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1日星期一

【译者访谈 No.7】辛亥百年

核心提示:今年是辛亥革命百年纪念。"译者"邀请了两位清史专家张鸣、雪珥来比较完整地谈谈近年来,民间反思辛亥时出现的新观点。话题围绕着"革命因何而起"和"革命能否被告别"展开。本期访谈的上半部分已经公开,可以到iTunes商店的"译者播客"中收听,或到"译者"博客的"下载"页面上另存下载,完整的访谈音频和文字版将在今年年底前推出。

点击这里播放,或右键单击这里另存文件下载(大小:17.4MB;格式:MP3)

yizhe_radio.png
【说明:翻墙到iTunes商店的"译者播客"中收听,或到"译者"播客的"下载"页面上另存下载。】

嘉宾介绍:

张鸣: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今年出版的书《辛亥:摇晃的中国》有评价认为是今年所出的所有谈"辛亥革命"中最值得看的一本。张鸣是近年来很受瞩目的一位"麻辣教师",网络上有言,"听中学老师袁腾飞讲谎言,听大学老师张鸣谈真相"。他讲的历史在学术和通俗之间,能够让历史人物抛掉面具、鲜活起来。在本期音频节目中,讲到激越之处,可以听到他以指叩几(or "计算机"的"机"),咄咄有声,实在是一位性情中人。他的新浪微博是:@张鸣

雪珥:澳洲的太平绅士,近年来在媒体上非常活跃的清史作家,他自称是"非职业的历史拾荒者",今年出版的书是《辛亥:计划外革命》,也非常好看。他写的历史对感觉好像是历史人物在今天的生活,经常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心理活动,同时他的视角很独特,他很少苛责历史人物,更多的是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在本期节目中,他的发言总是一针见血,不留情面,听了之后你也会对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的新浪微博是:@雪珥

精彩摘录:

两位嘉宾对"晚清新政"的评价都颇高:

张鸣:"晚清新政"是一场开放的改革,也许是有意、也许是无意的,但它毕竟是开放的。通过地方自治、预备立宪、开放报禁……这些渠道把社会精英――当时的士绅和绅商们都卷入了这场改革中,由于有这种开放式的士绅和绅商的参与,所以整个的改革进行得还不错,而且有一个副作用,就是吏治也变得比较好转了。

雪珥:晚清的改革从本身设定的目标、步骤等等来说应该是相当成功的,甚至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包括从1979年开始的改革,我的感觉几乎在每一个方面,无论在改革的力度、强度、还是高度、深度各方面,我觉得都没有超出1906年到1911年的晚清的改革,实际上它设立了一个中国改革史――我把1860年以来中国整个的进化史,我认为就是一场长达150年的改革史――这150年的改革史当中,晚清的新政,从1906年-1911年这么大的改革奠定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目前为止,在之前和之后出现的改革,都没有超过这个高度。

是革命,还是崩溃?

雪珥:当改革的所有参与者,受改革影响的每一个阶层都认为自己是改革的受害者,而不是受益者;当每个人对改革都充满了不满,在这种时候清廷又开始大力度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实际上这个政治体制改革就是两个字――放权,这种没有章法的放权造成了国家政权的崩溃。

张鸣:当时的老百姓对改革还比较满意,至少我们看到,这场革命中,有人起义了,有人造反了,政权更迭的过程中都没有多少像以前那种打官、抢官,把官员抓来剥皮煎炒等等泄愤的动作,为什么没有?官员基本上就是自己把官印一放,跑了;要不然就是把帽子换掉,换成革命党,基本上没有受到民众趁火打劫的情况,而且民众也不参与革命。……辛亥革命是一个上升期的革命,它的破坏力度比较小。

民族情感交织着割地赔款的"国仇家恨"?

张鸣:清政府是一个少数民族政权,你必须得考虑这个问题。在汉人整个自我意识觉醒的过程中,它是一个少数民族政权,结果人们发现闹了半天,你入关的时候干过坏事,你还有前科,所以它的合法性很低。而且在改革之前还犯过大错误。义和团事件是清廷进行自己犯的错误,如果没有它的帮助,义和团怎么能闹起来?你先用义和团去打洋人,不行了你又用洋人打义和团,这一反一正它做得太错了。刚刚犯了重大的错误,又是一个少数民族政权,合法性很低。

雪珥:实际上我是不赞同把满汉冲突,当然满汉冲突是有,而且在1911年前后还比较激烈,但我认为满汉冲突严格来说不是民族矛盾,而是阶级矛盾。但是在革命过程中,用满汉矛盾号召大家起来革命,这一点很有效……而在所有的政治运动中,政治口号和真正的政治理念完全是有可能脱离的,政治口号包括他操盘的手段可能是非常短期的,而且很多官场上面的操盘者他可能没有任何理念,可能这个口号在现阶段管用他就用这个,那个口号子接下来管用他就用那个。

辛亥革命失去了"光荣革命"的历史机遇?开启了你死我活的革命格局?

译者:……当时我们有机会形成一种权力的制衡,军阀、清廷、立宪派和革命党人,这四方正好可以制衡起来,可是我们做不到。即使时光倒流,再重演一遍的话也很可能做不到,因为在棋局中的人没有这种思维基础。他们只能想到"秦失其鹿",当有一方想剿除另外一方的时候,其他人不是觉得这样就制衡不了了,整个社会的利益总和是受损的,而是觉得可以借你的刀杀掉另一个对手,等到轮到自己的时候也只好引颈受戮。

张鸣:要制衡一定要有一种平台,但这个平台当时一直没有做好嘛,还没有试运转就被换掉了。民主的平台始终没有搭起来。都是背后勾兑,背后勾兑之后只是暂时的,一旦某一派觉得我行了,马上就撕破背后协议,开始干仗。

雪珥:梁启超曾经说过,中国是"一人为刚万夫柔",也就是这个国家就只有一个男人,剩下的全是太监。在这种时候,达到任何权力的平衡和势均力敌都是不可能的,在没有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不可能做到均衡,在中国的政治游戏中,所谓的"革命"也好、"造反"也好、甚至所谓"改革"也好都成了一种"赢者通吃"的游戏,赢家会把输家吃得干干净净,这种情况下其实没有人是安全的……

相关阅读:

《朝日新闻》中国:人事之秋

核心提示:明天下半年即将召开的十八大上的人事变动引人瞩目。驻华记者列出了可能进入下届政治局常委的人选名单。

原载:《朝日新闻》2011年10月20日 13版(原文见文末图片,似无电子版)
作者:古谷浩一
来源:朝日新闻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

8b3c37cc9136effd06ba3c7827b090f4.jpg
【照片说明:9日北京人民大会堂,胡锦涛国家主席同江泽民前国家主席在辛亥革命100周年的纪念庆典上握手。来源:路透社】

江氏登场 影响力值得重视

18日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闭幕。会议正式公布将与明年下半年召开决定多数领导位置更替的(第十八届)党大会。之前流出病危传闻的江泽民前主席也于9日在公开场合出现,围绕下一届领导层人事变动的博弈正式展开。

"支持美国人民伟大的'华尔街革命"

中国左派网络论坛"乌有之乡"登载的文章强烈表达了对在纽约发起的要求缩小贫富差距游行的赞美之意。文章认为游行活动本身已经暴露了欧美资本主义的不足,也证实了中国的社会主义优越性。中国的网络上也出现了响应美国的"爱国"行动,呼吁发起游行的言论。"左派"怀揣回归社会主义的愿望,认为政府没有解决高速经济成长所致的"贫富分化",因此对胡政权满腹怨言,而游行一旦发生,则会有可能演变成批评政府,从而导致迅速被当局打压。左派人士不满的说: "政府向我们施压,不允许我们做任何事"。

