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1日星期三

《卫报》 中国的改革之路

核心提示:西方认为,北京几乎不就政策问题进行讨论和争论,这种看法是错误的。中国的改革进程将继续下去并进一步深化,但将是循序渐进的、谨慎的。

发表:2012年3月18日
作者:Martin Jacques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原编者按:西方认为,北京几乎不就政策问题进行讨论和争论,这种看法是错误的。)

Inline image 1
【北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幕式上,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左)与总理温家宝。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上周薄熙来被解除重庆市委书记职务,让人对今年秋天举行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大会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在这次代表大会上,习近平和李克强可望取代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

薄熙来是共产党前领导人、长征元老之子,他利用职务之便几乎赤裸裸地展开角逐,试图在统治中国的、由9人组成的政治局常委会占据一席之地。他的倒台是由其得力助手、重庆公安厅厅长王立军寻求在美国驻重庆领事馆避难一事触发的。王立军称,他的生命受到了来自薄熙来的威胁。

从那时起,薄熙来的政治生涯就岌岌可危了。温家宝在全国人大会议结束时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给出了最后一击。他当时警告说,中国正面临遭遇类似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的风险;重庆市委必须从"王立军事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几乎就在他讲完这番话之后,薄熙来就被解职了。

中国共产党内部目前气氛紧张是不足为奇的。即将举行的代表大会将决定谁将成为中国今后10年的领导人。一些基本的政策问题正面临着风险。经过了30年不同寻常的经济发展之后,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主要大国。它现在已经不能与邓小平启动改革时的那个国家同日而语了:中国新领导人眼下正面临着一些基本改革。

首先,随着经济变得日趋发达,廉价劳动力和低附加值生产的时代即将终结:经济战略的重大调整正在进行之中。其次,中国在全球各个领域获得的利益需要其反思其全面建立在以我为主基础之上的外交政策。再则,社会不平等差距的拉大,再加上日趋加剧的腐败现象,已经助长了人们的不满情绪。如果这种不满情绪得不到遏制,那就可能威胁到这个国家的稳定。最后,中国必须实施重大政治改革。

辩论和争论对北京来说并不陌生。当一个国家的年经济增长率达到10%左右时,随之会产生许许多多新问题,而这些新问题又需要加以解决。中国的情况与西方国家截然不同。西方国家的经济停滞不前已经导致一种枯燥无味、向后看的辩论。西方人有这样一种看法,即在中国几乎没有什么讨论和争论。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在不经过重大辩论和冲突的情况下,中国是不可能实施其经历的那种改革的。由于中国目前正面临着在若干领域进行重大政策调整的必要性,这种辩论的程度一直在不断加剧。北京目前是世界上最有趣的辩论之地。

这种冲突可能会失控吗?温家宝有关文化大革命教训的一番话可能指的是薄熙来在重庆的一些做法。薄熙来被指打着镇压有组织犯罪的旗号置法律程序于不顾,刑讯逼供,将矛头直指不站在他一边的商界知名人士。

他将这种做法与令人联想起文化大革命的那种大众政治运动结合起来。中国早已远远走出了那个黑暗时代。当时的国家无法无天,专制独裁当道,更不用说许多失去生命的人。即使还算不上法治社会,但人们现在对合法程序的尊重肯定要大得多。但是,有关薄熙来一些做法的披露表明,一些老思想和老套做法仍有市场,或许还相当普遍,在某种情况下还可能会为今后严重的政治倒退奠定基础。

然而,更可能发生的一种情况是,中国不断加大的政治问责和开放进程仍将继续下去,并进一步深化。这种进程是过去30年的一个显著特征。这并不是说,中国即将实施普选和多党制。一提到政治改革,西方人不假思索地就会想到普选和多党制。对于这种前景,我们可以忽略不计。我们不能忘记,这是过去30年获得巨大成就、世界上最成功的一个政权。政治改革将是循序渐进的、谨慎的。

我们或许已经看到了其中一些特征。不同于以往的党代表大会,在竞争政治局常委的对手之间的分歧显然已经公开化了。过去几年,对媒体的种种限制已经大大放宽。除了一些最敏感问题之外,互联网已经提供了一个可赖于进行会产生震动和深刻影响的辩论的平台。

如果新领导人注意到了温家宝上周所说的话,那么我们可以期待中国可能将发生一些更具深远影响的事情。温家宝说:"我们必须继续实施经济改革和政治结构改革,尤其是领导体制的改革……没有成功的政治结构改革,我们就不可能全面实施经济结构改革,我们在这一领域取得的成果就可能丧失。"对一位中国领导人来说,这番话的分量已经很重了。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