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2日星期三

卫报 下一世达赖喇嘛:中国如何抉择

核心提示什么力量让中国政府能够将分裂分子的灵魂在其再生时,转化为一个爱国的灵魂?中国手上有什么魔棒,能够修改灵魂,不顾他的前世所给出的指示,让他转世到国家选择的灵童体内?

原文:The Next Dalai Lama: China has a choice
来源:Guardian UK 英国卫报
作者:Dibyesh Anand
发表时间:2010年12月15日
译者:David Peng


对于任何现代世俗国家来说,跟一个以信仰为基础的体系打交道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这个体系的历史比这个国家还长,拒绝发号施令,那就更困难了。想像一下,有这么一个国家,自称共产主义;允许普通公民信仰宗教,但却禁止执政党员信教;其境内有一群宗教信仰浓厚的民族国家主义者,他们的最高传统领袖在逃亡之中,被指为分裂分子。你可能猜到了:这个国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提到的这个族群是藏族;这个体系是达赖喇嘛。

让中国统治者难受的事实是,达赖喇嘛不仅是藏族人民的政治和宗教领袖,他也是全球知名人物,以其普世价值观而闻名。十四世达赖喇嘛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物,他已经向世界证明,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

达赖喇嘛这一身份代表了一个延续数世纪的体系,他是观世音菩萨(Avalokitesvara)的化身,体现慈悲为怀,这也是藏族的民族精神。菩萨是已经得悟,却留在人间普渡众生的宗教人物。作为个人,现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Tenzin Gyatso),带领西藏走出其在亚洲心脏的地理位置,传播到全球各地,他已经证明了他的领导能力。达赖喇嘛不仅帮助藏人在印度、尼泊尔、瑞士和美国创建了繁荣的流亡社区 —— 通过他的能力,他还结合了慈悲和跨宗教对话的普世价值,宣扬西藏事业,一手打造了藏人的国际知名度。


不可否认1,达赖喇嘛的国际知名度一部分是由西方的恐华情绪造成的, 其背后的政治因素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但即使是北京的鹰派理论家也无法否认,在中国境内居住的大多数藏人心中,他们仍然虔诚地信奉达赖喇嘛。自1959年以来,达赖喇嘛一直在流亡之中,他声称他只求藏人在中国能得到“真正的自治”,而共产党政府则指责他包藏祸心,企图“变相独立”和分裂。

随着达赖喇嘛年事已高,他和北京之间没有任何妥协的迹象,外界对该体系的未来猜测不断。达赖喇嘛本人则做出一些相互矛盾的指示,让局面显得更加混乱,他强调要由西藏人民来决定。但是,谁能代表“西藏人民”说话呢?是中国吗?世界所有其他国家都承认中国对西藏的控制。还是达赖喇嘛领导的流亡政府?许多藏人广泛尊重位于印度小城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认为这才是传统西藏政权的延续。

极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未来将会出现两位十五世达赖喇嘛:北京会在境内选择一位灵童,而另一位在流亡社区。可能有人认为这也太雷人了,但是目前已经有两位竞争的班禅喇嘛(仅次于达赖喇嘛的第二活佛),两位都在中国境内:一位公开亮相,受到隆重欢迎,另一位自1995年消失之后就下落不明。有两位噶玛巴,噶举派的首席活佛,两位都在流亡社区。如今将会有两位达赖喇嘛,都在国际公众的密切监督下,哇,我想象不出那会是怎样一种情形。更多的祖古(“活佛”)会让这个世界精神上更充实,但是这将彻底结束中国和藏人之间和解的任何希望。

2007年,中国颁布了一项法律,规定政府才是活佛转世认定过程中的最终权威。流亡藏人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对其极为珍视的藏传佛教的又一次劫掠,而外国评论家对此目瞪口呆,一个共产主义政党居然在来世的问题上指手划脚,这也太荒谬了。

然而,中国的企图也并非别出新裁。大多数世俗国家都会制定法律,规范宗教信仰机构的行为。例如,喜马拉雅小国不丹,2005年通过了一项决议,明确了政府对在该国领土内找到的转世活佛有管辖权。因为国际公认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通常理解,世俗国家的管辖权高于宗教组织;因此,问题的关键不是政府干预背后的原则,而是它的性质。

北京含糊不清的角色

那么,北京到底想干嘛?促进藏人的物质和精神福祉,创造真正的和谐社会?还是干预驯化甚至颠覆藏传佛教最珍贵的特性——活佛转世?如果是后者,这是由党内的强硬派推动的,他们知道这会在藏人和政府之间制造更多摩擦,结束任何和解的希望。中国表示,它希望能够更好地按照宪法管理藏人的宗教信仰自由。但是批评者们嗤之以鼻,认为这一怪诞的伎俩,扭曲了传统宗教,意图控制达赖喇嘛的转世。

