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1日星期六

华盛顿邮报:美国以更强硬的调子应对中国

原文:U.S. takes a tougher tone with China|The Washington Post
译文:华盛顿邮报:美国以更强硬的调子应对中国


作者:John Pomfret 华盛顿邮报撰稿人
时间:2010年7月30日,星期五
译者:David Peng
校对:Andy Cheng(@adianch2010)



South Korean naval ships follow the USS George Washington during 
joint military drills in the East Sea, also known as the Sea of Japan.
图:在东海(也被称为日本海)海面上,南韩军舰在联合军事演习中紧随美国乔治·华盛顿号航母(Lee Jung-hoon/美联社)



最近几个星期,奥巴马政府对中国采取了更加强硬的外交调子;这一变化是美国平衡外交的一部分:在一些领域,美国欢迎中国的崛起,但如果中国挑战美国的利益,美国也与之针锋相对。


面对中国政府越来越热衷于测试美国实力,美国推出了一项新政策,即拒绝承认中国声称对整个南中国海拥有主权。它拒绝了中国要求美国海军结束其长期在黄海进行军事演习的政策。同时在伊朗问题上,它给中国施加新的压力,要求中国在西方公司离开伊朗时,不要增加在该国的能源投资。


美国的策略已经引起了中国官员及国有媒体的强烈反弹,指责美国试图遏制中国。周一,外交部长杨洁篪发表了一项极不寻常的声明,指责美国鼓动其他国家与中国做对。一位著名学者,复旦大学的沈丁立(教授)将美国拟在黄海公海海域进行的演习,比作1962年苏联在古巴部署核弹头导弹。


美国官员解释说,这些步骤是一个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一方面,美国承认中国成为一个世界大国,另一方面,当中国行为侵犯美国利益,美国也划出清晰的标志。因此,美国政府欢迎中国加入了世界主要经济体组成的G20集团,举行中美官员之间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会谈,并支持中国增加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中影响的努力,同时也设法限制它认为的中国的扩张冲动。为此,奥巴马政府还加强了与其他亚洲和大洋洲国家的外交接触,结束了12年来不与印尼特种部队接触的禁令,加强从东京、首尔到澳大利亚堪培拉的同盟关系。


在华盛顿,这一战略已罕见地赢得了素来苛刻的中国观察家圈子的赞赏。詹姆斯·穆维农(James Mulvenon)是国防集团有限公司情报研究与分析中心主任,他称中国“仍是咆哮,狂妄,极度不安和谨慎的矛盾结合体”,面对这样的中国,这一战略是“一个外交杰作”。


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对抗中国的决定可追溯到数月之前,当时,美国政府官员注意到这片海域——作为国际水道,每年一半以上的世界商船总吨位通过这里——已悄悄成为中国关于“核心利益”的标准外交术语。今年3月,(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告诉两位美国高级官员,对这片130万平方英里海域的领土要求,中国现在视为与对西藏和台湾的领土要求同等重要。中国声称台湾是属于北京的一个岛屿。



此外,东南亚国家已告知美国,中国对有兴趣在这片海域勘探天然气和其他矿物的国家和公司施压,对此他们甚感不安。中国曾警告埃克森美孚和英国石油停止在靠近越南近海的勘探作业。据该地区的消息人士透露,它也开始经常逮捕或骚扰其他国家的渔船。



7月23日,美国在河内对此作出回应。当时,在东盟年度安全峰会上,共有12个国家提出了南中国海问题,越南第一个,美国是最后一个。国务卿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指出,该海域的自由航行事关美国的“国家利益”,她提出愿意推动建立该海域的行为准则。然后她说,“对南中国海的海洋空间的合法主张只能来自土地固有的合法主张。”


解读这一点,这意味着中国对整片海域的主张是“无效的”,政府一位高级官员说,因为在中国主张的岩石和珊瑚礁上,没有任何人居住。


(听到这一讲话后),(中国)外交部部长杨洁篪离开会场一小时。当他回来时,他作了一个30分钟的即兴讲话,指责美国在这个事情上对中国搞阴谋。根据在场的美国和亚洲国家官员所言,他似乎嘲笑越南失去了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信任,并且明显是在威胁新加坡。


“中国是一个大国,而其他国家都是小国,这只是一个事实。”根据一些与会者的回忆,他说这话时盯着新加坡外交部长杨荣文(George Yeo)。


周一,杨在(中国)外交部网站发表声明说,没必要将该问题国际化,中国仍然希望以双边方式解决所有争端,中国的看法代表了“亚洲国家”的利益。


声明中说,“会议结束后,大约十多位亚洲代表向中方表示祝贺。”但与会的许多人认为(现场情况)清晰地表明,大多数参加国都支持美方的观点。


奥巴马政府还拒绝接受(中国)关于黄海军事演习计划的声明,特别是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声明。黄海在南中国海以北数千英里。


自3月26日韩国军舰沉没,致使46名水手死亡后,美国和韩国一直在计划此次演习。对沉船事件的一个国际调查指出,北朝鲜应对此次攻击负责。



但随后中国介入这一争议事件,声称任何在黄海的军事演习将被视为对北京的威胁——这令美国官员觉得中国不必要地把事情复杂化了,美国本来只是想给出一个简单的信号:在面对平壤进攻时,美韩是团结一致的。


7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马晓天上将告诉凤凰卫视频道,“由于这些演习……非常靠近我们的领海,我们提出强烈抗议。”然而在(去年)11月,乔治·华盛顿号航空母舰曾经到过黄海,但没有引起中国的批评。


为平息中国的愤怒,本周,美国政府将乔治·华盛顿号航母的第一次演习放在远离中国海岸的日本海(韩国人称为东海)。但是,部分由于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在黄海的第二次演习也在计划中。美国官员也预计乔治·华盛顿号将很快回到该地区——这次在黄海。


最后,奥巴马政府继续推动中国对抗伊朗。6月,德黑兰拒绝停止其铀浓缩计划之后,美国赢得北京的支持,加强对伊朗的制裁。作为交换,制裁保持相对较弱的力度,而已经大量投资于伊朗能源部门、身为伊朗第三大石油主顾的中国免于受到大部分制裁的限制。


但现在美国官员担心,由于西方国家对伊朗实施的进一步制裁——最近几周,美国,加拿大和欧盟都在采取更多措施——,西方和日本的投资枯竭之后,中国的国有能源公司将乘虚而入,从而抵消这些措施可能造成的影响。 “我们还没有解决伊朗问题,” 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说, “我们正在寻求(在伊朗)最大程度地限制中国。”

相关阅读:

最新消息

译者频道—外交关系

更多来自“华盛顿邮报”的译文

来自David Peng的更多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看世界”、“译者频道—外交关系”、“华盛顿邮报(稿源)”、“David Peng"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