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7日星期二

《外交政策聚焦》:战争的新面孔

核心提示:拉登的被杀,确立了一种新的战争形态:国家主权无足轻重、军事部队毫不相干、所有决策秘而不宣。

来源:《外交政策聚焦》2011526http://goo.gl/kGP25

作者:Conn Hallinan
译者:匿名

校对:南山

 

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遭袭杀的意义不仅仅在于铲除了美国的头号公敌。它正式确立了一种新型战争,在这种战争里,国家主权无足轻重,军事部队毫不相干,所有决策秘而不宣。用平叛专家约翰纳格尔(John Nagl)的话说,这是战争性质的一个惊人变化

这种战争需要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如今,情报机构几乎已成为政府的第四个支柱,而大多数美国人几乎毫无察觉。据《华盛顿邮报》称,这个讳莫如深的世界包括1,271个政府部门和1,931家私营企业,它们分布在全国1万多处地点,去年的预算不低于801亿美元。

英国《金融时报》指出,“这种新型战争的核心是情报部门与军队之间的高技术合作,”这种合作模糊了传统上的军民界限。这正符合美国喜欢利用机器人和秘密特种部队的偏好。

但从定义上讲,由于新型战争最重要的是隐秘性,因此关于战争与和平的决策远离公众视野,都是在白宫戒备森严的房间里或兴都库什(译注:位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之间)的秘密基地里做出的。当黑鹰直升机潜入巴基斯坦领空飞往本拉登的住所时,它们所做的不仅仅在于除掉美国的眼中钉,它们实质上表明另一个国家的主权不再重要,并让国会沦为旁观者。

理论之争

 

过去几十年,美国军事理论家围绕如何使用武装部队的问题争执不休。但这是一场被产业界的需求所扭曲的争论。美国实际上并不需要11巨型尼米兹航母,纽波特纽斯造船公司——和要把航空母舰上装满战斗机的航空航天巨头们——当然强烈地认为美国需要

各种观点围绕着三种立场展开:鲍威尔主义、拉姆斯菲尔德主义和彼得雷乌斯主义。

鲍威尔主义实质上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式的传统战争:密集的火力、大量的军人和明确的目标。这是第一次海湾战争的模式,那次战争在一个月的轰炸后仅持续了四天。但以这种方式发动战争的花费极高。

拉姆斯菲尔德主义将高技术火力与特种部队相结合,最低限度地动用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它还依靠私营承包商承担以前由军队承担的相当大一部分工作。这种方法在2001年底击败了阿富汗的塔利班,并在2003年迅速打垮伊拉克军队。然而,强大的攻势过后,这套思想的弱点暴露无遗。它根本没有人力抵御游击队叛乱活动。2007年向伊拉克增兵以及去年向阿富汗增兵无异于承认,假如当地人决定坚持战斗,这套思想就存在根本性的先天不足。

彼得雷乌斯主义是旧瓶装新酒:平叛。从理论上说, 就要靠地面部队赢取民心。它充分利用情报——戴维彼得雷乌斯上将所称的带宽” ——来孤立和消灭一切叛乱分子,并努力取得当地人的信任。它比鲍威尔主义和拉姆斯菲尔德主义要省钱,但也几乎从未见效。最终,当地人厌倦了被占领,于是平叛工作变得困难重重。建学校和挖水井让位于夜间空袭和定点袭杀,致使当地人渐渐疏远。根据美国的情报,目前在阿富汗的平叛计划收效甚微。

反恐的扩大

 

那么,纳格尔所说的这个惊人变化是什么呢?如果你想给它取个名字,“反恐大概最为贴切,只是花样翻新了一下。跟平叛一样,反恐由来已久。将大约4万名南越人置于死地的凤凰计划就属于这种学说。凤凰计划也无视国家主权。越南战争期间,远程侦察巡逻队曾悄悄进入柬埔寨和老挝。

近些年,美国曾秘密派遣特种部队前往叙利亚和巴基斯坦,叛乱分子开展所谓影子战争。其他许多国家也干过这种事。

但奥巴马公开承认派出了一支海豹突击队进入巴基斯坦袭杀本拉登,而且这支特种部队做好了准备,如果巴基斯坦军队试图干预就予以反击。当巴基斯坦要求美国减少在巴领空使用武装无人机时,中央情报局表示,它绝不会照办。

这就好像在电影《碧血金沙》(Treasure of the Sierra Madre)中的经典台词被运用到了反恐中一样。我们不需要任何讨厌的徽章,我们有无人驾驶飞机和海豹。

反恐所隐含的原则是消灭你不喜欢的人。没有什么人心一说,新的战略没有费力地耍弄貌似合理地否认之类的花招,这一招曾在过去转移目标国家的怒火。

有针对性的暗杀

 

秘密战争并非新鲜事,但击毙本拉登行动之大胆却是新鲜事。毋庸置疑,策划此次袭击的人想声明:不管你在哪儿我们都能找到你,国际法、《日内瓦公约》和《联合国宪章》之类的障碍全都见鬼去吧。

"有针对性的暗杀违法了国际法的现有原则,"法学教授Marjorie Cohn说。未经审判的处决是不符合法律的,即使在武装冲突中也一样。

在美国看来,这套思想有诸多好处。它比较便宜,而且其费用通常隐身于官僚主义的迷宫之中。前面提到的801亿美元只是一个估算,不包括中情局在巴基斯坦开展无人机作战的费用,也不包括国土安全部的开销。

白宫最近的种种举措表明,政府的这一新战略已经到位。英国国防部的一位大人物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彼得雷乌斯被任命为中情局局长是一个重要信号,说明美国想把情报行动和军事行动融为一体。

 过去,这种军民情报机构的区分可以容纳不同的意见。虽然美国军方对阿富汗战争还描绘出美好前景,但文职的情报机关则不太看好当前的增兵行动能够成功。这种分歧在新的体系中可能会消失,情报机构的重点会从分析方面转到针对目标的行动方面。

这种新型战争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其后果刚开始有人考虑。假如古巴武装部队在佛罗里达登陆并暗杀被指控在哈瓦那安放炸弹和炸毁一架古巴航班的反卡斯特罗激进分子路易斯波萨达和奥兰多博什,那会引起什么反应?华盛顿会把它当作一种战争行为。吧对外政策建立在武力基础上的问题在于,假如一个国家宣称有权在采取行动时不顾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那么,所有国家都可以这样宣称。

然而,到头来,这种新型战争的最大受害者大概会是美国人民。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约有85.4万人通过了审查获准参加绝密工作——一旦创立便很难废除。这个行业的性质决定了它不受公众监督,这是造就一个扩张了的巨大、不受控制的警察国家的不二法门。

【作者:Conn Hallinan是《外交政策聚焦》的专栏作家,也撰写Distpatches from the Edge博客。】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