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2日星期一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6位经济学家谈中国经济是否会硬着陆?

核心提示:中国经济上一季度增长8.9%,这是两年半以来的最慢速度。对中国经济硬着陆的担忧正在扩散。一些人认为,这一次没什么不同,政府明确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因此我们采访了六位中国顶级分析师,问问他们如何看待中国经济,是会硬着陆还是软着陆,以及我们应当关注哪些问题。

发表:2012年3月5日
作者:Mamta Badkar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中国经济上一季度增长8.9%,这是两年半以来的最慢速度,而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周一将中国2012年的经济增长目标下调至7.5%,是8年来最低的。对中国经济硬着陆——即经济增长速度突然急剧下滑——的担忧正在扩散。然而,在防止经济硬着陆的问题上,中国一直是积极主动的。中国对其政策进行了调整,以遏制通货膨胀、推动国内消费并防止房地产泡沫。在1989年至1991年期间,中国政府为了给经济降温采取了大量的干预手段,导致国内生产总值(GDP)实际增长率从1988年的11.3%猛跌至1989年的4.1%。中国政府在1993年再次对经济进行干预。一些人认为,这一次没什么不同,政府明确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因此我们采访了六位中国顶级分析师,问问他们如何看待中国经济,是会硬着陆还是软着陆,以及我们应当关注哪些问题。


  1,在2012年软着陆,但会遭遇强劲的逆风——美国银行美林金融管理部中国经济学家陆挺

Inline image 1
【一名工人在安徽合肥的住宅建筑工地上挑选木板。
中国的住房价格在1月份较12月下降,这已是连续第四个月下降,表明政策导致的房地产市场下滑正在加剧,令人担忧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会硬着陆。(路透社资料图片)】

  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将在2012年实现经济软着陆,但会遭遇强劲的逆风。我们预计中国2012年的经济增长率为8.6%。

  我们的观点由两个部分构成。首先,我们确实看到了我们的经济增长预测存在外部和内部风险。我们的软着陆预测面临的最大风险是,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大幅恶化,而第二大风险是,严厉的房地产收紧措施导致房地产投资不断减少。其次,我们认为中国经济拥有相对良好的资产负债表,而且当有必要保持经济稳定增长时(适度的下滑是可以接受的),政府有能力灵活地调整政策。

  2,带来一些痛苦的"颠簸"着陆——法兴银行中国经济学家姚炜

Inline image 2
【在北京王府井大街店铺挑选打折手表的中国女人。尽管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消费水平也在增长,但转向消费驱动型的经济仍牵涉一定程度的经济阵痛。(Andy Nelson/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资料图片)】

  我们认为中国将经历一次颠簸的着陆,与软着陆和硬着陆都有所不同。鉴于北京对经济的掌控以及其财政能力,北京能够防止硬着陆。然而,经过多年来由投资推动的单向经济增长,经济失衡的状况已经非常严重,在不经历痛苦的情况下是无法解决的,而脆弱的全球经济复苏又进一步加大了其难度。尽管外部动荡和国内社会紧张局面都要求加快改革进程,但政治结构内部的各种既得利益集团可能会放缓进行必要改革的步伐。对现有资产泡沫的纠正,以及缺乏前瞻性和具体改革计划将使得着陆的过程变得非常颠簸。

  理解我们"颠簸"着陆的另一个角度是,在中国调整经济、使其朝着以消费为导向的方向转变时,经历一定程度的痛苦是必须的。尽管中央政府不能避免这种痛苦的发生,但它仍然能够将这种痛苦所带来的冲击分散在几年内吸收,而不是让现有投资泡沫在6到12个月内全都爆发。在2012年,住房市场将是第一个破灭的泡沫,同时北京将调动其力量维持其他领域的增长。在2013年以及往后,政府很可能会将其注意力转向如何以可持续的方式解决地方政府举债经营以及基础设施投资过多的问题。与此同时,受经济调整改革和人口趋势的影响,私人消费将有出色表现,但并不足以弥补由投资修正所导致的经济增长率损失。

  鉴于目前面临的所有挑战,我们预计中国经济将出现低于其潜力的增长率,并且随着经济调整逐步落实,中国经济在未来几年里将一再遭遇高度不确定性时期。"颠簸"的着陆也将意味着,金融市场将变得更加捉摸不定。

  3,三分之一的硬着陆概率——野村证券公司资深政治分析师阿拉斯泰尔·牛顿

Inline image 1
【全国人大闭幕式结束,离开人民大会堂时,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左)与副主席习近平交谈。广泛认为,习将是下一任中国领导人。(Andy Wong/美联社资料图片)】

