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7日星期四

彭博社 为什么我们要关注中国水价

核心提示: 卡车司机一边飞速行驶在美国95号州际公路上,一边哀叹高昂的柴油价格。他可能无论如何不会想到,导致他开支增长的原因是中国的水资源被错误定价。但事实就是如此,中国的水资源短缺间接造成柴油发电机的使用增加,反过来又拉高了美国柴油价格。
 
原文:Why We Care About the Price of Water in China
译文:为什么我们要关注中国水价
作者:  Peter Orszag
时间:2011年7月7日
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及校对

卡车司机一边飞速行驶在美国95号州际公路上,一边哀叹高昂的柴油价格。他可能无论如何不会想到,导致他开支增长的原因是中国的水资源被错误定价。但事实就是如此,中国的水资源短缺间接造成柴油发电机的使用增加,反过来又拉高了美国柴油价格。

更为灵活的定价可以有助中国 - 以及世界其他地区 - 避免水资源分配等其它问题,并减轻一些负面影响。

在中国,燃煤发电居首位。水力发电则位居第二。显然水在水力发电中的位置是很重要的,但是燃煤发电也需要大量的水,从原材料的开采、加工到电厂的燃烧冷却都需要水。 2010年,中国燃煤发电使用了超过30万亿加仑(114万亿升)的水,约占全国总耗水量的20%。中国水利部称,在未来的十年间,全国新增的水需求量中,大约40%将与煤电有关。

这种事态的发展将恶化中国已严重短缺的水资源。中国约占全球淡水消费量的15%。然而中国的水资源供给是有限的,而且水污染是一个明显的威胁。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中国人均水资源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此外,总水资源量中约80%位于长江以南,但全国只有约一半的人口居住在那里。因此,北方水资源长期短缺。而包括上海和北京在内的华北平原,居住了超过40%的全国人口,但只拥有不到15%的水资源量。在该地区,人均水资源量只有国际最低标准的四分之一水平。

污染破坏

大面积的污染更加剧了水资源短缺情况。在中国主要城市的地下含水层中,有大约90%已经遭到污染。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超过三亿中国人无法获得安全的饮用水。

除了这些挑战之外,今年还出现了严重的干旱,据估计这是近五十年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降雨量比正常水平减少了40%到60%,这意味着水电站的发电量减少,而且水量不足以支持一些煤电厂。因此,中国人不得不依靠柴油发电机为电网提供电力。这反过来又使得官员禁止柴油出口。

这使得95号洲际公路上的卡车司机的成本增加。

那么有什么解决方法呢?大致上有三件事情可做。

首先是减少中国的水污染并在全球范围内应对气候变化的威胁。一些科学家称,气候变化搅乱了降雨和降雪的正常模式,从而增加了中国的水供给压力。

二是通过海水淡化和南水北调,增加中国缺水地区的可利用水资源供给。位于渤海西岸的天津滨海开发区,中国投资了120亿元人民币(约合19亿美元),采用最新的以色列技术建成了海水淡化厂。此外,国家正着手进行世界上最大的引水工程,通过三条水道将一部分长江水引到北方。

提高价格

但是最有希望的也许是第三个解决方案:更好地对现有水资源进行定价。水是地球上最有价值的商品,但在大多数国家,它是免费的,好像一文不值。

在中东的沙漠国家阿曼,水资源极为稀缺,所以比起别的国家,水更有价值。在那里,农民们进行水权交易。正如雀巢公司董事长彼得包必达( Peter Brabeck-Letmathe)指出的,缺水的农民最能理解水的价值。包必达在麦肯锡季刊采访中说,通过可交易的水权或其他机制为水资源定价“是一种促进高效用水,极有力的激励方法。"

学术文献也证实了他的观点。2007年7月,耶鲁大学的Sheila Olmstead和哈佛大学Robert Stavins在研究中发现,相比限制为草坪浇水和补贴节水龙头等不与价格挂钩的保护方案,使用价格手段来管理水资源需求事半功倍。

然而对于高水价,许多批评人士认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将受到不公平的影响。所以在中国以及在美国和其他地方,最能成行的定价方式是免费提供每天的日常生活基本水量,如洗衣做饭,然后对超过基本水量的用水收取水费,而且实施阶梯水价,即费率随着用水增加而上升。

世界银行的报告称,“只要服务质量好而且价格水平可以接受,”中国民众愿意为水资源掏更多腰包,然而目前中国的水价仍然过低而不能确保有效用水,也不足以维持供应。较高水价将使促使人们既减少浪费,又改善在各个用水部门(包括能源部门)的水资源配置。它还将鼓励将更多资金投向海水淡化和其它增加水供给的措施上。

如果中国根据供给需求,更加积极的为水资源定价,它可以教育美国,学会利用市场经济手段来解决环境问题。我在花旗集团的同事,分析师 Deane Dray,写过一篇名为“水从未被有效定价"的文章。在美国,水一般会获得大量补贴,其价格没有充分与使用量挂钩。

正如我们为碳排放定价以应对气候危机一样,我们也需要为水定价以避免水源危机。只要我们有政治勇气来改造这个机制,市场的力量就可以为环境创造奇迹,。

(Peter Orszag 是花旗集团全球银行副主席,也是奥巴马政府管理与预算办公室前主任,是彭博观察的专栏作家。本文为作者本人表达的观点。)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