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8日星期三

《福布斯》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不用擔心中國

核心提示:由於中國將不能夠增加出口或消除“三重失衡”,它肯定會落入經濟學家稱之為“中等收入陷阱”的狀況。與此同時,林毅夫所言的三重失衡變得更嚴重,因為黨的領導人排除出了為未來數十年的經濟增長奠定基礎所必須的結構性變化。因此,儘管世界銀行的經濟學家有此希望,中國將不會成為下一個日本、韓國或者台灣,而更可能會像受困的委內瑞拉和阿根廷—更不要提前蘇聯了。

原文:Don't Worry About China: World Bank Chief Economist
作者:章家敦
日期:2011/12/25
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Justin Yifu Lin, the World Bank's chief econom...
【圖片:法新社/蓋蒂圖片社,@daylife】

隨著中國經濟陷入衰退,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展開一場扭轉對他故國前景看法負面的運動。林毅夫在上個月底一場由舊金山聯邦儲備銀行贊助的講話中說,“中國有潛力實現另一個20年的8%增長率。”而且他還在不同場合表示,按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經濟規模可能在二十年內變成美國的兩倍大小。

他的主要論點是什麼呢?林正確地指出,中國現在處於1951年日本的水平,韓國在1977年的水平,和台灣在1975年水平。這些國家在那些年份之後的二十年裡,每年分別有9.2%、7.6%和8.3%的年增長率。總之,他認為中國經濟還有大量的擴張空間,只需要落實一些較小的國家已經做到的事就行了。

然而,就如南華早報Tom Holland在星期四所指出的,“你不需要是一個著名的國際經濟學家,也可以發現他論點的漏洞。”日本、韓國、台灣全都依靠出口。就如Holland告訴我們的,中國遠遠大過這些國家,而世界上並沒有足夠的消費者可以支持中國達到林毅夫預測的經濟增長率。

不論怎麼說,中國的出口表現已經開始下跌。其現有的市場—歐盟和美國總共吸納了其出口的一半左右—在目前的經濟衰退中將不能繼續支持中國擴張,而中國的新市場要麼沒有大得足以填補空缺,要麼不願意這樣做,至少不願意持續的這樣做。

事實上,中國人民銀行的顧問兼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的夏斌說,未來一年貿易可能變成GDP增長的負面因素。此外,中央政府和外部經濟學家都認為,國家由出口帶動的經常帳盈餘佔GDP的比重會繼續下降。在2007年的所佔比重是GDP的10.1%,去年為 5.2%。明年的比重可能是2010年的一半。

在這種情況下,林毅夫說得很對,他認為北京必須通過刺激乏力的國內消費,把正在拉大的收入差距縮小,保護變差了的環境,由此解決他所說的“三重失衡”現象。北京的領導人多年來已經承認這些問題,但卻有意推行一些使問題變得更差的政策。總之,他們沒有在過去十年經濟繁榮的中期嘗試紓緩不平衡,而他們現在是不太可能會這樣 做的,因為眼下經濟疲軟、加上共產黨和中央政府又正走向一個持續多年的政治過渡。

林毅夫知道在今天的中國推動變化的難度。在他跟隨Larry Summers 和 Joseph Stiglitz的腳步,成為出任目前在世界銀行職務的第一個中國公民之前,是一個變革的堅定反對者,一個擁護北京巨型國有企業的人。那些掌控中國經濟的 人視國有部門為他們權力和護持的主要來源,而把必要的改革看成是“政治自殺。”畢竟,共產黨名稱的一個直譯是“黨的公共資產”,因而那組織必須維護國營企業—國家的“公共資產”—從而保持政治上的合法性。 

由於中國將不能夠增加出口或消除“三重失衡”,它肯定會落入經濟學家稱之為“中等收入陷阱”的狀況,即小康的人口還未變得富有的時候,增長就停止了。中國已 經收穫了所有隨低起點而來的輕易增長。而現在,它需要鼓勵消費、允許人民幣自由浮動、扁平化的社會結構、促進民主化、消除對勞動力的限制、落實法治、加強社會安全網、以及其他事情。除了最後一個有可能的例外之外,那個黨—在它採用完全不同的政治、經濟模式以前—是不會在這些目標中的任何一個取得實質進展 的。

與此同時,林毅夫所言的三重失衡變得更嚴重,因為黨的領導人排除出了為未來數十年的經濟增長奠定基礎所必須的結構性變化。因此,儘管世界銀行的經濟學家有此希望,中國將不會成為下一個日本、韓國或者台灣,而更可能會像受困的委內瑞拉和阿根廷—更不要提前蘇聯了。

然而,那個說他的故國是全球經濟“領頭龍”的林毅夫仍然有信心。他在上月底於世界銀行網站寫道:“我有信心我們可以預見一個中國將有力增長的亞洲世紀。”

當然,他會想這樣的。“林毅夫多少是一個中國經濟的全球大使”紐約客的Evan Osnos這樣寫道。到目前為止,要為一個過去三十年來保持9.9%年均增長率的國家助威是容易的事。

但是,那些日子已經完了。中國現在處於一個漫長的下行週期的初始階段。如果有人需要這種趨勢的新證據的話,林正好無意中提供了:他建議的改革措施是他故國的現任領導人不會—也不能—實現的。

本文版權屬於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譯者遵守知識共享署名-非商業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3.0許可協議。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