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9日星期五

纽约时报:中国老虎繁殖农场满足市场老虎器官需求

原文标题:NYT: Tiger Farms in China Feed Thirst for Parts

译文标题:纽约时报:中国老虎繁殖农场满足市场老虎器官需求


作者:ANDREW JACOBS
发表时间:2010年2月12日
译者:kestry

 
Shiho Fuka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广西桂林的雄森熊虎山庄,一些老虎在没有树木的围篱内游荡。还有许多则被关在狭小的铁笼里。直到两年前,山庄仍在出售虎排。

桂林,中国——星期天开始的老百姓喜欢的中国传统虎年,可能会是糟糕的一年,目前全球仅剩约3200只老虎漂泊在逐渐减少的丛林中。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最大的老虎养殖场在桂林,
拥有1500只老虎。

目前在中国仅有约20只野生老虎(按:东北虎),该国的禁枪政策使这些老虎远离了灭绝的境遇,在全球野生老虎最多的国家印度,盗猎者正在不断减少现存老虎数量。印度野生虎仅剩约1400只,这个数字只有10年前的一半,与20世纪初期漫游在次大陆的大约10万只老虎相较,实在微不足道。


不断缩减的老虎栖息地依然是巨大的挑战,但环保人士说,对这种亚洲最大食肉动物的头号威胁来自于中国人对老虎器官的需求。尽管当局自1993年公布了虎骨贸易禁令,但虎骨这种传统保健、壮阳珍品交易市场依然繁荣,另外,虎皮也已成为中国暴发户们珍爱的纪念品。


贸易调查显示,随着毛皮20,000美元,单个虎爪价格高达1,000美元的售价,一头死老虎的价值空前高涨。印度政府上月宣布老虎盗猎案件急遽增加,2009年有88只老虎被猎杀,这一数字是前年的两倍。由于这个数字是根据被发现的仓储的老虎尸体及在边境口岸缴获的虎骨确定的,环保人士说,实际的数字应该会更多。


“所有对老虎器官的需求都来源于中国来,”印度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ildlife Protection Society of India)执行董事Belinda Wright表示,“除非中国改变态度,否则老虎在地球上没有未来。”


虽然环保人士声称,印度必须将其37个老虎保护区的安保工作做得更好,但他们也强调说,中国政府没有做到尽一切努力抑制国内的非法虎制品市场。打击非法贸易的努力是随意的,专家指出,中国禁止了传统中医药中老虎器官的使用,但忽视了虎骨浸泡的药酒销售。
这个灰色地带已被中国老虎繁殖农场利用,他们以流水作业的效率饲养数千只动物。
这些桂林雄森熊虎山庄的大型猫科动物身上发生了什么神秘的事情,你可以在礼品店得到部分解答,一个植绒老虎形状的瓶子中装满了“补骨”酒。这种六年陈酿的酒每瓶价值132美元,在整个广西周边地区和其他地区公开出售。


“这东西很神奇,”桂林一家酒水商店的老板张涵楚(音)说。“每天饮用一玻璃杯这种米酒炮制而成的药酒,可以减轻关节僵硬,治疗风湿和提高性功能。随着虎年的临近,需求一直飙升,”他说。


雄森熊虎山庄在国家林业局的出资下于1993年开始营运,它是中国最大的老虎繁殖场。园内1500多只老虎有些游荡在没有树木的围篱内,也有许多被关在狭小的铁笼里,只能焦躁的来回踱步。


该山庄是一个相当令人沮丧的地方。除了老虎,还有数百只卷尾猴也在笼中,等待迎接它们作为中药材或医学试验品的命运。山庄大约还有300只亚洲棕熊,他们被被强塞管子,以取出胆汁,据说是一种可以改善视力的利润丰厚补品的主要成分。


人们支付12美元的入园费就可以观看老虎表演跳火圈或球上平衡节目,如果观众足够多,工作人员还会将牛赶入虎栏,让人们观赏一场可怕的捕食表演。


直到两年前受到一连串媒体抨击时,雄森仍自豪地在其餐厅出售“大王肉”虎排。最近,公园采取了较为低调的做法。“虎”字眼不再出现在酒水的外包装上—— 而代之以“名贵动物骨骼”——尽管如此,他们出售的这种补骨酒主料据说仍是虎骨。


在最近一次采访中,可以看到挂着政府车牌的车流整齐的驶停于园区中心的一幢大厦前,离开时车厢中装满了雄森的补品酒。大厦内的标牌上清楚地写着“保护野生动物,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雄森酒厂的一位女士接电话时说,老板周威森无暇做出回应,但她坚称,老虎器官并不是年产20万瓶的补骨酒的原料。


除了忽视虎骨浸泡药酒的销售,批评人士也指出中国当局让雄森等此类的繁殖场存在,以刺激老虎的器官市场。虽然国家林业局去年12月重申了对老虎贸易禁令的支持,但表态会重新考虑每年的限制,给中国的20个最有权势的老虎养殖场业主带来了希望。


如果禁令被取消,批评者说,开放养殖虎的贸易只会使非法盗猎老虎得到掩护,因为猎杀野生老虎要比人工饲养的老虎成本低很多并且回报更高,收获和引进高得多的价格,因为大多数中国人认为野生老虎的药用价值要远高于人工圈养的老虎。



一位林业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说,他的所有同事将从此无法外出休假,无法完成他们的工作任务。


伦敦环保组织环境调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保护老虎运动负责人Debbie Banks说,中国表态将协助终结国际虎制品交易的决心,被其国内主张交易的矛盾立场所消解。 “政府正刺激需求量的长期存在,并使需求永远存在,这是我们面临的真正问题。”


尽管坏消息很多,但环保人士也指出新的一年也提供了提高对这一问题认识的机会。所有围绕虎年的喧闹已经吸引了许多国家的关注,特别是对待批评十分敏感中国当局,这对于避免老虎的灭绝是令人鼓舞。今年9月,俄罗斯和世界银行将合办一个野生老虎保护峰会,环保人士希望此次峰会能形成一份可行的计划以恢复急剧减少的老虎数量。


詹姆斯康普顿(James Compton),国际野生动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亚洲项目负责人,负责监测全球野生动植物贸易,他认为最重要的步骤是, 中国和其他国家应该加大力度禁止老虎器官被用于非法药物。 “将那些大商人淘汰出局并不是复杂的事,”他补充说,国际刑警组织和世界海关组织也应承担责任。


谨慎乐观之余,康普顿先生不禁想起1998年,上一个虎年到来时。也有过类似的会谈,并借那次机会达成了国际社会保护野生虎的共识。他也对那次会议制作的海报记忆犹新。上面的口号是:“救救最后5000只野生虎。”


杨希云(音)供稿


相关阅读:

译者的“看中国”专题

纽约时报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这里有另一位译者Suan对同样原文也做了翻译,是另一个翻译版本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个人博客”、“译者频道—看中国”、“译者频道—非往事”、“译者@foodpizza的个人专辑”索引。

1 comments:

匿名 说...

还是老话,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可怜的老虎~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