但9日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辛亥革命100年纪念庆典终于让左派们松了一口气。讲台上出现了7月曾传出病危的江泽民前国家主席(85)的身影。较之胡政权,左派们同象征保守势力的江前政权有着更强的共鸣。江氏的健在让保守势力重新聚集,并扩大了其会对来年的领导层人事(变化)产生影响的期待。第二天的香港媒体通过"对党大会的领导层人事产生一定影响力"(明报)等评论传递了(江的健在对)政治上的影响。来年的党大会,胡锦涛国家主席(68)将离开总书记一职,习近平国家副主席(58)被认为会接任总书记,但其余位置的人选还不明朗。(参照文末附表)

胡主席的根基是党的人才培养机构,胡自己的发迹所在――共青团。与此相对应的父亲曾为副总理的习近平则得到高官子女"太子党"的支持。从江氏的亲信曾庆红前国家副主席(72)推举习氏的动作可知,江氏人马也会支持习氏。(江的)这种影响力在领导层人事变动中似乎可期。

胡氏人马和路线之争

胡主席的支持势力和江氏的亲近势力之间关于下届最高领导层的人事安排之争貌似愈演愈烈。

"先必须合理的分好蛋糕,然后在考虑如何把蛋糕做大"

重庆市市委书记薄熙来(62)在7月如是说。彰显了致力于社会福利等"财富分配",而不强调优先发展经济的考量。此举赢得了左派及保守派的称赞。但在此之后,团派的汪洋书记(56)抛出"蛋糕必须做大,分配不是重点"的说法,同薄氏针锋相对。两人是来年争夺政治局常委坐席的对手,代表各自势力发起了以阻止对方为目的的争论。

另一方面,对"习核心"的关注也日渐增强。共产党为了避免政权交替中激烈的权力斗争,事先安排好了领导人候补。胡氏在就任总书记的10年前被安插进常委成为下届最高领导人的有力候补。习氏也于2007年成为常委进而接替胡氏并被周边所接受。共青团势力的少壮派中,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胡春华(48)和湖南省省委书记周强(51)均同胡主席一样担任过共青团第一书记。胡春华氏曾在5月迅速处理了该自治区发生的抗议游行,而得到中央的肯定。前农业部部长吉林省省委书记孙政才氏(48)的名字最近浮现。此人是拥有农业博士学位,且有在北京升迁背景的实务派。被认为正作为重点培养对象在地方接受锻炼。

这些人的目标是被称为"第六代"的领导层。胡锦涛是继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之后的"第四代",习近平等人为"第五代"。在来年的党大会即将到来之际,通过重要省份的地方领导人事安排,或可了解下下届领导层的人事动态。

附表:被认为会进入下届领导层的主要人选

习近平・国家副主席(58)
去年入选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被认定会就任下届总书记。父亲为原副总理

李克强・副总理(56)
曾任共青团第一书记,胡锦涛氏的直系。被认为会接任温家宝总理的职位

李源朝・组织部长(60)
共青团派。党内人事决策担当,身居要职加强影响力。

王岐山・副总理(63)
金融政策担当。妻子为原副总理的女儿,同"太子党"有着良好的人际关系。

薄熙来・重庆市书记(62)
父亲为原副总理。在重庆通过"唱红"博得保守・左派的支持。

汪洋・广东省书记(56)
共青团派,长期在地方工作。因对经济政策大胆方言而频繁成为话题人物。

刘云山・宣传部长(64)
在江泽民时代担任过9年的宣传部副部长。有共青团工作经历。

孟建柱・国务委员兼任公安部部长(64)
江泽民时代在上海担任要职。主管警察和司法的政法委3号人物。

(北京-古谷浩一)

asahi_origional.jpg
【点击这里放大图片】
相关阅读:

《金融时报》毛和下一代领导人

法新社:中国在税务骚乱后加强网络审查

核心提示:织里发生骚乱后,"税"和"抗议"等词汇很快成了敏感词。

原文:China censors web after tax riots
来源:法新社
发表:2011/10/28

1003232.jpg【编辑配图:敏感词 来源:春卷博客】

中国政府在上周五屏蔽了有关数千人在东部的一个制造业城市的抗税暴动的网络新闻。

当地政府在浙江在线网站上承认,在这起发生在该地区的暴动中,汽车被砸,数人在骚乱中受伤,骚乱持续了不止一天,波及到数以千计的人。

关于这次暴动的新闻和图片在中国政府视为高度敏感,当局迅速的开展了行动,以阻止在国内非常流行社交媒体网站上发布这次事件的报道。

如果你搜索"织里",这个暴动发生地点的小镇名字,你会发现该词已经被屏蔽,同样被屏蔽的词包括"税"和"抗议"。

这场暴动启动于周三,周四仍然在持续,这是中国国内最近数月以来被报道出来的最大的一起群体性事件。

香港电视台播放了大量武警从上周四开始就在被砸碎玻璃的商店门口列队的镜头。

一个本地政府网站称,此次暴动中已有28个人被逮捕,警察被迫使用"严厉手段"来平息此次事件。

另一个本地警方的直播微博则呼吁网友们对网上的关于这个事件的消息要"注意其真实性"。

随着互联网在线人数持续增长,北京则不断地发出郑重警告对网上的散布"谣言"的行为进行施压。

中国现在已经有了超过5亿的互联网使用者,对政府来说要试图控制公共舆论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浙江政府官方宣称,此次暴动的导火索――那个向服装制造商收税而引起周三夜晚暴动的工作人员已被解雇。

一个本地的服装制造商打来电话说,周五的情况已经平静,但是当地仍然有大量的警察,本地居民被告知要呆在家里。

群体性抗议在中国并非鲜见,虽然中国的经济持续的繁荣发展,但被剥夺权力的老百姓并没有享受到这些,他们只有走上街头来宣泄他们的不满。

上个月,浙江的抗议者们就曾经涌入一家工厂并洗劫了办公室、掀翻汽车,原因是在网上看到了当地这家工厂对周围植物和环境造成的污染。(译注:这里指的应该是2011年9月的浙江海宁污染门事件)

相关阅读:

路透社:税务纠纷点燃织里的街头抗议

英《每日电讯报》盲人活动家照亮了中国的黑暗角落

核心提示:中国网民甘冒风险和殴打,揭露当局对盲人律师陈光诚的折磨。

原文:The Activists Shining Light On China’s Dark Corners 
作者:Peter Foster 发自 东师古
时间2011年10月27日 北京标准时间晚9:00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王伟”等翻译并校对

china_2039316c.jpg
【原文配图:陈光诚的一家】

警察一掌掴在这位女士的脸上,噼啪作响。她穿着一双运动鞋,只有五尺高,刚刚够到打人者肩章的高度。她默默地承受了了这一下,未发出一声哀嚎。

这一情景是《每日电讯报》记者星期三在中国东北山东省一个村庄的小派出所亲眼所见,这个村子最近变成了一块吸铁石,吸引了全国各地各种政治活动人士,抗议中国政府在这个黑暗角落的法外施为。

挨打的女士,30岁的王雪臻是来到这里的人流中的一位——这些人通过因特网集结,路远迢迢到东师古村,来表达他们对一位受迫害、名叫陈光诚的盲人律师的支持。

捂着火辣辣的脸趔趄着走出派出所,王小姐悻悻地体会到了当代中国的一个现实:这个国家无法无天的现状起源于法律本身。

接着,她打开手机,请她的一位朋友在微博(中国版的推特)上发一条消息,把被打的事告诉整个世界。

立刻,她的支持者开始转发她的消息,同时发送他们自己支持她的信息。到了晚间,她挨的这一掌已经吸引了一家亚洲电视台的频道。

”这帮畜牲,毫无人性,我恨死他们了,真希望能一起去参加你们的抗议!“她的一位网友这样写道。

中国社交网络的威力和速度让政府大为惊惶,周三政府宣布将加强对微博信息的管理,以维护其所谓的“社会稳定”。

微博面世两年以来,这个平台已经吸引了两亿多中国人,对中国这个专制体制各种失败的批评形成了一种大合唱,常常质疑政府严密控制的体制内媒体,甚至与其唱反调。

虽然微博受到严密的监控,大批的网管人员在网上阻挠、删除任何煽动性言论,这种监控经常被所谓“网民”—— 中文对网上活跃人士及内容提供者的专用名词——潮涌一般巨大的力量所击溃。

