及基督教徒)如何在文革中幸存?”这个问题上。很多被访人都人士都知道其他一些信徒被嗜血的暴徒杀害了,政府官员也想法设法完成死刑指标(而拿基督徒开刀)。他们刚刚知道了上帝,而为此就遭受了残酷的劳教以及公开的歧视。不管你是不是一个信徒,我想你都很难不对这些早期基督教徒的诚实油然而生一腔敬意。每次翻看这本书我都会受到启发。

书里那个有关成都盲人音乐家的故事特别令我印象深刻。他在很小的时候逐渐失去视力,但中国医生们却无法诊断出问题所在。就在他的父母和祖父母开始相信这或许就是命的时候,一位传教士医生为这个孩子开了些药,令他的情况好转了。可不幸的是,共产党刚下了命令这群外国人离开中国,从此以后这个男孩就再次失去了光明。他的视力再也没有恢复,但他仍旧记得传教士给他的治疗。

另外,我认为贯穿全书的一个小故事也值得留意。那就是许多教区墓地在文化革命中被毁。从别的渠道,我得知南京的一个大型教区墓地在同一时间也被亵渎(医院的其中一个创始人正安息于此)。要当地政府去告诉那些为了贫穷中国而牺牲生命的外国人的家属,说我们根本不知道你们所爱的人的遗体怎么样了,这不仅悲痛,也很尴尬。更令人悲哀的是,政府依旧允许其它安息地也被抢掠和毁坏,但外国教堂在努力地保护这些忆记。

在这本书中仅有的让我更乐于看到的就是加入"三自爱国教会"的成员的叙述。书中描述留给读者的印象是,和其他中国的基督徒相比,三自教会的信徒没有经受不成比例的苦难,而加入者也不是因为怯懦和恐惧。从我的中国朋友那里知道,所有的基督徒共同分担了文化大革命带来的不幸。对红卫兵来说,你去哪个教堂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信仰的是比毛主席还强大的神。

如果你对中国的基督教的发展历史感兴趣,或者你希望多一个渠道了解现代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本人强烈向你推荐这本《上帝是红色的》。(Kindle版12.99美元,纸质版16.25美元)。(我把这本书送给了很多朋友和来访者, 我强烈希望他们在来访问我之前能看看这本书)。

相关阅读:

点击这里查看所有"中国见红"博文中译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