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2日星期一

洛杉矶时报:蚁族

原文标题:LA Times:Young, educated and jobless in China

译文标题:洛杉矶时报:蚁族——中国那些年轻的、受过教育却没有工作的人们

作者:David Pierson
发表时间:2010年2月18日
译者:Yfrm
校对:@xiaomi2020

每年数以百万计的大学生毕业而等待他们的却是为数不多就业机会。这一现象使得这个国家的主要规划者们开始担心,一场造就了一批专业人才的大规模社会实验的正变得事与愿违。

发自北京的报道----大学毕业6个月后,失业的管建(音)住进一间8x8英尺大小[译注:不到7平方米。]的出租屋,位于这个不断扩展的首都的城乡结合部。

他的住处修建地很仓促,房主甚至没有费功夫去建配套的盥洗室。所以当有需要的时候,管需要跋涉到临近的厕所。尽管每月的租金只有65美元[译注:约RMB450元。],但这已是管所能支付的上限了。有时手头实在太紧了,他就会忍着饥饿,靠着一个馒头度过一天。

对管这个24岁、面带亲切微笑并且热爱外国电影的广播新闻专业毕业生来说,这并不是他所期望的生活。作为一位生长在中国北方老工业基地并且是家中第一位拥有大学文凭孩子,管原以为机会应该来的更容易。

然而,他却成为中国大约300万左右的失业或未充分就业的大学毕业生中的一分子。这些毕业生是一场由中央规划者领导的意在为中国经济发展培养更多的专业人员的大规模社会实验的产物。这些人被冠以“蚁族”的称号,这个称号源自近来一部记录他们的奋斗的书的书名。“蚁族”组成了一支为数众多的受过教育的青年大军。他们日益增加的不满情绪使得中国政府担忧。

  “他们代表着一代人的痛苦和迷茫”,作者廉思[ Lian Si,《蚁族》一书的主编,译者注]写道。 廉思是一位社会学家,他花了两年时间研究这些毕业生,并同他们生活在一起。“当他们的愤怒和委屈到达一个临界点的时候,某一特别事件就可以引发一场大规模的群众运动”。

意识到这一潜在的威胁,北京竭力促使国有企业招收大学毕业生,同时鼓励持有学历者到农村工作。另一些毕业生则被征召入伍。国有媒体曾报道过一些女大学毕业生力图通过婚姻来结束她们那些无果的求职。

蚁族们的故事开始于10多年前。在1999年,中国政府施行了一套雄心勃勃的计划让大学的招生人数年增长30%。而那时,这个国家的工厂正经历着亚洲金融风暴的洗礼。规划者们相信,大学扩招会帮助中国从一个主要由出口导向性和低工资制造业组成的经济体转变为更加平衡的、社会地位有上行空间的白领工人构成的经济体。

到2008年,在校大学的人数扩大到原来的5倍,达到2000万。中国获得毕业文凭的人数也从1999年的100万增加到了去年的610万。然而,人们很快意识到社会上并没有足够的工作岗位提供给这些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北京已经将大学扩招的比例大幅消减为年增长
5%。

“每一个人都意识到政府未能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23岁的苏红(音)说道。苏是社会学毕业生,她(他)参加了去年12月举办的公务员考试,这一考试有100万人参加,竞争15,000个工作岗位。"人们对职业的期望越来越低",苏说道[见注1]。

新闻专业毕业的管来自抚顺,一个工业城市,以其巨大的露天煤矿而闻名。对于这个抚顺工人阶层的孩子来说,一纸大学文凭曾被看作是改善其命运的工具。

去年从位于他家乡辽宁,西方人更熟悉的名字为“满洲”,的渤海大学毕业后,管来到了北京。他竞聘了一家电视台,数千人参加了这次竞聘。他进入了最后一轮面试,有6个参加,最终2人得到了工作呃,但他没有。

管耸耸肩,并不太在意这次求职被拒的经历。他随后同三个大学同学住到了一起,他们的便宜住所位于福缘门(Fuyuanmen)。福缘门的意思是财富和命数之门,这个地方在首都的西北区的远端。

福缘门的房主们,意识到了租房的需求,开始在他们四方的灰砖砌成的房子上修建附属建筑。管的房主购买了两个预制的金属房,那种建筑工地上农民工用的简易房,安放在自家屋顶。房主之后进一步把这两间房隔成四间,每间象个兔棚一样,大小和美国人家的典型浴室差不多。

为了进入他的房间,管需要先通过一个陡峭的钢梯到达屋顶。屋顶已经被围成一个小院。住在房顶的四个小伙共享一个水槽,用一个带着一层油渍的电饭锅做饭。这个住处经常很冷,不过从小生长在东北的管挺过了北京的寒冬。

管尽其所能的使周遭变得有生气。他铺了相互契合的彩色泡沫片在地上作为地毯。他挂了一副价值一美元的灯塔的海报。他的女友从辽宁来看他的时候在他小屋的破墙上帖了卡通猴的挂钩,她还给他了一个周身披着细帆布的玩具熊。这只小熊每晚和管一起睡在他那印有唐老鸭米老鼠的被单下。小熊的旁边是一个空的饼干盒,管用它来储存DVD。管所喜爱的一部DVD是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1966年的经典之作《放大》。

虽然生活环境狭小且不洁,管却很坦然,他承认"厕所的情况很不方便",但是"中国人已经习惯了小的生活空间,我的朋友还说我的房间很温馨"。

管每周同父母通几回电话,不过极少提及他所居住这个肮脏的房子。他告诉父母自己生活的很舒适,还让他们别寄太多的钱过来。

管找过几个短期的兼职,不过不怎么满意,收入也不好。他依旧没有动摇他的目标:要在电视台里找份工作。为了这个目标他已经付出了太多,现在就放弃还为时过早。他有时会在没有事先约定的情况下突袭他潜在雇主的办公室,有的雇主会和他谈上两句,有的则会愤怒的责问他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地址。他觉得因为缺少同重要人物在家族或政治上的关系,要在中国社会提升自己就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一月初,一个朋友介他去见一位国家电视台电影频道的制片人。30分钟的面试进行的很顺利。制片人问管最喜欢的电影是哪一部,管答曰:“肖申克的救赎”。制片人建议管多学习经典的中国电影。

在通过网络关注了中国电影发展历史一周之后,管收到了回电。那个频道愿意雇他,但只是作为实习生,一月几百美元。没有别的选择,管接受了这份工作。

     “从感情上讲,这是我希望的工作。但是就物质方面来说,这还不是,”管说道,“我将力图让两者得兼”。

作者联系方式:david.pierson@latimes.com

时代周刊北京办事处的Nicole Liu和Tommy Yang对此报道也有贡献。



译者注释:
[1] 更准确的数据:2010年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135万,笔试时间为2009年11月29日,2010年计划招考1.5万人。2009年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105万,招考职位13566人。
数据来源: http://edu.sina.com.cn/official/zhiwei/
                http://edu.sina.com.cn/official/2009-11-08/1559224989.shtml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译者频道—看中国”、“LA时报”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