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9日星期四

蔡元培与《08宪章》

核心提示:《零八宪章》在短期内不太可能产生重大影响,但要是因此而忽视其重要性,就大错特错了。

作者:一位研究中国历史的美国博士生 ,写于蔡元培先生的生日。
译者:匿名

校对:南山

 

今天是蔡元培的生日。蔡元培是一位受过传统教育的学者,后来又远赴德国深造。他曾在袁世凯手下(短暂的)做过教育总长,在新文化运动时期他是北京大学的校长。蔡校长接管了一所声名狼藉的富家子学校——北京大学,将其改造成为了新时代知识活力的温床。蔡元培校长采取了一些冒险的政策,例如聘请激进主义者陈独秀和李大钊,以及招引诸如胡适这样的海外年轻学者归国任教。此时北大的食堂和教室洋溢着思想、主义交锋的辩论,其校园成为当时中国的一个中心。那是中国(也是世界)学术史上最多产最激动人心的时代之一。

胡适复兴了国故研究,向学生团体介绍了新的哲学思想和知识,改变了中文的读写方法。陈独秀主编的杂志《新青年》每期一到货就会立刻售罄,学生们和学者们争相购买,视为珍宝。在这些书卷中,李大钊介绍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发表了他的第一篇文章,整整一代人学到了个人解放和政治革命的语言。

但是,大多数的普通老百姓并没不关心这些。

总之,绝大多数的中国民众从来没有听说过陈独秀或者李大钊,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份《新青年》杂志,民众们只忙于柴米油盐,没有时间管这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北京大学就像远方的月亮一样高不可攀和遥远。

然而,在1919年的五四运动的时候,新青年们怀着愤怒与屈辱走上街头,这场震惊政府的运动蔓延到了社会的各个阶层。工人阶层和市民加入了学生的行列,组成了一个强有力的联盟,之后政府让步了。

今天的“仁慈温和”的中共的确容忍异见..只要你不越过底线。容忍的底线就是当异见势力看起来有潜力扩散到不同的地理区域或者社会阶层,从而因一个共同的目标将各个区域和阶层的人联合起来。这是中共的噩梦。

这使我想到《零八宪章》。《零八宪章》是单一阶层——知识分子阶层的产物,对于这个阶层,宋以朗做出了恰如其分的评价:他们在意识形态、理想、风格方面很难联合。然而,在可疑人群中却有人嘲笑道:《零八宪章》仅仅是书呆子们、不通时务的学究们的作品,他们不理解也不关心平民百姓所关心的事情。甚至阴谋论一些,一些人暗示《零八宪章》是中国知识阶层中被美国扶植的间谍们的作品,《零八宪章》的签署者们成为了和分裂分子扯上关系的人。:另外,那些为中共辩护、视“不要抓捕提意见的人”和“放松媒体控制”为洪水猛兽的人,则采取了反智主义和影射的论调,活像美国的莎拉・佩林。这种策略很难奏效。

不过,实际上《零八宪章》的确至少在短期内不太可能产生重大影响。首先,政府熟知历史经验,不遗余力的孤立和诋毁发表“不当言论”的群体。最近,《大西洋月刊》国际通讯记者詹姆斯.法洛斯(James Fallow)在接受NPR秀《Fresh Air with Terry Gross》的采访中,对于中国现政权影响舆论的能力表示了不情愿的佩服,他们不仅仅可以屏蔽信息,而且可以通过操纵信息来颠倒黑白。

但是,仅仅的因为《零八宪章》是单一阶层——知识分子阶层(或者只是知识分子阶层其中的一小部分)的产物而忽视其重要性,就大错特错了。正如美国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Margaret Mead)所发现的规律,它在近代中国历史上也有其充分的证明:一小群负有责任感的人物在刚刚发布或阐述他们的思想时,没有被认可。但是当我们现在回望他们的时候,却发现他们都是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大家:王韬,严复,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李大钊,甚至毛泽东。这并不是说《零八宪章》的作者们注定要被贡入神坛,只是历史告诫我们,不要因为“只有”2000个知识分子签署了文件,就立刻忽视他们的思想的重要性。

1919年,过生日的蔡元培写道:

“我对于各家学说,依各国大学通例,循思想自由原则,兼容并包。无论何种学派,苟其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尚不达自然淘汰之命运,即使彼此相反,也听他们自由发展。”

这话我完全支持。

 

3 comments:

jackson 说...

总之,绝大多数的中国民众从来没有听说过陈独秀或者李大钊 不敢苟同,我在中国上的初中高中课本都有他们 请你说话属实些好嘛

jackson 说...

一个研究中国历史的博士生居然连中国九年义务教育课本都有的人物说中国民众不知道,真心不知道你学的历史是真历史还是假历史

阿 说...

你的语文才需要学习。他说的是在陈独秀和李大钊的年代。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