“自由光诚”可能是令共产党惊惶的最明显不过的一个例子。今年早些时候网上一些活动家提议人们以“旅游”的方式去探访这位39岁的盲人律师,当时他已经被非法软禁超过一年。

一开始只有一些零星的探访者,逐渐变成了不断的人流,仅上个周末就有30人来到这个村子,尽管几乎肯定要遭遇暴力。

陈先生因为揭露血腥的强迫堕胎和节育的政策而惹翻了当地共产党的头面人物(见文末译注),那是他们执行中国政府“计划生育”政策的一部分。

他已经为莫须有的“阻碍交通”的罪名坐了四年牢。去年九月出狱之后,他和他一家人被锁在自己的家里,窗户被钢板覆盖。

为保证没有拜访者能够接触到他,他的电话和网线被切断了,一群200多人的流氓队伍被人——却不清楚到底是谁——组织起来日夜不停地在村子周围巡逻。

好几位试图探访他的活动家已经被打了,但这并没有能够阻止人流的到来,如一位活动家所说的,象“蚊子盯上了大象的屁股一样。”

“这是一场接力赛,如果网民不能前赴后继那他们就赢了,他们就达到了目的,”郭峰说,他是来自河南洛阳的一位35岁的个体户,在网上读了陈光诚的噩运之后来到了这里。

通过社交网络,各色人等都被吸引到东师古来;这是个很奇特的组合,有勇敢的活动家,知名的公民记者,也有一些寻求刺激的人。

一位年轻的男性,因为他有一些“政治关系”而不愿接受采访,开一辆奥迪轿车,身着名牌牛仔裤,看上去明显对每天与当地的秘密警察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津津乐道。

他是一个五人组的成员之一,他们最近在夜间穿透了村子外围,进到村里施放了一阵烟火,放出了一个信号,“告诉盲人陈光诚大家关心他”。他的同伴是另一位来自长春、不愿透露姓名的网民。

放焰火的视频被放到网上,吸引了6000次访问才被网络审查者拿了下来。

讽刺的是,王小姐和另外两人到当地派出所请求保护,以免遭流氓侵扰。象出手打她的那位摘除了警号胸章的警察一样,那些流氓也置身法律之上,而且显然得到警方的默许和支持。

他们的请求得到的是蔑视。

“你们都是中国公民,你们当然可以随便进村,”一位资深警官说,他不愿说出姓名,但确实戴着警号,076970。“如果有问题我们会保护你,但是我们没法保护免遭你虚构出来的麻烦。”

这时候王小姐开始与它们争论,复述了上一次9月21日她来东师古,被人戴上头套,之后受到殴打和抢劫,而警方不仅不提供保护,还拒绝对她的报案进行调查。在她对那位警官骂了一句特别难听的话之后,对方突然掴出一掌。在英国这可以作为警方施暴的证据,在这里只是被当作不可避免的磕磕碰碰轻轻带过。

更早些时候,在一辆黑色轿车尾随之下吃过早餐,王小姐停步买了一对装饰笔、铅笔和卷笔刀送给陈光诚六岁的女儿陈克斯,那孩子这个月刚从他父亲的“监狱”里被释放出来,获准去上学。

在网上,人们给这个小姑娘捐了5000元人民币(约合500英镑),她每天上学路上都有流氓尾随。“这是普通百姓对陈光诚身上发生的一切表示态度的一种方式。”王小姐说。

在当地小学的门口,王小姐一直等到放学的铃响,在她希望把买来的绘画材料转交给陈克斯和她的同学时,却被一群身着黑色皮夹克的男子挡了驾,说“没有叫这名字的孩子在这儿上学”。

目睹门口的人群,孩子们都被轰回了教室。王小姐只好把一袋子东西扎好,加了一张纸条,扔进陈光诚一位大哥的院子里请他代为转交。

“网民们”在以零打碎敲的方式为陈光诚争取正义,李建军这么解释道。这位著名的调研记者因为拒绝接受新闻审查,自己也被中国的主流媒体解职,他也是王小姐被打的目击者之一。

他相信维权活动在起作用,指出允许陈光诚女儿上学的决定、和政府操纵的《环球时报》最近发表一篇社论警告当地政府处理这件事方法不当,都是证明。

“中央政府想掩盖陈光诚事件,但是这么多网民和公民记者都来了,知道了真相,想掩盖已经不可能了。”他说。

“于是他们换了一个手法,对网民施行抢劫和殴打,可是,出乎意料,人们并没有被吓到。更多的人来了,更多的人在谈论这件事。公众的反对之声如此强烈,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译注:

陈光诚案演变到今日的恶劣情况,其中最重要的当地的中共官员属曾经的临沂市委书记、现任中共山东省委常委兼青岛市委书记,李群。详情请关注“译者”近期即将披露的更多相关资料。此外,电子杂志《阳光时务》披露了参与迫害陈光诚的部分人员名单,可以点击这里查看。

相关阅读:

《衛報》抓住中國的稻草救不了世界危機

核心提示:只有進行全球協調的凱恩斯式的擴張才能挽救經濟,指望中國是無望的,因為中國的出口經濟其實是歐美經濟的互補,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原文:Straws grasped from China won't solve this world crisis
作者:Jayati Ghosh
發表:2011年10月25日17.00 EDT

作者是任教於印度尼赫魯大學的知名經濟學家。

Shanghai-housing-007.jpg
【原文配圖:地產泡沫和銀子銀行在上海這樣的城市在全球經濟危機時刻支撐起了的巨大的擴張。攝影:Eugene Hoshiko/美聯社】

執政者尋找可以一勞永逸的解決經濟問題的辦法是徒勞無功的。只有全球協調下的凱恩斯式的擴張可以帶來一些希望。

毫無疑問,全球經濟形勢嚴峻。主要的經濟體系―美國和歐盟,都陷於自找的、而又看來無法解決的問題的陣痛當中,正在蹣跚的走向經濟停擺,甚或是環球蕭條。

全世界難以置信的看著歐洲領袖重新安排坐次。他們看起來無法就作出必要的改變採取協同行動,而在目前的框架下,可行的解決方法是不存在的。除非歐洲貨幣聯盟轉變成為財政聯盟,並成為一個財政轉移更加頻繁、區內商品和勞力可以自由跨越國界的,名副其實的單一市場,否則它不可能繼續存在。

可是,沒有人有作出這樣大改動的政治魄力。於是,他們的對策看來就是對裂痕修補、掩埋,寄望問題最終會自我修正,或是自行消失。因應這個問題而實行的緊縮措施意味著財赤國家的出口下跌、放緩;而有盈餘的國家則會活動頻繁過度,金融不穩定的因素與時俱增。

與此同時,在美國,怪誕的政治配置繼續阻礙經濟真正的復原。歐巴馬政府未能在頭兩年落實一個能夠創造更多就業,從而可持續的衍生正面倍增效應的財政方案,錯過了機會。可是到現在,這個政府終於意識到這種措施的必要性的時候,它卻受困於共和黨民選代表的不妥協,和茶黨分子不計代價要實現小政府的要求。因而在對就業產生任何正面影響之前,經濟復甦的苗頭便受到全面的踐踏、扼殺。