转世喇嘛,即祖古或“活着的佛”,是一个世系的代表。修行高超的人,能够控制他们的再生。这已融入了藏传佛教文化之中。一旦转世喇嘛去世,据说他的灵魂能将自己转移到另一个身体之内,通常是一个小男孩。然后,该世系会组建一个寻访队,包括做出最终认定的团队,一般由与世系密切相关的转世活佛们组成;他们按照种种迹象,包括前世的身体,仪式,天象,梦和一些物质因素,展开艰难的寻访;找到新的转世灵童,并最终确认。

一旦涉及高级喇嘛转世,例如达赖喇嘛或班禅喇嘛,因为他们在传统西藏政府拥有政治地位,寻访、识别、验证和确认的程序变得更加复杂。但基本原理都是一样的 —— 前世化身的指示,亲近的僧众感觉到的天象,最后由僧俗官员参与的坐床仪式。

在这种历史传统下,“汉达赖喇嘛”能够有什么合法性吗?流亡的当世达赖喇嘛往生之后,强硬派是否应该去再找一个?简单的答案是不。这并非因为中国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也不是因为找不这样的历史先例,中国朝廷或当地土司在活佛最终选择和坐床过程中行使了一些管辖权。如果现世达赖喇嘛指示他将在中国境内转世,北京的选择才有合法性。与许多流亡藏人和他们的西方支持者认为的相反,中国政府声称在选择高级喇嘛的转世选择上有最终裁量权,此举并非没有先例。北京搞的完全控制和对过程的微观管理才是个新玩意儿。

“中国制造15世达赖喇嘛”有什么错?

首先,喇嘛转世背后的基本原则是,转世是为了继续前世未完成的工作。如果象中国政府指控的那样,第14 世达赖喇嘛是一个“分裂分子”,并不断重申他将不会转世到中国境内,是什么力量让中国政府能够将分裂分子的灵魂在其再生时,转化为一个爱国的灵魂?中国手上有什么魔棒,能够修改灵魂,不顾他的前世所给出的指示,让他转世到国家选择的灵童体内?这就像对这位高僧说,“抱歉,观世音大士,我们不得不违背您的意愿,中国共产党命令您投胎到它选择的地方。您没得选。但是别担心,只要您热爱祖国,我们保证您会有舒适的生活和权力。”这简直是一出荒唐的闹剧,如果不是在讨论一个严肃的可能。

其次,中国政府怎样才能凭凑出一个15世达赖喇嘛的寻访队?这支队伍需要格鲁派(过去数个世纪,格鲁派掌握西藏的政教大权,又叫“黄教”)高级喇嘛的祈福 —— 但是除班禅喇嘛之外,其他高级喇嘛都在流亡之中。当然,为确保“中国制造的达赖喇嘛”,政府将只让“可靠”和“爱国”的喇嘛参与这个过程。但是,这自然意味着寻访队伍中的一些成员反对十四世达赖喇嘛在流亡中的言行。中国怎么可能指望其少数民族藏族,更不用说流亡藏人,尊重这样的寻访?

这是否意味着,一旦14世达赖喇嘛在流亡中往生,中国只能在15世达赖喇嘛寻访过程中无所事事呢?

我看未必。中国可以向流亡藏人伸出橄榄枝,在各种可能的情况下支持寻访团队,提醒他们,对所有人而言,最稳定的结果将是得到中国政府的批准,新生的达赖喇嘛灵童得以访问他的家园。通过接触并提供友善的帮助,中国可以在这场博弈中来个新玩法。另一方面,如果其西藏政策总是受制于强硬派,中国将会摧毁未来与少数民族和解的希望。

目前谈判的唯一渠道是北京与达赖喇嘛就其个人出路的谈判。一旦现世达赖喇嘛往生,我们将会有一个“汉达赖喇嘛”和一个“流亡达赖喇嘛”,所有妥协的希望都会灰飞烟灭。一旦中国投资于它自己的达赖喇嘛,它将被困死在自己的套路中。中国将无法和流亡藏人谈判或交流,它只能面临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向藏族,汉族和全世界推销自己的选择。这将成为青藏高原新的紧张和不稳定之源。也许只有到那个时候,中国领导人才会怀念十四世达赖喇嘛,以及只有他才能提供的稳定与和解的希望。

1译注:此处原文为“The politics of his international popularity, some of it now doubt animated by Sinophobia in the west, are a matter of debate." 原文似有误,应为no doubt。

点击这里订阅及墙内看译者;
看不到相关阅读?点击这里一键翻墙

相关阅读


  • 安装适合你的浏览器的红杏插件一键翻墙
  • 翻墙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