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0日星期六

HBR博客:一只加州橙告诉我们的有关中国汇率的事

译文:HBR博客:一只加州橙告诉我们的有关中国汇率的事

作者:Joel Kurtzman
发表时间:2010年4月6日 4:30 PM

翻译:Yu Lei

校对:@xiaomi2020; free trans


前几天,我在加州圣塔莫尼卡(Santa Monica)的当地市场以每磅99分的价格买了两磅脐橙。在走向结帐口的时候,我注意到橙子上盖着汉字。一瞬间,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我以为这些本地种植的橙子将被销往亚洲,也就是给美国带来大规模长期贸易赤字的地区。但是我大错特错了。


我问收银处的小伙子这些汉字是怎么回事,他滔滔不绝地说道:“这些在中国种植的橙子,旅行了 6000英里来到美国,居然卖得比加州本地产的橙子还便宜,” “这怎么可能?”他说。因为我们都在加州,他补充道:“想想整个运输过程产生的碳足迹吧(译注: 碳足迹是指在种植、生产或某项活动中产生的温室气体)。在这家店里,加州产的脐橙要卖到一块一毛九一磅。



收银台的小伙子问了一个正确的问题。为什么中国橙比加州橙卖的便宜?要知道加州可是世界上最适合出产该作物的地区。


劳动成本不是关键所在,尽管在比较[美]国与中国的成本的时候,我们常常听到人们提起这种差异。根据劳动部的数据  ,美国农业工人的平均工资徘徊在最低工资附近。将这种低工资与拿着特殊签证来到美国的农业工人,甚至还有给那些全无保障的数百万非法劳工的工资再做加权平均,综合来看 ,美国农业工人平均所得只 略高于他(她)的中国同行。劳动成本不足以解释为什么中国的脐橙比本土出产的脐橙卖的便宜。


还有,加州的橙园和加工厂是世界上最大、最先进、机械化程度最高、以及最多产的。更高的生产率加之低工资应该使加州橙比中国橙更便宜,而非更贵。



接下来还有投入成本。尽管将一个橙子从中国运到加州并不贵,大约每磅半分钱到三分钱,但毕竟不是免费的。加州的水很贵,但肥料和本地运输的成本与全球石油价格挂钩,使得中国和加州的投入成本大抵相当。所有这些都表明,加州和中国出产脐橙的成本应该大体一致。


尽管两个国家都补贴农民,但中国农民以及其他出口者得到的最大补贴来自于中国的货币。脐橙的成本显示人民币依然太便宜了。从2005年至2008年6月,迫于布什政府的压力,人民币兑美元逐渐升值了20%左右。从那时起,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保持在6.83元兑换1美元。尽管在这次大衰退中中国经济增长了7%,而美国经济收缩了超过6%,这一比例仍保持不变。尽管美国金融体系近乎坍塌,住房市场崩溃,失业率升高,出口放缓,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依然坚挺。当两国有着13个点的增速差异时,常识是汇率也应当有所调整。  。


我对脐橙价格非正式的比较以及粗略估算表明,按照橙子的价格计量,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仍可能被低估了20%。如果中国的货币提价20%,美国的生产者,不仅是加州橙,还包括计算机、电子元器件、汽车配件、电视、太阳能电池以及风力涡轮机叶片,面对来自中国的对手时都将更具竞争力。按照重估后的汇率计算,中国对美国的巨额贸易盈余及其巨额的、最终会失稳的外汇储备都将趋于更平衡。

我并非主张中国或者美国应该以脐橙为标杆来计算汇率。但我认为如果允许市场力量起作用,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将与现在的不同,同时为中国、美国乃至全球经济带来积极影响。我的杂货商可能不是经济学家,但他肯定知道中国和美国的汇率兑换不大对劲 。


乔尔·库尔兹曼(Joel Kurtzman)是《共同的目的:伟大的领导者如何让组织实现卓越》一书的作者,以及Miken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时事评论

译者频道—经济风云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的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时事评论”、“译者频道—经济风云”、“哈佛商业研究”、“译者yulei”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