於是人們的視線投向東方,寄望中國和發展中的亞洲會起來拯救世界經濟。表達這一期盼的方式各種各樣。早前的想法是,既然環球經濟現在已經是"多極"的了,歐洲和美國的下調,可以由中國、印度、巴西和類似的新興市場的擴張抵消。人們認為這些國家,尤其是中國―目前世界最大的出口商―會接過棒子,並為世界創造一個新的經濟增長引擎。

這些想法不過是異想天開。因為不論世界經濟力量均衡已發生的改變有多大,都還沒有大到足以帶來這種可能。要成為增長的引擎,一個國家得要有世界其他地方能配合的入口需求。目前,美國的入口量約佔全球總數的13%,歐盟則為大約17%;對比之下,中國的入口需求只佔9%,當中一大半是原材料和在加工後出口的半製成品。

假設歐盟和美國的入口量在來年總共下跌大約5% --這個可能性越來越大,那麼中國的入口額要增加接近15%才能彌補那個跌幅。鑒於美國和歐盟相加總共佔了中國出口的40%,如果我們意識到歐美的跌幅對中國的出口也有影響的話,那麼中國的其他入口量便得增加20至25%,而且這只能確保世界貿易總額保持不變,而沒有增加。

考慮到主要經濟體系之間強大而錯綜復雜的關系已經把彼此捆在一起這一點,很明顯,這種去除關聯的構想已經不再可行。然則這種更加深化的整合能不能在別的地方帶來好處?

而這還未謝幕的戲劇安插給中國的另一個角色是金融拯救者,購買歐洲外圍國家如希臘、西班牙、義大利的主權債券,從而減少這些國家的財務風險,並避免它們違約。的而且確,中國的主權財富基金已經購入了這些債券。假設中國打算動用其儲備中的更大部分來購買這些債券,這可能會市場暫時舒一口氣,但除了延遲最終無可避免的終局之外便沒有多少作用。回想一下,2008年,中國買入了美國幾家境況不佳的銀行的股份,最終沒有多少效果。中國在歐洲的投資只不過是不願意麵對現實、不想設實改變策略的政客抓住的另一根稻草。

不管怎麼說,期待中國拯救世界的這一想法是建基於對中國經濟現狀不符現實的評估。環球經濟放緩清楚顯示出過去30年,由投資和出口帶動增長的中國模式業已過時。事實上,在全球危機之後,中國政府推出了以基建投資為主的刺激經濟方案,以及則重對樓市提供寬松信貸的貨幣政策,試圖推動復甦,改變這種局面。

由這些措施引起的樓市泡沫現在處於破滅邊緣,而影子銀行的大規模擴張顯示當下的中國金融系統比過去半個世紀的任何時間都要脆弱,也更不受國家控制。考慮到這個層面,中國經濟現在看來再怎麼強勁都好,出口放緩可能對中國經濟產生各種各樣不為人所樂見的影響。

問題解決之道是推行環球協調的凱恩斯政策以利擴張,而不是尋找外來的刺激方案。因此,現在不要翹首東方,期待搭救了。

《華爾街日報》中國的影子銀行:下一場次按危機?

核心提示:巴克萊資本發布的報告認為,影子銀行佔了22%的中國融資項目,有可能造成嚴重的威脅,也可能由贖買潮引起,恰如美國的次按危機的爆發過程。

原文:China's Shadow Banking System: The Next Subprime?
作者:Mark Gongloff
發表:2011年10月25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OB-QG723_chinao_K_20111025111829.jpg
【原文配圖:圖標從上至下分別為:銀行承兌匯票、信託貸款、委託貸款、銀行貸款】

總是會發生點什麼的,對吧?美國那由債務引發的大規模樓市泡沫,它留下來的爛攤子我們還沒處理好,就突然間又得應對歐洲的公共財政問題。而在我們開始著手處理歐洲的問題之前,第三個債務風波又開始成形了。這個風波的所在地是,中國。

到了這一刻,我們都知道中國要我們擔心的問題:太多由債務推動的建築,也建得太快,因而增加硬著陸的風險。此外還有另一個細節,一個更令人擔心的細節――因為它令人想到才在幾年前發生、令到全球經濟下滑的次貸風暴。

我們在說的是一個大型的、不在賬上的債務――中國的影子銀行體系。根據巴克萊資本(Barclays Capital )的報告,這個影子銀行體系佔了多達22%全中國的新融資項目。

據巴克萊資本所寫,這個體系的業務包括銀行貸款,以及信託公司向"公眾售賣的財富管理產品"。除了非正式借貸以外,影子銀行也利用銀行做中介提供其他類似的借貸。這些貸款為基建、工商業和房地產項目融資。

中國市場的這個部分監管不得力、又不透明,令人更加憂慮可能潛伏的危機。

巴克萊的經濟師寫道,他們當下還沒把影子銀行視為已然存在威脅,但它確實會造成嚴重的威脅:

我們相信可能的結果是下一年出現贖買潮。雖然許多由影子銀行融資的項目可能仍然是財政穩健的,但因為投資者對所投資項目的財政狀況能夠掌握的資料有限,只要有個別違約案例便會觸發大規模的贖買潮。也就是說,短期而言,信託貸款可能減少,而更多的錢會以存款的形式回到銀行系統。

最後一個問題,這些情況會不會造成經濟、金融的制度性風險?我們目前的看法是,這種可能性很小。信託和委託貸款對商業銀行造成的直接風險有限。除了目前正受到嚴格監管的"銀行信託合作產品",銀行直接信託借貸與牽涉不多,因為依照規定,個人不得借錢投資到財富管理產品。雖然銀行確實擔當了委託貸款的中介,但那些款項是來自企業的專屬存款,而不是銀行自己的存款。假如這些借貸違約,那麼個人和企業將會蒙受巨大財政損失。但這些並不會直接增加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數額。可是,個人投資者的損失可能引發重大的社會和政治緊張,最終使得監管機構或者政府不得不介入。

但是,當然了,商業銀行以及其他金融機構不能完全不受這些發展影響。例如,按說發給房地產發展商的信託貸款出現違約不會增加不良貸款的數額,但房地產發展商已經向銀行借了數額頗巨的貸款,佔了銀行信貸的大約8%,一旦他們的投資者要贖回所作的投資,房地產發展商向銀行還款的能力便會受到嚴重影響。與此相似的是,中小企業仍然向銀行借了巨額貸款,占未償還貸款總數的22%。所以,房地產發展商違約引起的二次效應可能增加銀行的不良貸款總數。

因此,在樓宇價格下跌,經濟增長放緩的情況下,目前影子銀行的本身的風險頗高。一些項目違約可能引發大規模贖買潮,信託融資的規模相對下跌是可能的。這樣,個人和企業投資者都會受到重大損失。金融機構的風險也會間接因為金融條件惡化而增加。然而短期之內,這些都不可能反映出制度性的金融風險,因為我們大概不會見到中國出現資產價格下跌、資產負債表惡化、強逼拋售的惡性循環。相反地,社會和政治緊張更令人擔憂。當然,假如信託融資持續惡化,尤其是和經濟大幅度硬著陸以及樓市價格深度調整一同出現的話,金融風險變成制度性危機就是必然的事了。

相關閱讀:

《時代》雜志 假如中國泡沫破裂?

《金融時報》微調會有多微?

