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8日星期一

纽约时报:奥运之后,空巢北京

原文标题:NYT: After Summer Olympics, Empty Shells in Beijing

译文标题:纽约时报:奥运之后,空巢北京


作者: MICHAEL WINES
发表时间:2010年2月5日
译者:大师(@lmpprk
校对:@xiaomi2020

图:
北京减去运动员
7月,在奥林匹克大道上,在人头攒动之后的一年,一名孤独的守卫正在巡逻。更多图片


“你建好了,他就会来”。电影《梦幻之地》(1989)的主人公Ray Kinsella在他的玉米上走过时听到了一个神秘的声音。当他果真破釜沉舟般地将玉米地推平,建起了一个棒球场之后,他的心血没有白费,买票的队伍排到了衣阿华村庄地平线的那一边。

2008年,北京建起了一座球场,——天,好一座球场,栅格架构,全世界都知道它叫鸟巢。可是2008年奥运之后,买票的人却没有来。现在鸟巢沦为一个游乐园,有个名字叫“欢乐冰雪季”。到四月份,鸟巢还会举办一场摇滚明星演唱会,以此“树立中国在世界和平和环境保护方面的领导地位”。不过这事八字还少一撇。
 
在那之后,政府又说可能会在那儿建一个购物中心。

配图均摄于2008北京奥运场馆,当初长跑运动员曾经奔跑过的赛场,如今图中看到的是一片孤寂。美国在盘算自己从此得当多少年的杨白劳的时候也曾暗示过,他们的黄世仁正把创造财富的希望,全寄托在梦里。

两年前的夏天,全球人民见识到了中国奥运的华丽,中国借此毫不掩饰的展现了自己在全球日益崛起的重要地位。当时中国的领导人中谁都不会想到,一年半之后,中国的角色竟然变得如此关键。

而同样名声在外的水立方,则做起了灯光秀,跳起了俄国芭蕾天鹅湖;它目前的最新身份是:一座水上乐园。

在奥运之后的一年里,传说中的九万一千人体育场鸟巢,承办过一场成龙的演唱会、一场意大利的足球比赛,一场展现中国歌唱水平的音乐会。此外鸟巢试图吸引当地足球队将其当作自己的主场,但没谈妥;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那些花50块钱买票进纪念品商店的游客了。都说现在场外摆摊买小玩意的小贩比去那瞻仰的外国人还多。

不明真相的一小撮人可能觉得这是资源浪费。你看人家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场馆就变成了棒球场,卡尔加里(译者注:88年冬奥会举办城市,位于加拿大)的潘葛洛体育馆也为公众所用。

此外,即使是再保守的政府,奥运似乎也会引起铺张挥霍。举希腊为例,有报道称希腊为04年奥运而建立的22个场馆中有21个去年处于闲置状态。为那一次盛会开出的144亿美金的花费也被指为希腊财政波动问题的源头之一。

假如说中国有自己特殊的国情——当然有——那就是雅典奥运这个数量级的预算对于北京来说九牛一毛,不值得担心。过量建设在北京眼里不是什么大问题,甚至他们会说那是他们的经济战略。

这个国家遍地都是高档写字楼、高级酒店和豪华公寓。这些楼多是投机建筑,大部分要么受助于国家财政补贴,要么用的是财政补贴的工厂生产的低价钢材。但这些楼里,闲置的居多。

房地产公司高力国际称今年北京CBD的写字楼将有38%的闲置率,这比加州的圣伯纳迪诺还要高出12个百分点,而后者被REIS咨询公司评定为09年第四季度美国最烂的写字楼市场。
然而圣伯纳迪诺以为耻的数据,在盛世北京则习以为常。在这个城市里,房地产投机几近狂热,许多专家都认为房地产和财政存在泡沫,所有人都期待着一年或者两年间这个不断膨胀的泡泡破裂。但看看过去,1999年亚洲金融风暴期间,以及2004年,都出现过市场的下挫,但两次受挫,中国政府都大赦国有银行,放任盛世继续繁荣下去。

而就在去年十月,中国政府就无视公众的反对,替中国农业银行剥离了1200亿美元的不良贷款。

如果你建好了,你觉得,他们应该会来。毕竟那么大一个国家,总有人会光顾这个巨大的会场和水上乐园。就算没有人来,先建了再说,建筑能够创造岗位,增加政绩,抬高GDP。这个国家疆域广阔,它的字典里没有“失败”这个词,只要不良贷款还能被大局的和谐掩盖住,那么浪费一点又何妨。

“我觉得这恰是中国战略的精髓”,康奈尔大学教授,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区主任埃斯瓦尔·普拉萨德在近期的电话采访中说,“机器全速运转就是王道”。

本文刊于纽约时报2010年2月7日纽约版本WK3版

相关链接:

收录说明:本文已收录至“译者文库”,同时进入“译者频道—看中国”、“纽约时报”、“中国大陆”、“译者专题—中国经济”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