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9日星期日

《时代》周刊:金钱无法买到爱情――仅仅教育女孩子,能扼制中国的“二奶”潮吗?

核心提示:广东省将在学校中对女生开始女性教育课,目的是教育她们不要去做二奶。可是,这样的教育能有效果吗?


来源:《时代》周刊,2011518日, http://goo.gl/eXOsh

译者:匿名

校对:南山

 

今年秋天,中国南方广东省的年轻女孩们将在学校学习一门新课程:如何避免成为情妇。虽然毛主席当年身边有不少女人,但在狂热的社会主义年代,婚外情是惹人非议的作风问题。但是当经济改革让广东成为全国最富裕的地区之一后,这个省也被二奶的洪潮淹没了——二奶一词是中国对情妇的统称。

2007年, 广东通过了一项法案,将包养情妇列为非法,但是这项法律却无法执行。该省政府的新方案是尝试在小学和中学开展女性教育项目,旨在教育女生们在未来要独立自主——而不是靠老男人的包养。这项教育将以自尊、自信、自立、自强为核心,三月份,广东省副省长雷于蓝在宣告此项措施的讨论会上这么说。

但是,中国社科院(CASS)社会学研究所的研究员李银河说,仅靠教育不是解决这一深深植根于中国文化的问题的答案。“[一夫多妻]是一种社会习俗。众所周知,社会习俗是很难改变的。李说。在传统社会,人们相信一个男人有越多的妻子,他就越成功。现在这种传统又找到了滋生的土壤。

贯穿于中国王朝历史之中的妻妾文化不仅被社会所容忍,而且从位于权力顶点的皇帝们那里就得到赞同。中国的皇帝们保留着历史悠久的嫔妃制度,贵族们、富贾和任何想要提升其社会地位的人也如法炮制。事实上,中国最著名的古典小说《红楼梦》讲的就是清朝的一位妃子如何支撑着她的整个家族的故事,这个家族内部也同样三妻四妾,全靠皇帝的恩泽施惠。

这种历史背景使得“有情妇等于有地位和有权力”的理念经久不绝。在当今人人都渴望地位的中国,能养二奶再次成为一桩时髦事。在某些城市,整个社会生态都靠二奶业而兴旺繁荣。最近网上则披露了上海的一家二奶中介为肯付钱的男人们准备的大学生情妇的价目表。每年的包养费从普通学校女生$3,000一年,到名校女生$26,000不一而足。

有些人则说,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女性愿意放弃事业而成为二奶,是中国近来痴迷于炫耀财富的恶性案例之一。这一趋势也削弱了中国在职场上保障男女平等的社会主义性质。如果拥有名校学位的女生成为男人的情妇与成为名声鹊起的学者的可能性一样大,那让社会主义情何以堪?

在当今的中国,寻找伴侣常常不是为了爱情,而是由明确的经济算计而驱动。我宁可坐在宝马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面笑。这是某类年轻女孩想找富裕伴侣时的普遍态度。在中国最著名的网络交友平台上,女性无法根据共同的兴趣或爱好来寻找未来的丈夫,但是她们却可以按照对方是否有车有房,或按照她们所能接受的最低工资水平来搜寻对象。
同时,蓬勃发展的经济也意味着许多男人现在有了财力和可消费收入来供养情人。经济发展让一些人致富了,他们可以在更多的女人身上花钱——特别是在有着女人越多就等于越成功这种传统的地方。李银河说。随着更多的女人愿意玩这种游戏,社会道德也发生了变化。虽然几百年来中国的男人都以拥有多名情妇为荣,但对于甘心依附于此类男人的女性们,近年来社会上的态度明显著地更加宽容了。

冒牌明星、自封二奶女皇的李薇可能是这样一个最佳典型。李薇从越南到中国西南的云南省的时候只是一位一名不文的难民,但她却成功地和许多高层政治官员发生了关系。接着她利用自己的魅力构筑起房地产和股票的王国。当这一切不可避免地烟消云散的时候,李薇和检察官达成协议,交代出了很多她过去的情人,以换取减刑。她自己的刑期不长,她的大部分财产也原封未动。她的裙下之臣包括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在李入狱之后,青岛作为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之一,其中共党委秘书杜世成也让李获利颇丰。

尽管李薇的所作所为都是腐败、欺骗和背叛,许多中国公众却因为她的俘获能力而对她景仰不已。有的人因为她身为一介平民,却能迷倒腐化官员而兴奋,另一些人则对她能从底层平步青云而敬重她。如果她不过是靠一张漂亮脸蛋而没有其他什么的话,她是不可能诱惑到这么多官员的,天涯论坛上的一条帖子这么说,她肯定有别的女孩没有的东西——成熟、包容和知识。(说明:呃,翻得我都要吐了。)

随着对二奶的尊重有增无减,而对那些婚外留情的男人们的态度在几百年中又纹丝不变,中科院的李银河说,只靠那种对女性的教育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你不能指望只教育女性就解决问题。为什么不同样教育男人呢?她这样问道。毕竟,他们才是到处找二奶的人。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