核心提示:溫家寶釋放信號,似乎將放寬貨幣緊縮政策,盡管幅度會是溫和的。市場在猜測這種調整的力度和效果。

原文:China: Just how fine a tuning?
作者:Simon Rabinovitch
發表:2011年10月26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Focus-Accuracy-No-AF-Fine-Tune.jpg
【編輯配圖:微調有多微】

依據政府的聲明,溫家寶「在適當時間恰當的採取主動的微調政策」的承諾難以令人興奮。

可是對熟於解碼北京官話的投資者和分析員來說,溫家寶的話對陷入困境中的市場來說,包含了一些期等待已久的承諾:放寬中國去年的貨幣緊箍咒,即使是幅度溫和的調整也好。

美林經濟師魯亭(Lu Ting)說溫家寶的話顯示政府准備好「推出更多有助增長的措施」。

他補充說:「我們見到了過度緊縮的跡象,當下北京需要更多彈性,這也支持我們軟著陸的呼籲。」

瑞穗證券的沈建光(Shen Jianguan)說:「在我們看來,這不是隨便說說的話。相反,這是政府承認了國內經濟的流動資金緊縮不斷加劇,這也是政策寬松的開端。」

而上海綜合指數在星期三在環球股市普遍向下時逆市上升了0.8%,令這個星期總增長數達致4.8%。

可以肯定的是,溫家寶的話可塑性大得可以讓人按任何期盼來解讀當中的含義。在適當時間恰當的採取微調政策來先發制人,這一句話是所有政府日常工作的空泛但不錯的描述。假如溫家寶宣布在不當的時間,不合宜的激烈改動政策的話,才真有新聞價值。可惜,沒有這種驚喜。

然則溫家寶的話之所以值得注意不在於他的話本身,而在於那些話的廣義背景。

到目前為止,中國的經濟在全球的動盪中表現一直非常良好。但是,它在放緩,而分析員預期接下來的幾個季度會進一步減慢。主要成因是國內政策,而不是境外的麻煩。

北京決意要為通脹封頂,因而對銀行借貸實施嚴格限制。措施的目的達到了,廣義的貨幣供應量—中國流動資產環境的重要指標在九月是同比擴充了13%。然而這可能只是保守的說法。考慮到量度不記賬活動的困難的話,要說廣義貨幣供應量低於中央銀行16%的增長目標—一個人們認為是與高增長、低通脹相符的水平—也是可以的。

易言之,以目前的政策,政府是故意犧牲一些增長,以利控制物價壓力。但這一折衷的平衡點正在變化。

許多經濟師預期,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在連月維持高企之後,會在這個月顯著下跌。同時,中國政府也更為注意它緊縮政策的附帶受害者。舉個例子,在過去兩個月,中國政府出台了向在緊縮政策受害最深的小型私人企業提供額外信貸支持的措施。

可是,任何政策的轉變都只會是溫和、逐步的,因為政府知道,通脹的惡魔仍未除掉。在這一點上,溫家寶的話說得再清楚也沒有了:「我們最重要到任務是穩定物價。」

2011年10月30日星期日

明尼蘇達人在中國博客:對中國印象深刻

核心提示:一位老外到中國住了幾個月之後的感受――不能簡單地說贊賞或反對中國,應該看到事情的全貌再下判斷。

原文:Impressed With China
作者:Brandon Ferdig
發表:2011年10月28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在我出發去中國的前幾天,我的一位自由主義者朋友告訴我說,他很想知道在我到了中國之後,我的政治觀點是否會有所改變。他的角度是這樣的,"哈,他們是共產主義者, 但看看他們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教育和交通項目吧。我們倒是可以向他們學習。 "

《紐約時報》上也很喜歡談差不多的事兒,不時把中國極具效率的首創精神作為買點,並將之稱作"超前思維"。中國應被推廣到別處。

可唱衰的也不乏其人。

有些人就告誡我,要千萬小心,因為中國政府會因為任何雞毛蒜皮、難以預測的原因就抓人、關人,這也確有其事。"不要說讓當局不高興的話,也不要做讓他們不高興的事,"他們會這樣告訴我。一個朋友在中國教書,她告訴我她不愉快的經歷――她的郵件被人拆開,《人物》雜志也被沒收了。

(美國很搞笑,他們關於中國的看法兩極分化很嚴重――甚至有時候"兩極"都出自同一個人之口!)

但我以一種開放的心態來到了中國,不帶任何"贊同"或"反對"的偏見。然後我發現"贊同中國"的情緒沒錯,不過,"反對中國"也有道理。

二者都真實可信,因為兩種考慮都合情合理。只是取決於人們的關注點,關注點不同,看法自然也不同。

但我發現在中國的時候,自己的確一直在贊同和反對兩端反復徘徊。第一個月,我的印象是:力挺中國。看到那些有著平靜而滿足面容的中國人,我感到很驚訝。在城市裡我感覺很有安全感。我也從未看見哪個雄赳赳的警察讓別人把車靠邊兒停下。我甚至立刻看到了美國現在都沒有的一些自由:孩子們常常自己出去到街上玩耍,沒有人會鄙視在公共場合吸煙的人,在人行道上喝啤酒也不違法。

我看到中國人都安適地過著自己的生活。同時,我也看到了美國報紙上登出的對中國的人權問題、環境問題和經濟問題的報導。讓人糾結的倒是美國:剛發生了原油泄漏事故、08年的銀行大破產和自己都沒解決的人權問題。

中國人多年來一直都相信:西方老是拿中國當靶子,從不放棄找中國的碴兒。我不認為這是中國人的錯。

又有幾個月過去。

我的博客遭到審查。我去銀行辦理業務,不僅花了一整天,還交了許多不知所謂的費用。我的郵件也被拆了,我也不能寄東西回家。

我看見一群對政府的政策言聽計從的人民,我看見一群粗野、短見的人把塑料袋、塑料製品和玻璃瓶扔進海里,海水漂浮著一片垃圾。我遇到了一場抗議遊行,但被警察和便衣粗暴驅散了。這些經歷,毫無疑問,激起了我的反感。

現在我回來了。每當有人來問我對中國的感受,我無法給出"好"或者"不好"來表明我加入了支持或反對中國的陣營;我得說好壞都有。

我會說我對中國印象深刻。好的地方讓我印象深刻,不好的地方也是如此。只是看得更深入透徹了。

在一個像中國這樣的飽受爭議的地方,人們都在找能吸引眼球的"大事"或者"奇跡",但是來中國旅遊和居住都不應急著選擇立場。還是多去了解了解中國和我們的世界吧。

人們都習慣於選擇某個立場來看待問題然後一條路走到底決不改變(至少我容易這樣。)一個人是應該對某個社會問題有自己的立場,但我想,在你選擇立場之前,應該盡可能堅持了解全部事實後再做判斷。或者選擇一方予以支持("不撞南牆不回頭"是可敬的,不過在選擇站隊的時候也不用著急),但別忘了另一方也有自己的道理。錯過另一半真理的代價可是很大的。

對於生活中的經歷和問題,要有一個開放的心態,這樣才能看清事實,防止管中窺豹。

向新高度致敬,

Brandon

相關閱讀:

南開ROB博客:宣傳……另一場宣傳

《每日电讯报》中国努力压制社交媒体的声音

核心提示:在社交媒体自由发展数年后,中共已经准备要压制社交媒体,中共最高委员会已经颁布了新的公告,要开始新一轮对公共的微博言论的控制。

原文:China fights to silence the social network
作者:Malcolm Moore 发自 上海
发表:2011年10月26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Sina-Weibo_2038171c.jpg
【图:2009年8月,就在中国禁止了推特之后,上线的新浪围脖很快成为了网络主流的一部分。图片来源:美联社 Ng Han Guan】

互联网站曾经被允许以爆炸般地发展,例如新浪微博――一个中国版本的Twitter,已经有4亿的中国用户在上面发布观点和共享信息。

中共中央委员会,一个由300名来自党、政府和军队领导者组成的机构,对没有类似于防火长城的工具来统领互联网这一点提出了警告。这项昨天发布的申明宣称,要"加强引导和管理互联网的社交网络服务和即时通讯工具",用于确保"有序的信息发布"。

