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8日星期二

《衛報》程致宇:中國更像是頭大笨狼,而不是超人

核心提示:經濟觀察者認為中國正在日益增加的債務、非法貸款和越趨嚴重的社會不安中奔向衰落。

原文:China is more Wile E Coyote than Superman, professor warns Europe
作者:Tania Branigan 發自北京
發表:2011年11月1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Austrian-President-Fische-007.jpg
【原文配圖:中國主席在一次官方訪問中到達奧地利,奧地利的總統費舍爾(Heinz Fischer)胡錦濤和薩爾斯堡的市長Gabi Burgstaller在沃爾夫岡湖乘船游。圖片來源:路透社】

歐洲最不著邊際的樂觀者把中國描繪為准備著一舉將它最大的貿易夥伴――歐洲救出生天的超人。可是,程致宇(Patrick Chovanec)把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比作郊狼Wile E. ,跑手的天敵,一個英雄色彩沒那麼濃厚的卡通角色。

"它[郊狼]一直跑呀跑,沖出了山崖還在跑――只要他不向下望就不會有事。但當他一向下望的時候,他就掉下去了。" 在北京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出任教授的程致宇說。

不論他說的正確與否,他和其他比較樂觀的分析師的對比說明了北京樂於見到歐洲債務危機成了G20峰會的主要議題。國家主席胡錦濤在星期二抵達歐洲時對記者說,他正在密切關注歐洲債務危機,又補充說:"我們相信歐洲有解決目前困難所需的智慧和能力。"

但是,在希臘提出就救助方案公投使前景重新變得不明朗之前,中國便在淡化它在任何協議中的能起的作用。 (譯註:希臘總理已經收回了要進行公投的說法。)

歐元區去年購買了價值2819億歐元(2419億英鎊)的中國出口貨品。最低限度來說,中國領導人必須防止冷卻國內經濟的嘗試因為歐洲問題而轉化為硬著陸的情況。越來越多的觀察者像程致宇一樣,認為不論如何,調整的時候都已經到了。中國可觀的增長幅度(去年為10.3%)掩蓋了同等矚目的問題,其中最明顯的就是樓市泡沫和令人震驚的地方政府欠債以及地下貸款。

中國領導人的憂慮不難明白。即使是經濟繁榮時,社會不安也在加劇。對經濟的不滿很快就可以轉為街頭抗議――當歐洲領袖為了達成協議而於上星期三聚首布魯塞爾的時候, 浙江省織里市發生反徵稅暴亂,事件中示威者投石、阻塞公路,並且焚燒汽車。

一些公司已經開始感受到歐洲問題的壓力。上個月對歐元區的出口量比八月的少了一半有多。通常,寧波的"江北伊川電子產品公司"每年向歐洲出售價值一至二千 萬人民幣(二百萬英鎊)的攪拌機;可是,公司的產品經理徐小姐說, 今年需求大幅下跌,再加上減價的壓力,意味著公司可能只會賣出四百萬人民幣的貨品。

她又說:"[歐洲問題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扣除工人薪金和其他雜費之後,我們賺不到什麼錢"。

在2008年出口商掙扎求存的時候,北京宣布了四萬億的振興經濟方案,使得國內增長快速恢復,並促成了第一輪"中國拯救世界"的新聞頭條的出現。這一次事情沒這麼簡單了,刺激經濟方案的大部份資金來自瘋狂信貸。現在,它的後遺症已經開始顯現。

就以中國東部以企業精神聞名的溫州人為例,猶如白手興家的英國商界鉅子 Alan Sugar 和狡檜商人Arthur Daley 的復合體,在政府收緊官方借貸以阻止經濟過熱之後,他們轉向了地下市場和利率高得嚇人的[民間]借貸。

