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7日星期五

《南华早报》关于马尼拉公交血案的社论

发邮件到xiaomi2020@gmail.com为你的朋友订阅墙外博客:《译者》。We Are Together.
使用GREADER到这里在墙内订阅《译者》:http://is.gd/e1Mwd (用https打开)
译者精华杂志版下载大全
参与译者的多种方式:http://zxc9.com/2z0001

原文: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HK) editorial on Manila bus tragedy: Wrong targets for ourunderstandable anger


译文:《南华早报》关于马尼拉公交血案的社论

愤怒可以理解,发泄目标选错

2010年8月25日
配图:译者
香港民众对马尼拉警察战术反应小组的愤怒可以理解。警察试图结束人质劫持的努力看起来简直荒谬,在诸如Facebook等社交站点上,成千上万的人用“明显的敌意”来描述这件事。他们的不满也直指菲律宾政府,在整个事件最需要菲政府的时候它却表现糟糕。

但是让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民众要把他们的失望发泄到普通菲律宾民众头上。毕竟菲律宾的民众并没有做错什么。是警察突击队执行了解救行动,又不是他们。骂他们跟警察一样无能是没有道理的。

对他们的这种行为难免有种族主义之嫌。在港府对惨案的回应中就可以看出端倪。港府对那些想打算去菲律宾旅游的人发出了最高级别的旅游警告。基于一个孤立的事件,港府就确定菲律宾存在着严重的威胁,应该避免所有的旅行。在旅行风险国家名单上的其它国家——印尼、伊朗、尼泊尔、巴基斯坦、俄罗斯和泰国——的风险等级都要低两个等级,旅行者得到的建议只是“谨慎出行”。

这种回应是一种本能,但是却因为一件与菲律宾人毫无干系的事惩 罚了他们。旅行禁令是出于安全目的,而不因为了政治报复。同样的,对菲律宾总统宾尼诺·诺诺·阿基诺的愤怒也许还可以理解,但是在他不应该在他的博客里受 到胡乱攻击,或者像在昨天菲律宾总领事馆外某人举着的海报上写的,“冷血阿基诺——下地狱吧!”像这样的表达都是不理性的,也是不合理的。他们所做的只会挑起不必要的仇恨。

群情激愤在情理之中。我们对很多的问题仍然存疑。但是生活在我们香港人中间的15万菲律宾人,和在菲律宾无数依靠着我们的商业和旅游生活的普通民众给不了我们想要的答案。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是血案的无辜旁观者,也只应被当做旁观者对待。

相关阅读:

译图:卫报:马尼拉公交劫持全过程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时事评论”、“南华早报”、“译者fuge”索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