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9日星期日

《外交学者》 车维德:哪些是对北韩的禁忌之举?

核心提示:如果北京被视为支持朝鲜半岛分裂的最后一个大国,那么一旦北韩尝试集体领导制失败,就会严重损害北京在该地区的长期地位。 假装北韩国内一切正常是个错误。但是,如果想规避大国冲突,那么以下做法是美国、中国和韩国绝不能出现的。

原文:What Not to Do About North Korea
发表时间:2012年1月13日
作者:车维德(Victor Cha)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North-Korea1-440x330.jpg

宣布金正恩为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是平壤在金正日突然逝世后朝着尽快巩固权力的方向迈出的又一步。可以肯定的是,纷至沓来的声明和加在年轻的金正恩头上的各种头衔反映出这个接班过程其实非常仓促。这个过程,他们原本打算用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来完成,结果却突然启动。

许多西方分析家认为,北韩很久之前就开始策划这个接班程序,所以才能有条不紊、一步一步地实施权力交接。我不这么认为。

金正日的葬礼办得有条不紊,那是因为1994年金日成的逝世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样板。至于仓促"继位",他们可没有一个现成的样板。他们是在边干边摸索。有些人说,朝鲜可以用"集体领导"来弥补金正恩的经验不足。但是,北韩历史上从未没有通过集体内部妥协来治国的先例。除非我们完全漠视过往的历史和对该政权的了解,否则这不是可行的结果。

另外,有些人说,北韩这种领导体制会存活下来,因为其体制内的头头脑脑都希望活下来。我们当初也可以这样说在阿拉伯之春中所有倒台的领导人,然而那些人都覆灭了。

对于这个黑暗王国目前的局势,许多分析家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但更多的分析家在思考美国、韩国和中国应当采取什么样的政策。有些人曾说,美国和韩国应当搜集到关于金正日健康状况的更好情报。我和另一些人则认为,中国为了让权力交接成功会更接近平壤。

鉴于朝鲜局势的变数非常多,想想美国、韩国和中国不应有哪些举动恐怕更有用。国际关系中经常出现的情况是,在缺乏确切情报的情况下,各方的误判是最容易破坏稳定的。那么各方必须避免哪些举动呢?

首先,美国不应认为北韩的局势"一切正常"。金正日逝世后,国务院起初的讲话暗示一切波澜不惊,金正恩的接权过程如期推进。这造成了毫无助益的两点。首先,这暗示美国已经承认金正恩为朝鲜的新领导人,而包括盟友在内的该地区其他国家还没有承认金正恩。

另外,这番讲话还给人这样的印象,即华盛顿不把这个局势当回事,注意力受到其他问题的分散,比如预算之战、从伊拉克撤军以及圣诞节假期开始。华盛顿还不该想当然地认为,北京或首尔仍然会对北韩保持观望态度。在中国看来,北韩目前的脆弱状态既充满变数同样也充满机遇。而在首尔看来,没有什么比北韩可能出现的变局更能影响韩国人的核心利益了。韩国是我们忠诚可靠的盟友,但现在关系到的是生死存亡,而非政治。

其次,中国不应拒绝与韩国和美国就朝鲜局势的变化展开对话。迄今,中国的反应是典型的保守心态,不披露自己可能掌握的有关金正恩的情报,对北韩领导权交接表示无条件的支持。韩国六方会谈代表林圣男在金正日逝世后主动接触中国人,然而北京没有抓住这次机会加强对话,增进与首尔的互信。

这是令人遗憾的。不管中国如何看待自己在北韩的利益,没有首尔和华盛顿的合作,中国都无法实现这些利益。北京今后在支持北韩领导权交接的时候,不应让自己给人以主张朝鲜半岛继续分裂的印象。许多人提出,"集体领导"很可能是金正日逝世后北韩政府的发展方向。但是,在北韩极权主义、个人崇拜的领导体制历史上,从未尝试过这样的领导方式。如果北京被视为支持朝鲜半岛分裂的最后一个大国,那么一旦北韩尝试集体领导制失败,就会严重损害北京在该地区的长期地位。

最后,韩国必须抵挡住单边行动的诱惑。这是韩国人难以听进去的。毕竟,这是他们的半岛,北韩的政局变动虽然于中国和美国来说属于外交政策问题,但对韩国人来说却是生死攸关的事情。在我针对这一突发事件进行的所有推演中,朝鲜半岛出现严重大国冲突的导火索都是韩国的单边行动,这种单边行动会导致美国与中国进入螺旋式的行动-应对模式。

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避免这种情况。首尔还必须防止中国利用北韩目前的局势诱导首尔疏远华盛顿。韩国现在的处境脆弱:它迫切需要有关北韩局势的情报,而中国是唯一在北韩有眼线的国家。北京也许会利用这种脆弱,撇开华盛顿,直接与首尔做交易。

这将犯下严重的错误。不是因为这会对韩美联盟造成损害,而是因为韩国和中国的利益并不一致——中国终究不希望看到朝鲜半岛统一;韩国却希望如此。这一点绝不容忽视,它贯穿在北京今后对南北韩的所有政策中。

在今后的几个月里,有些人无疑会提出大量各国政府应该怎么做的建议。但是,在北韩问题上,把一些重要的禁忌谨记于心可能同样重要。

车维德是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一位教授,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CSIS)朝鲜半岛方面的高级顾问。本文是最初发表在CSIS Pacnet上的一篇文章的编辑后版本。(注:在金正日去世后不久,车维德在《纽约时报》上曾发表过一篇《北韩会成为中国的一个省吗?》,也很犀利。)

相关阅读:

和"朝鲜变局"相关的更多译文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