可是接下來工資和成本開始上漲了,而訂單則因為西方新一輪的經濟放緩以及人民幣升值而減少。因為無力償還債務,至少有80個溫州老闆消失銷聲匿跡、宣布破產、甚至是自殺。

有 些人把溫州人視作"煤礦中的金絲雀"那種預警者,另一些人則視之為怪物。金融服務公司 Gavekal-Dragonomics 的 Arthur Kroeber 說中國經濟有嚴重的問題,"可是,沒有任何跡象令我覺得它會在短期之內崩潰、停滯。"他相信巨額的債務仍然有解決方法。盡管幾近無人的"鬼城"顯示了一 些地方的樓市泡沫,整體而言住宅供應是不足的。他又說,而源自的歐洲沖擊不大可能像2008年的金融危機那樣嚴重。

中國經濟今年第三季的增長放緩至9.1%,渣打銀行預測2012-13年中國經濟的增長率為8.5%。但假若它跌至7%,"也不會造成災難,"特別是考慮到因為投進入勞動市場的人數正在下跌的話緣故,Kroeber 補充說。

毋庸置疑,中國需要歐洲增長來托起自己的經濟―但它不會冒險動用龐大的儲備去拯救歐洲。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教授Michael Pettis說,中國的民眾不大可能對在他們看來是"送錢給遠比他們富有的歐洲人"這事表現出有甚麼正面反應。而要是歐洲債券的安全程度能令北京滿意的話,他們應該在歐洲內部就能尋找到買家。

盈餘

有建議說中國可以投入五百至一千億人民幣(三至六百億英鎊)的資金,但中國的外匯儲備可能已經有四份之一――大約八千億美元――是以歐元為計算單位的。人們期望中國繼續累積類似的債券;但正如上星期歐元區才剛達成協議時,歐元區救助基金主管Klaus Regling在北京說的那樣,中國需要把它的盈餘放到別處。

《環球時報這》份官辦而又流行的報紙在星期二的頭版寫道:"把不把錢放在歐洲會是中國考慮自身利益後作出的市場主導行為。歐洲需要錢;中國的外匯儲備需要用作投資、並且要確保是安穩的投資。就是這麼簡單。"

位於倫敦的歐洲改革中心,其副總裁 Katinka Barysch說:"如果我們要他們投入任何新的投資工具的話,我們得要給他們保證…在政策和金融圈而言,中國的期望是很低的,因此也是很現實的。"

別的人好奇中國會不會在歐洲陷於困境、變賣資產時趁低吸納。復旦大學歐洲問題研究中心的名譽主任戴炳然說:"債務危機確實給中國帶來一些商機。"但有興趣、有財力投資的公司都是國營的或者是和中國官方有關聯的,這令到一些歐洲人有所疑懼。

2010中國在歐盟的投資不過900萬歐元,還不到歐盟在中國投資金額的五份之一,占外國直接在歐洲總投資額的2%不到。由可見中國的謹慎;但, Barysch說,這同時也可見看出歐洲人對向中國售賣它最想要的東西―碼頭等基建的投資,或是科技―有多大的疑懼。

中國的其他G20主要議題會是抵禦美國新一輪加快人民幣升值的壓力。隨著明年的總統大選日漸逼近,他們注意到[美方]有關貿易的談話越趨強硬。

人民大學的國際關系專家時殷弘教授說:"[美國人]在經濟上對中國的反感的情緒要回來了。但我不認為會有很多其他國家支持他們。"

人民幣也有對美元升值,然而速度卻比華盛頓想要見到的慢得多―從2010年6月至今升值了7%。這有部分原因是官員害怕急速升值會打擊出口。中國的領導人很久以前承諾過會把經濟調節為更倚重內需,可是沒有顯著效果。

程致宇說:"G20要解答的根本問題是:增長會源自哪裡?人們應該問中國能不能夠成為世界增長的源頭...不僅是通過商品購買來帶旺幾個行業,而是帶來廣泛的、持續的、由消費者帶動的需求。到目前為止,答案是:不能。"

他說:中國不是歐洲的銀行,而只是一個向顧客提供信貸以支撐起銷售額的店主。

"中國與其對歐洲出超,然後又把從中積累的儲備借給歐洲,使之得到生命支撐,還不如把那些歐元、美元花在美國或者歐洲的產品和有回報的投資上來得要好一些。"

額外資料搜集:Han Cheng

相關閱讀:

程致宇:中國2012權力移交情況預測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