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6日星期日

[视频及时事评论]突尼斯 威权政权倒台的教训

核心提示如果一位领导人只是依靠“政绩合法性”作为掌权的主要依据的话,那么束缚被崩断的速度可能非常快。


以下是PBS电视台的片段,有清晰的示威过程、示威者被警察殴打、对部分示威者的采访等。
点击这里进入土豆观看本视频


本视频下载地址(直接右键单击下载):地址一(MP4格式 20.15MB)地址二(RMVB格式 14.97MB)地址三(FLV格式 15.1MB)

原文:Tunisia: Lessons of Authoritarian Collapse
来源:卡内基和平基金会
作者:Thomas Carothers
发表时间:2011年1月14日
译者:小米(@xiaomi2020)


在1990年代,十几个独裁者们陆续倒下了,我们那时习惯于接受令人震惊的消息,看起来可以永久掌权的又一个顽固政治强人突然就成为了历史。在过去的十年中,民主的传播变得慢了,我们又少了获知这种新闻的习惯,我们忘记了威权政权倒台的一些基本教训。突尼斯的总统本·阿里再次提醒我们这些教训是什么。

首先,剧烈的政治变动常常是无法预测,无法预料的。五年之前,如果我们问问那些最有经验的阿拉伯政治专家们,或者仅仅是一年之前,让他们预测一下,下一个下台的阿拉伯领导人会是谁,没有人会提到本·阿里。我还生动地记得在1998年,当印度尼西亚的抗议示威开始蔓延的时候,美国的一位顶级印尼专家充满信心地告诉我,总统苏哈托完全可以掌控局势,事实上他正在“自己的巅峰状态”,可以毫无困难地安然度过政治动荡。一个月之后,苏哈托下台了。政治变革中的转折点是基于心理阀值的,这既难预测,也难以衡量。通常那些非常了解一个国家的专家们最无法预测变化,因为他们有着根深蒂固对过去的稳定状态的假设。

其次,如果一位领导人只是依靠“政绩合法性”为掌权基础的话,那么束缚被崩断的速度可能非常地快。本·阿里经常发表一些他是这个国家特别保护者的宏篇大论,但除此以外,他就没有什么其它的执政合法性基础了,比如说真正的选举、具有吸引力的意识形态、宗教力量或是种族身份——他能执政一切都只因为这个国家在经济上相对成功。一旦这种成功逐渐远去,大批量的公民感觉不能发言,他的合法性就成了外强中干的,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随时崩断。

第三,公民抗议的力量是异乎寻常的。无论武装的多么良好或是组织多么严密的政权,当大量的公民突然到首都的街上进行抗议,并愿意承受子弹的时候,这个政权就岌岌可危了。1989年,就在罗马尼亚的抗议爆发了几个星期之后,齐奥塞斯库倒台,那时候,一名在布加勒斯特的罗马尼亚朋友怎么也想不通,只需要如此小的力量就可以让一个独裁者下台。他说,这么多年我们忍受着他的恐怖统治,认为他的机构无所不能的。然后当我们终于上街,怒吼、扔了些石块,再后来我们知道的就是他在恐慌之中上了直升飞机,飞远了。

第四,虽然一般来说,国际社会与威权政权的突然倒塌没有太多关系,但在接下来产生的直接后果中却可以扮演关键角色。在过去的十年中,没有某个西方政府强力推动过突尼斯转向民主人权,没有某个西方政府在独裁者的倒台中可以邀功。但是,美国和其他的西方政府现在可以扮演关键角色了。

本·阿里的离开不一定是民主转型的信号。一些威权政府让总统下台,是希望维持压制体系。承诺的总统大选是会举行,但是一旦国际的注意力消散之后,政治转型进程常常又会被扼杀掉。华盛顿和其他的西方政府现在都应该施加压力,得到来自于新的突尼斯领导层的具体承诺,不仅仅要举行大选,而且应当是有意义的大选,让政党们真正能有空间和时间组织和进行选举活动,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和政治运动应当被尊重;选举应当由独立的权威机构进行监管;应当允许国际观察员介入。

华盛顿已经错过了在黑暗的独裁岁月中帮助突尼斯人的机会;不要错过现在进行弥补的机会,加入到有意义的支持民主的活动中。

点击这里订阅及墙内看译者;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一键翻墙

相关阅读


  • 安装适合你的浏览器的红杏插件一键翻墙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