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9日星期日

新闻周刊:想要统治世界的女人

发邮件到xiaomi2020@gmail.com为你的朋友订阅墙外博客:《译者》。We Are Together.
使用GREADER到这里在墙内订阅《译者》:http://is.gd/e1Mwd (用https打开)
译者精华杂志版下载大全
译者文库总索引:http://zxc9.com/2z0001


原文:The Women Who Want to Run the World
译文:新闻周刊
想要统治世界的女人


作者:R. M. Schneiderman 和 Alexandra A. Seno
发表时间:2010年8月27日
译者:Fuge
校对:@xiaomi2020

Ryan Pyle / Corbis
金泰科技上海办公室的员工
如果想要理解中国女性正在转变的社会角色,那就看看那本红透半边天的小说《杜拉拉升职记》吧。这本小说历数书中主人公“杜拉拉”(虚拟人物)在公司升职过程中经历的惊险,它占据中国畅销书排行榜长达141周,并且还派生出了两个相关产品,一个是获得今年最佳票房的同名电影,一个是在线电视连续剧,自从8月中旬这部戏上线以来,它已经获得了超过一亿次的浏览量。今年28岁,在一家外企做市场工作的刘丹慧(音)是《杜拉拉升职记》的粉丝,她说自己佩服杜拉拉的坚持,而且相信“在将来,中国会有越来越多想杜拉拉一样的女性”。事实上,很多人都跟刘丹慧一样。而《杜拉拉升职记》也引发了一个欣欣向荣的“杜拉拉式”文学新题材。这类小说主要描绘中国野心勃勃的都市女性的愿望和碰到的难题。

在毛泽东宣布“妇女也能顶半边天”的几十年后,“杜拉拉”和她的同辈们的成功反映了女性在中国的一个有趣的事实:她们表现得比美国的女性更有野心。根据位于纽约的“工作生活政策”中心今年早些时候完成的研究显示,只有1/3受过大学教育的美国女性觉得自己非常有野心。而在中国,这个数字接近2/3。另外,超过75%的中国女性渴望得到公司的高层职位,相比之下,美国只有刚刚过半的女性有这个想法。中国有77%的女性参加工作,而美国的这个比例是69%。

出现这种情况的一个原因是,中国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在转变,有能力的男性和女性获取新的机会很容易。“工作生活政策中心”的高级副总里帕·拉什迪(Ripa Rashid)说,快速的发展“创造了这种兴奋感”,而且还培养出这种文化和历史传统——中国女性不仅受到鼓励要参加工作,而且这也是对她们的期望。当“工作生活政策研究”的调研者们把焦点集中到这群人身上时,他们经常听到的一句话是共产主义理想“始终强调,妇女可以做任何男人能做到的事情”。确实,几十年来,中共政府为女性提供了平等的受教育机会。“毛的革命给中国社会造成了巨大的伤痛,”国际关系协会的高级研究员埃索贝尔·克勒曼(Isobel Coleman)说。“但是它确实也赋予了女性更强的力量。”

这种情况导致的结果之一是,出现了一代认为自己是精英阶层的女性。在美国,这个转变在经历了几十年为女性权利和男女平等的激烈斗争之后才到来。比如,当玛德莱娜•奥尔布莱特(Madeleine Albright)在1990年代成为第一名女国务卿的时候,这被看做是一件大事。同样,南茜·佩洛西(Nancy Pelosi)在成为众议院发言人的事情也被看做一个有纪念意义的事。亚洲社会的一位执行总裁,朱迪·克拉昌德(Judi Kilachand)说,在中国,妇女在试图获得专业成功的路上没有什么制度性的障碍。今年6月,“亚洲社会”(Asia Society)在香港举办了一场“妇女领导人”会议。因此,女性做领导人就更被视为平常。最为熟悉的例子公众人物之一现已退休的副总理吴仪,她曾为中国的经济开放做出重要贡献。吴仪最初接受的专业训练是成为一名石油工程师,后来开始进入政府工作,她也参与了中国的入世谈判。今天,中国人大中的妇女比例是21.3%,高于美国议会中的女性所占比例。

在行政层,同样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均富国际(Grant Thornton),一家税务咨询机构发现,在中国,差不多在80%的公司里都有女性担任高级管理职位,而在欧盟这个数字大概是50%,在美国则是66%。同样的,在中国,31%的高级总裁都是女性,而在美国则是20%。张欣是出镜率最高的地产大亨。她和她的丈夫掌控着Soho地产帝国。很能说明问题的是,在2010年福布斯富豪榜里的14位全球最富有的女性中,有一半来自中国大陆。所以,当现在全国各地新的摩天大楼如雨后春笋一样出现,马路上挤满了豪华轿车的时候,对女性来说,要展现她们在繁荣之景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还是相对容易的。

中美女性也许还有部分别的差异:在美国,如果女性表现出相当大的野心的话,她们就会受到羞辱。因为很多人认为,她们已经获得了相当程度的平等和物质成功,女性应该只牺牲那么多来追求职业成功就够了。比如在希拉里·克林顿竞选总统的时候,她就被一些人贴上了“对入主白宫过于热切”的标签。“很多美国女性都非常雄心勃勃,但是她们不好意思承认,”英特尔公司,"多样化和包容性"的部门主管罗萨琳·哈德奈尔(Rosalind Hudnell)说。

另一个因素:中国女性之所以可以全心追求她们的事业,是因为很容易找到帮手照看孩子。在美国,还有众多的西方国家,很多女性都和父母手足住得很远,当她们把孩子送到托儿所时,她们在工作的时候会感到非常焦虑。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受过教育的母亲呆在家里或者放弃公司的升职机会来照顾孩子。但在中国不是这样。公立的集体托儿所就设立在工作地点附近,女性的重点是好好工作,给孩子提供好的生活,或者如同“工作生活政策中心的”拉什迪所称,请别人来照顾自己的孩子主要是看在“实用方面”,而不会对此过于感情化。

最重要的是,在这样一个社会——可能中国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在快速地发展和变化、充满了机会和挑战的环境中——雄心壮志已经成了一项重要的生存技能。年轻的中国女性正感受着“成功”的压力——不只是以男性社会的指标来衡量,而且是为了跟上一个房价每几年就要翻番,处处都有竞争的社会。换句话说,在这个快节奏的世界,野心已是一种必需。按照这种思维,那些缺乏野心的人,最终会被抛在后面。

北京的Isaac Stone Fish对此文有贡献。


相关阅读:

海峡时报:不许谈性,我们是中国人

CNN:中国精通科技的90后将如何影响这个国家的未来?

译者频道—看中国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中国”、“新闻周刊”、“译者fuge”索引。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