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9日星期二

金融时报 中国内部的看法

核心提示事实上,中国目前正在受到包括外交政策, 经济战略和国内政制这些核心议题的挑战——而且这些挑战同时并存。
原文:China: View from the inside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杰夫·代尔(Geoff Dyer)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15日
译者:最佳损友[twitter2020@gmail.com]
校对:@xiaomi2020
图:站岗 一名警卫员正在北京饭店执勤,这里将迎接制定中国下一个五年规划的高官们

我们别把中国的领导逼得太紧吧,他们此刻的处境有点象是四面受敌。他们刚刚经受了本月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在押的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一事的冲击。中国的货币政策正受到来自发达国家的抨击,最近日本也加入其中。另外,北京也发现它又面临着围绕南海主权争端产生的新一波压力,这些争端已经在它的亚洲邻国之间引起了不安。

事实上,中国目前正在受到包括外交政策、经济战略和政治体制这些核心议题的挑战——必须同时应付。本周,大约三百名共产党高官齐聚在一次年度会议上,本次会议旨在通过下一个五年计划的纲领性文件,解决围绕未来两年权力过渡的问题。

纷争层出不穷未必会导致国际关系的破裂。然而,情况确实表明,中国近年来优势如此明显,以至于各国政府,包括北京自身,都要努力适应。

对中国领导层而言,紧张似乎源自被金融危机重创的发达国家的不安。但是对其他许多国家来说,情形看起来非常不同——更像是北京对内的小心谨慎和对外的夜郎自大的混合导致了北京错估形势。

“所有的这些中国和外部世界的争执,它们的共同特征都带有中国的民族主义和共产党的不安全感,”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如是说。“感觉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有权的中国,自信心正在不断膨胀。”

就拿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来说吧。当这位文学批评家和一群朋友两年前准备发布民主宣言《零八宪章》之时,他们期望的是得到当局的回应,而不是后来发生的一切。刘晓波不仅在宪章发布好几天前就被逮捕,而且还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1年。甚至一些政府官员都对如此长的刑期感到惊讶。

刘晓波属于参与1989年天安门广场抗议的那一代民主人士——由于经济的快速增长已经削弱了政治上的不满——他们发现在这些年要为他们的见解争取到更广泛的受众已经很难了。

然而对刘晓波判了如此长的刑期,当局有可能在把刘晓波塑造为民主支持者的殉道者 — 尤其是现在诺贝尔和平奖激发了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年轻人对《零八宪章》和刘晓波的其他作品的强烈兴趣。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薄智跃说当北京考虑到这事关共产党的掌权问题,它对这份民主宣言的发布反应过度。“他们害怕刘晓波会聚集大量拥护《零八宪章》的人,“他说。“然而,他们把刘晓波监禁的时间越长,他聚集的政治资本也会越多,他成为某种民主象征的机会也就越大。”

一种说法是,如果刘晓波同意移民,比如说美国,当局可以释放他——在那里,许多异见人士都在想方设法对中国政治产生影响——但他的朋友们认为他不大可能同意。

同样地,围绕中国周边海域的新一轮外交紧张某种程度上是由中国一手造成的。当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在越南之旅时表示美国对亚洲的海上安全很感兴趣时,这个议题在本周又被摆上了台面。这次,他含蓄地回绝了北京的看法,即过去两年来的领土纠纷应该在中国和邻国之间的双边谈判框架内解决。

中国的领导层对华盛顿插手它所认为的中国后院感到愤怒,但它的行动让美国更容易插手进来。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政府已经得到警告,他们相信北京对南中国海两个岛链的主权要求更具侵略性了。日本现在仍然受困于最近发生在东海附近有争议海域内,一名中国渔民被逮捕的撞船纠纷。

”在过去12个月,他们已经削弱了他们在过去12年里打造的与周边国家的平稳的外交关系的一切基础,”沈大伟教授这样评价道。

有些国家,像越南和新加坡,一直都在游说让美国海军更多地参与进来,而东京也支持要和北京结成更紧密的联盟 ——随着去年政府的更换而产生的想法——则已消失。

在货币问题上,一些人也相信中国领导层本来是可以做得更好。华盛顿一直担忧它与中国巨额的贸易逆差,在华盛顿的施压之下,北京在六月份放弃了紧盯美元的政策——然后只允许人民币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升值区区0.5%。

“这个问题会在如何美国政治中演变,对这一点他们的理解迟缓,”一名在北京的欧洲外交官评价道。“如果他们让人民币在第一个月升值2-3%左右的话,也不会对出口有多大影响,这样的纠纷也不会又一次爆发。“在受到华盛顿新一轮施压后,人民币自从6月份以来已经升值2.5%。

然而,中国的看法是,这一系列与他国的争吵已经带上了不同寻常的特征。

不只是官方媒体把诺贝尔奖解读为对中国的有意怠慢。许多普通民众也感到国家近来取得的成就还不为外国广泛承认,认为有些国家的政府很想放缓中国的崛起。

在人民币问题上,许多中国经济学家和官员相信旨在抑制通胀和促进消费的渐进升值是基于国家利益考虑之上的。但也存在一种相当普遍的观点,美国国会中的货币政策的批评者不情愿讨论关键问题,北京认为这是金融危机和全球不平衡的根源所在——美国金融领域和经济上的监管不力——而是去寻找替罪羊。

在外交政策上,官员们认为是华盛顿而不是北京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进行挑衅。“南海安全形势非常稳定,“海军少将关友飞在上周的一次访谈中说道。“但与此同时,我们发现一些无主权要求的国家正试图在这个议题上扮演更有影响力的角色。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不理解。“

更宽泛点讲,一些外交政策专家相信新一轮的摩擦源于美国不情愿看到中国影响力的上升。“皮球现在在美国一边,“在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的金灿荣说到。“如果美国平等地对待中国,崛起的中国将成为美国的伙伴。否则,它将要面对怒气冲冲的中国,这对美国并不好。”

随着中国影响力的上升,中国自身的改革计划有助于从冲突的根源上消除紧张关系。下一个五年规划的详细版本将会在明年年初公布,期待该规划能够宣布新一轮的北京制定的推动经济重新平衡的措施——从富庶的沿海地带转移到内陆、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加快城市化进程。这样的战略有助于提升消费需求、解决造成近年来的巨额贸易顺差的一些结构性矛盾。

同时,温家宝总理在最近几周已经反复谈到,他认为推动政治改革的时机已经到来。他这个月(译注:原文如此,实为9月份,该访谈本月初播出)告诉CNN对民主和自由的向往“不可阻挡”。把和平奖授予刘晓波也是在对北京推动这样的改革施加压力。一群退休的前高级官员本周通过发布一份要求结束媒体审查的公开信进一步施压。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努力将取得怎样的成功。即便温家宝真得投入政改——一些人对此表示异议——他面临来自其他高官的巨大阻力。同时,在下一个五年规划中的可能的优先议题,例如改革农民工的户口制,近年来喊得很响,但也都无果而终。这些理念都被广泛地讨论,但一直缺乏推动下去的政治意愿。

随着2012至2013年权力转移的角力增强,尽管有国际压力,登上领导人宝座的诱惑将会推迟棘手的改革。 如果情况确实如此,那么象过去引人注目的一周中大量出现的国际纠纷不大可能仅此一场。


相关阅读

  • 墙内看《译者》https://yyii.org
  • 发送邮件到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订阅《译者》
  • 使用Google Reader猛击 这里订阅《译者》;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