任何散布"不实的谣言"的人都有受到严厉的处罚的可能。

中国的审核者们一直在努力跟上网站的发展速度。虽然他们能迅速的删除单条信息,但这些信息还是可能已经迅速转播了上百次,上千次或者更多。"有人说中国有着严格的互联网管控,但事实上要做到这一点很难",中央宣传部长刘云山在九月份曾经这么说过,"中国正在面临着一场互联网的管理危机。"

已发生的两大事件让中国的领导者们确信,再也不能让网站未经审核的自由发展了。

在中东,互联网普遍被用来激励反抗行动,有数百名活动者因为参与启动了"阿拉伯之春"的行动而被扣留,中国政府对此深为警醒。现在横扫西方的"占领"运动也使得政府紧张不已。

已经有不少的中国人民受到了所谓的"行政拘留"的待遇,这通常是15天的禁闭。其中一人被控在提交收入税方面有虚假行为,另有一名学生因为宣称在云南,癌症已经导致8个村民死亡而被投入监狱,第三名被拘留的人是因为他在网上发布关于中国喷射飞机坠毁的事件。

在Twitter被屏蔽后,许多网站,例如启动于2009年8月的新浪微博,已经迅速成为了网络的主流。

中国共产党也在因为一件突发公共事件被互联网放大引起的公众怒火而紧张不安,这就是温州高铁追尾导致40个人死亡的事件。超过1000万的人在新浪微博上发表评论,其中许多人公开批评政府对这起灾难的处理方式。

迫于政府的压力,新浪已雇佣了1000名员工来监控服务器上的信息流。

只要是发布有争议话题的言论,账号就会被禁用。

专家称政府并不清楚如果才能实行最好的控制。"要如何加强微博的审核机制还不清晰",展江说,他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一名前教授,专业是国际新闻和通讯。

他说,有一个提案要求强制用户使用实名制,这将导致"大量用户流失",并且"多数的政府人员"认为微博这样的网站存在是"利大于弊"。从技术上来讲,很难对微博进行审查,尹鸿说道,他是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教授,"要屏蔽一个链接到一个网站是很容易,但是要从所有的信息中找出那些含有敏感内容的汉字并删除是很困难的事。"

他补充说,中央政府也发现微博在测量公众观点方面很有用。

"到目前为止,北京只能从本地政府的报告中听到人民的意见。而现在,他们可以倾听草根们的意见了。"他说,"这使得领导者们可以知道人们正在想什么和谈论什么。"

相关阅读:

TNW:美国篮球明星从中国“翻墙”成功

核心提示:可见这事儿也不算难,是吧?你应该也能学会吧,如果你能成功翻墙,别忘了来"译者"的大本营看看哦!

原文:US basketball star beats web censorship to tweet from China
作者: JON RUSSELL
发表:2011年10月27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jr-smith-twitter-china-520x245.jpg
【原文配图】

美国篮球运动员JR Smith上个月和中国浙江省的CBA联盟刚签约,然而这个明星移居到中国的最初生活出现了一些小瑕疵――根据Yahoo的报道,许多他喜爱的网站在中国无法打开。

在一些短暂的抱怨之后,这个前丹佛掘金队的队员成功突破了中国的网络审查障碍,回到了Twitter,而这一事实也证明了中国的防火长城可以被相对轻易地穿越。

像许多在美国的体育明星一样,史密斯经常使用社交媒体(尤其是Twitter)和粉丝、朋友以及前队友们联系,而显然是有人忘记告诉他,这个社交媒体是中国政府屏蔽的网站之一。

Smith最初发现了这个问题是当他想使用他的黑莓手机发送推特的时候,而之后他发现了更多的麻烦,Skype无法使用,Youtube也被屏蔽了,愤怒的Smith把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称为"傻逼"政策。

jr-smith-twitter-issues-in-china.png
【图:JR Smith的推文:亲爱的中国,你不让我用Skype和Twitter真让我不爽,数据总是显示400错误,我已经到这儿三天了。

抛开这些最初的问题不管,Smith现在又能上Twitter了,这对他的粉丝来说是个好消息,而对中国的类Twitter的多个微博服务来说,这也许意味着它们丧失了一个机会。腾讯就是其中之一,这个公司尤其喜欢挖掘体育明星并付费赞助他们,以鼓励其使用腾讯微博。

你是否看过这篇文章?Jack Dorsey最近披露了他在中国的挫折――Twitter无法参与竞争

相关阅读:

路透社深度报道:中国的准总理曾在政治氛围宽松时求学北大

核心提示:中国的准总理李克强曾经在思想激荡的八零年代求学北大,在"法律系77级"与若干思想开放、赞同西方自由思想、并胸怀理想主义的同学、朋友们一起求学、译书、争辩,其中还包括一些后来因为称为政治异议者而流亡海外的活动人士。这一经历会在李克强接过治国大任后对他产生什么影响吗?

原文:Insight: China premier-in-waiting schooled in era of dissent
作者:Chris Buckley
发表:2011年10月28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m=02&d=20111028&t=2&i=523711869&w=460&fh=&fw=&ll=&pl=&r=BTRE79R059L00
【图片来源:Reuters/Jo Yong-Hak

路透社北京消息――很可能成为中国下一届总理的李克强曾经在北大宿舍中与杨百揆挤在一起,翻译一本由英国法官写的书,那时这位未来的共产党领导人和他的那些可能因为"颠覆罪"而被投入监狱的同学们并无二致。

三十多年前,副总理李克强和杨百揆跨入了知名的北京大学的大门,两位都是赫赫有名的"法律系77级"的同学,这是由毛泽东发动的翻天覆地的"文化大革命"之后,通过恢复了的高考后而进入大学的第一届大学生。

到现在为止,李克强曾经比任何其他的中共党领导人更多地沉浸在了改革的十年中的那种学术和政治氛围之中,那段时期由邓小平开启,也在1989年天安门抗议被军队镇压之后由邓小平结束。

李克强那时是北京大学的一名法学学生,他曾经和热情澎湃的支持民主的倡议者们结为好友,这些朋友中后来有一些成为了对党的控制直言不讳的挑战者。其中还包括一些在"八九六四"镇压之后流亡海外的活动家们。

现在,56岁的李克强准备接过政府领导责任,杨百揆和那些昔人友人则在想,曾几何时,要求政治松绑的呼声此起彼伏,那个思潮碰撞的时代将会如何影响李克强治理这个一党制国家?

"当我们一起合作,翻译那本书,交换想法的时候,我认为他的思想是相当开放的。"杨这样回忆李,李克强在中国的高层领导人当中是少有的可以用英语发言的一位。

"他的倾向很明显是支持西方思想的,他当时肯定不算保守。"杨如是说,这位现居北京的61岁的谢顶的翻译者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这么说。"当他谈起话来,肯定不是在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个人认为他的过去肯定会留下影响。但是他从政也已经二十多年了,这也是一个影响因素,"杨在1989年的民主示威中因为写过请愿书和提供过建议而以"反革命"的罪名坐牢将近一年。

李克强本周刚刚访问了北韩和南韩,这是北京想要提升他的形象的最新的一次动作。神秘的中共要等到2012年的党代会才会确定谁是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继任者,要到2013年初才会由人大正式宣布谁是新的总理。

李克强、杨和另一位同学刘庸安都曾在翻译Alfred Denning爵士所著的《法律的正当程序》中出过力,这本书最近被再版,可能是不经意地提醒人们,这位准备接替温总理的领导人有着怎样的过去。

李克强自己几乎对他的大学生涯不置一词。不过他的同学们和认识他的人说,他过去的经历可以让他被看作是比包括他的提携者胡主席在内的当前的领导人更为务实的政治人物。

"胡锦涛和温家宝都属于红色一代,他们没有机会学英语,也不曾浸淫在新思潮或西方观点之中。"一位当年在另一学校的学生活动家陈子明说,他曾经想发动李克强的同学们,也由此结识了李。