  从现在开始至2014年年底,中国经济出现"硬着陆"的概率为三分之一(硬着陆的定义是连续4个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不高于5%)。

  硬着陆风险朝着这段时期的后半部分倾斜。从现在开始至2013年中期,中国领导人将坚定地把关注重点放在确保经济增长轨迹在政治拐点——即将权力交接给第五代领导人——附近保持平滑的问题上。

  他们有许多手段来确保做到这一点,即使考虑受到相当剧烈的外部冲击的可能性。不过,剧烈的外部冲击(比如欧元区解体、对伊朗实施军事打击以及其所导致的油价持续飙升)显然将使得保持中国经济平稳发展的目标从非常难以实现变得根本不可能实现。

  在2013年中期之后,中国领导人将需要解决重要的结构性和体制性挑战,而这不会是一帆风顺的。然而,自1992年(即邓小平"南巡",这标志着中国的加速发展)以来,中国领导人在驾驭经济渡过惊涛骇浪的方面所表现出的能力令人印象深刻。

  4,中国拥有实现经济软着陆的政策灵活性——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亚太主权债务部门负责人安德鲁·科洪

Inline image 2
【安徽省合肥市,上海以西300英里,工人们在一个住宅建筑工地上安装脚手架。(路透社资料图片)】

  惠誉预计中国2012年的经济增长率为8.2%,欧元区危机以及中国本国房地产泡沫的破裂将带来下行风险。中国拥有应对这些冲击的政策灵活性。但真正的问题在于,中国经济在长期内是否能够完成转型,实现由消费推动的、更加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5,软着陆,但存在硬着陆风险——穆迪分析公司经济学家陈志雄

Inline image 3
【2011年,一位行人走在上海市中心的一片空地上,老居民楼被推倒,为新的摩天大楼腾出空间。(Aly Song/路透社资料图片)】

  中国经济硬着陆的风险一直存在,但我们的预测仍然是中国经济将有序减速。

  中国近期内所面临的主要风险是房地产市场。有大量迹象表明中国一级市场房价将出现下跌,二级市场将出现销量萎缩。在我们看来,这完全符合预期:政府显然仍然愿意承担严格管制所带来的后果以及由挤掉泡沫所导致的房地产市场增长放缓。

  北京有许多选择来抵消房地产泡沫破裂所带来的影响。中国的财政状况良好。在取消对房地产市场限制的同时,中国有能力解决由地方政府所导致的任何财政问题。对银行进行救援几乎是必然的,但政府早有经验。中国人的工资低于日本人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工资,中国的通货膨胀趋势是结构性的,这就使货币政策有更大操作空间,以降低出现流动性陷阱的风险。

  6,中国拥有实现经济软着陆的财政灵活性——汇丰银行经济学家屈宏斌

Inline image 4
【一位女性走过北京的中国中央银行总部门口。一些分析师预计中央银行将实行全面宽松政策来帮助GDP增长超过8%。(Jason Lee/路透社资料图片)】

  随着通货膨胀迅速转变为通货紧缩,中国政府将优先考虑稳定经济增长,这就需要实行更加积极的宽松政策。由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衡量的通货膨胀水平近几个月来已经迅速下降。然而,经济增长也在减速,主要指标的最新数据都表明2012年经济将进一步放缓。欧洲债务危机和不断下跌的房地产价格只会加大经济的下行压力。这意味着北京必须要果断采取应对措施,稳定经济增长和就业市场。

  我们预计央行将实行全面的宽松政策。与政策收紧周期一样,我们预计政府将使用量化工具……其次,我们预计财政政策将与货币政策同样重要,如果不是更重要的话。中国2011年头11个月的财政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了将近27%,中央政府的净现金头寸达到大约4万亿元人民币(将近GDP的9%)。北京这样的财政状况能够为经济减速提供缓冲。等待政府为中小企业减税(大约相当于GDP的1%)的消息吧,中国将增加在公共住房和在建基础设施项目上的开支,并将对农村贫困家庭提供更多补贴。

  我们还预计,地方债券试点明年将在全国范围内推开。加上来自中央政府的更多的转移资金,这应当会有助于公共住房部门的融资,并且将减轻地方政府债务的流动性风险。这些措施,加上对现有基础设施项目的继续投资,应当会使2012年的GDP增速保持在8%以上,不过欧洲的危机可能会减缓出口增速。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