"但是李克强的这一代就不同了,不仅因为他的专业是法律,他受教育的时间比较长,也因为他比其他人,例如习近平有更多的机会、更长的时间受到新思潮的影响。"陈子明这么说,习近平很可能是胡锦涛主席的接班人。

"我们不能肯定地知道这种不同之处意味着什么,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这种不同是存在的,在未来会表现出来的。"陈子明现住北京,撰写政治方面的文章,他在1989年的镇压之后曾经入狱。

习近平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有多年都在农村,但比李克强要提前进入大学。尽管如此,也有人说习近平比李克强还要务实。

英语

这位几乎板上钉钉的中国未来的总理曾经每天花好几个小时背诵英语单词,以此打开曾被禁止探索的知识领域。

1977年的高考竞争激烈,而李克强是最后得以进入大学的273000名佼佼者之一,那时改革者们刚刚恢复曾经在毛的运动被中止的传统的大学教育。

1978年年初,李克强从中国东部的安徽省到了北京大学,他的家乡是一个贫穷的农村,他的父亲曾经是一名官员。他选择了法律系,在20世纪70年代,中国仍然深受苏联的教条主义的影响,之后,学习法律似乎是对过去沉寂数年的某种反弹性追求。

何勤华曾经是与李克强同届的82届法学同学,他在一本回忆录中说,"李克强不知疲倦地学英语,刻苦的程度是今天的年轻人很难想象的。他在走路的时候背、在食堂排队的时候背、在等公交车的时候和坐车的时候都在背单词。"

李克强如饥似渴地吸收国外的思想,这让他和龚祥瑞走得很近,后者是曾经在西方求学的少有的在毛的清洗中存留下来的中国法学教授。 龚在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曾经在伦敦经济和政治学校学习,是在80年代想学生们传播长期受禁的自由思想的桥梁。

根据龚先生的遗作――最近出版的回忆录和他在1985年西方宪法教材所提到的,这位老教授很喜欢这位瘦削、认真的李同学,李也成为了几位帮助准备教材和翻译外文书的学生之一,其中就包括Denning爵士所写的那本《法律的正当程序》。

李克强曾经在一篇简短的回忆北大生活的文章中对龚教授表示了敬意,并回忆了那时思想激荡的校园气氛。

在2008年出版的一本书中,李在一篇散文中说:"我在北大将近十年,那正是所谓'知识爆炸'的年代。"

"我当时寻找的不仅仅是知识,也是一种气质,培养学者的情怀。"

那时,邓小平正带领中国走向市场改革,但是许多学者和一些官员向往更大胆的政治变革,这也让党的保守派们提高了警惕。

那些关于权利、法治和公众代表的论述就是李克强在书中、讲座上和学习小组中看到、听到最多的,这些也激起了范围更广的辩论。

"龚祥瑞倡导分治和多党制,他的思想即使在今天,有一些仍是禁区,"姜明安是李克强的一名同学,在2007年的《南方周末》发表的《北大法律系"黄埔一期"那班人》(http://nf.nfdaily.cn/nanfangdaily/zt/whzt/hfgk30/200706070066.asp)报道中这么说。

"宪政是通向法治的道路,而法治是通向民主的第一步"龚在1996年,在他去世前不久在加州的一个讲座上这么说。

他说:"在下一个世纪,中国人民应当完全地实现宪政民主。"

李克强的一些同学记得,他也曾胸怀着那个时代的理想主义。

"我了解的过去的李克强是相当大胆的。他的思想前卫、大胆、充满理想主义。"王军涛这么说,他从1994年以来就被流放,现在是提倡在中国进行变革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之一(译注:另一位主席是王有才)。

王军涛曾经是北京大学物理系的一名学生,他和李曾在同一个学习小组中。因为支持1989年的学生抗议,他在其中所起到的显著作用而被作为"黑手"之一进了监狱。

王军涛在从新泽西打来的电话中说:"在所有的年轻一代的领导人中,李克强是唯一一个曾经在那些自由主义者当中生活并与之辩论的人。"

"他理解我们,曾与我们争辩。"

选举时间

在80年代后期,这些辩论从拥挤的教室和宿舍扩散出来,那时,官员们允许北大和其他学校的学生通过竞争成为本校社团的领袖。

在邓小平放出信号表明也许会容忍政改之前的数月,北京大学就测试了这种实验可以走多远,这吸引了全国的注意力。

根据目击者们的回忆,超过20多名学生脱颖而出,包括王军涛、杨百揆和李克强的其他朋友们,他们呼吁进行大胆的民主改革,这些聚会吸引了数百名的学生参加。

在那个时候,所谓的"内部人士"和"外部人士"之间的差异更为模糊不清――这是用来区分党领导下的[学生会]干部和那些自由学生的说法。

王军涛回忆说,他曾提名李克强竞选学生会的领袖,监督规模更大的学生委员会。

但是李的朋友们的回忆各不相同,在1980年的选举中,李克强要么不在校园内,要么就是想疏远他们。杨百揆――与李一同翻译的那位同学和学生活动家陈子明都说李克强当时支持一位更中庸的候选人,张炜,他的观点是要把经济改革放在前面。

陈说:"他们的观点不是反对政治改革,而是经济改革更加紧急,李克强在这一点上比较保守,但他也想要改革。"

邓小平对学生选举热情中有所警惕,又收回了政治上的松绑,随着80年代的岁月流逝,邓小平压制了要求进行重大政治改革的呼声,李克强的一干同学朋友们的热情逐渐和党的保守分子们形成了冲突,这种冲突在1989年达到了顶点。

但是当同学们进行政策探索、追求独立活动,甚至成为直言不讳的异议者的时候,李克强则留在了更为小心谨慎的轨道上,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想法,在中共的共青团体系中步入仕途,这一组织后来成为了通向更高权力的改革份子们的阶梯。

他在北大完成了硕士学位后在共青团中平步青云,后来成为了知名的市场改革的倡导者厉以宁教授的弟子。

1998年,他被派往河南,一个贫困、不安的中原农业大省,两年后得到提升,成为党委书记。在2004年下半年,他成为辽宁党委书记,那是一个老旧的工业省,通过吸引投资,它重新成为了现代工业中心。

有时,有关李克强和现在被流放的包括王军涛在内的异议者有关系的传言也会流传,让李成为中国的主席和党的总书记的前景黯淡,那是一个比总理还要有权的职位。王这么说。

但是李克强可能成为下届总理,这看起来越来越明确无误,他近来不断高调出访国外,也做了许多重大的政策演讲。他的外交手腕也表明其英语仍然流利。

王说:"李克强可以持续获得提升、得到关键人物的青睐说明他已经有了重大的转变。"

李克强的保护人胡锦涛主席在即将成为领导人的时候也誓言尊重法律和宪法。但后来他治下的政府对异议者进行了镇压,也加强了普遍存在的法外拘押。

李克强的前同学杨百揆说他在80年代后就再没有和李联系过,只能猜测李克强的大学生涯能给他留下多深的印记。

杨百揆说:"当条件允许的时候,我认为北大的生活会让他更加开放、包容,更为民主。他对法治的理解可能更深入了。但是他现在不能表现出来。那会很危险。"

(本文编辑: Brian Rhoads 和 Raju Gopalakrishnan)

相关阅读:


胡佛研究院中国领导观察 《李克强的准备

IISS:在南中国海炮舰外交的背后

核心提示:国际战略研究所在今年八月的一份战略评论中比较客观地叙述了近年来南中国海日益加剧的紧张局势的发展脉络,相对客观中立。

原文:Behind recent gunboat diplomacy in the South China Sea
来源:国际战略研究所(英国智库)
发表:2011年8月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Daisy翻译

getresource.axd?AssetID=57526&type=full&servicetype=Inline&customSizeId=0
【图:越南抗议中国的"九点虚线"和"U型线"的明信片,越南倾向于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来解决争端】

近期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的试水也许不会立即影响到东亚的均势,但它对于中国海军的现代化来说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由旧式苏联船舰改造的"瓦良格"号(被广泛期待重命名为"施琅"号)很难被称为是一流的航空母舰,其性能受到很大的限制。尽管如此,考虑到南中国海重新出现的军事紧张局势,北京的海上竞争对手也会因它而坐立不安。

中国被控今年至少有五次在争议海域骚扰别国船只,与此同时,北京也以越南和菲律宾在有争议的南沙群岛上的活动来进行反击。最近这一区域出现了急速增长的军事调动,并伴有快速升级的口水战、公开抗议及以牙还牙的网络攻击。中国的竞争对手们甚至争相游说为南中国海起一个新名字。越南的一份请愿书建议将其命名为亚洲东南海,而马尼拉的一位军队发言人则建议用西菲律宾海。

中国声称对包括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在内的几乎整个南海拥有主权,越南、菲律宾、台湾、马来西亚和文莱也声称对这一区域拥有全部或部分主权。这一区域包括几条重要的航行线路,并被认为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今年7月中国和东盟达成协议,声明要推进在南中国海上的合作,这一重要举措弥补了在这个争议问题上的长达九年的空白。不过,这份声明远没有平息争端。与此同时,美国也对中国海军的野心表示关注。

自上世纪90年代后期相对平静的一段时期后,2005年以来,南海局势逐渐趋于紧张。今年3月,马尼拉控诉中国的海军巡逻舰骚扰了菲律宾的一艘在礼乐滩委托作业开采石油的船只。礼乐滩是南沙群岛中最大的海山,马尼拉宣称它位于菲律宾200海里专属经济区范围内。5月,菲律宾对中国在安塘滩附近安放浮标和柱桩的行为表示抗议。6月,一艘中国军舰在五方礁附近向三艘菲律宾渔船开炮。

北京批评马尼拉在平岛(Flat Island)上建造壳状结构的建筑来驻军(译注:菲律宾称Patag岛,中国称费信岛)。菲律宾总统贝尼格诺・阿基诺三世在七月下旬的国情咨文中说道:我们并不想加剧与其他国家的紧张态势,但是我们必须让世界知道我们时刻准备捍卫属于我们的东西。

中国在南海也与越南出现了紧张的对峙。河内在今年5月和6月份宣称,越南的勘探船在被中国渔船撞击后,其探测电缆在水下30米深处被切断。中国反过来控告越南在6月的事件中派遣海军舰艇在南沙群岛的万安滩附近"非法驱逐"中国渔船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它的主权。

中国国营媒体上的两篇社论在6月和7月分别声称:"如果越南想要开战,那么中国有信心摧毁进攻的越南战舰。" "任何人都不能低估中国要捍卫每一寸领土的决心。"不寻常的是,历来管制严厉的越南社会主义政府居然容许了反对中国的公开抗议在河内和胡志明市爆发。

6月份,当美国与越南和菲律宾进行联合海军演习时,中国也在海南的海域举行了一个反潜艇战演习,这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PLAN)那个月举行的六次大演习之一。位于中国沿海的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的教授李金铭(音)告诉《金融时报》:随着南海局势的再度紧张,中国的海岸护卫队和渔政船最近也增加了在这个区域的巡逻活动。

冲突加剧的原因

尤其是对于北京来说,南海持续上升的战略重要性是最近这一地区局势持续紧张的原因之一。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制造业中心,中国现在依赖于进口原材料,特别是能源供应和铁矿石来维持经济的增长。中国的消费者也开始对食物和其他一些中国不能自己生产的产品有了更多的需求。因此,在北京看来,海上交通线,特别是经过南海的交通线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与此同时,中国持续增长的能源需求推高了石油和天然气的价格。日益减少的碳氢化合物也使得潜在的新能源越来越值钱。因此,维护对南海的主权及其潜在的资源(包括鱼类和其他海产品)已经成为这一地区国家的一个核心外交政策目标。

2008年,由中国、菲律宾、越南主导的对临时联合开发区的调查因菲律宾国内的批评而终止后,这项调查被认为违反了国家主权原则,南海争端变得越来越失去控制。调查的结果没有公布,各个国家随后继续他们的单边开采行动。最近的事件表明,菲律宾和越南将继续(可能并最终)开采南海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国营越南石油公司的合作伙伴―加拿大的塔里斯曼能源公司宣布它可能在未来一年内在南海开始钻孔开采。而埃克森美孚公司计划今年在越南海岸下沉探井。一些中国记者戏称南海为"第二个波斯湾",并暗示这一地区可能含有超过50亿吨的原油和超过20万亿立方的天然气。但在调查结束前,谁也无法确切知道具体的数字。

东亚的经济增长引发资源的激烈争夺的同时,也让这一地区的军事大幅进行现代化。中国的国防预算在过去30年里平均每年以两位数增长。其他在南海宣称主权的国家也积极尝试提高他们的海军实力。越南准备向南海派遣两艘"猎豹"级护卫舰,并订购了6艘"基洛"级潜艇。台湾在2005至2006年间派遣了4艘"基隆"级巡洋舰,这比先前的水面舰艇数量多出了3倍。今年早些时候,文莱交付使用了两艘新的近海巡逻舰,第三艘也在预订中。马来西亚自2009年起开始派遣两艘舰艇执行任务。只有菲律宾还没有采取增强海军军力的行动。

尽管如此,2011年发生的这些事件中,大部分都牵涉到海岸警卫队型的组织,而不是海军。中国,特别是国家海洋局下属的中国海监(CMS)正在采取一致的行动以扩大它的海洋警备实力。中国海监的常务副总队长孙书贤说中国海监将在未来5年内购买36艘执法船,招募1000多名雇员和技术支持人员。通过频繁增加的巡逻行动,中国海监、渔业执法部和海洋安全局极大扩展了中国在南中国海上的活动范围。

海洋权力上的孤注一掷

这是另外一个导致这一区域国家在南海问题上采取更加强硬立场的原因。2009年5月是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提交扩大位于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以外的大陆架声明的最后期限。

在截止期限前,马来西亚和越南提交了一份联合声明。越南随后也提交了一份单独的单边声明。菲律宾通过了一项新的基线法来支持一个部分提案。文莱提交了一份"初步公告"。中国就马来西亚―越南联合声明提交了一份照会。这些信息的交流理清了各个国家在南海领域的主权声明,但这也引起了相关争议方,特别是中国极度的担忧。北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马来西亚和越南选择基于从他们的海岸线开始测量的大陆架权利来宣称对南海的资源拥有主权,而不是从他们在这一海域声称拥有主权的群岛开始测量。这项原则如果被相关争议方采用的话,会极大地削弱中国不基于其大陆架的延伸的诉求。

但是,现在仍然很难看出中国的诉求到底是什么。因为它提交的另一份令人不解的照会反对菲律宾的提案和越南的单边提案。照会声明北京对南海的群岛及其毗邻海域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这可能意味着由这些群岛向外延伸12海里的领海也包括在内。但是,中国做出的首次关于"九点虚线"或"U型线"的正式提案是作为附件附在一份备忘录后面的。这份被中国官方称为具有历史依据的地图第一次在中国国内出版的时间是1948年。这显然不能支持北京对超过90%以上南中国海领域的主权诉求,并且丝毫没有顾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关于12海里领海的限制。

2009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强化了争议的棘手性,中国的模糊不清甚至有点华而不实的主权诉求也使争端复杂化。除此之外,2009年的联合国海洋公约意见书并没有包含任何关于南海岛屿归属权的说明,他们只就大陆架问题达成了一致。鉴于中国、台湾、越南、文莱、马来西亚和菲律宾都坚决维护他们对南海的岛屿或(和)岛屿或其他功能的权利(中国、台湾和越南宣称对二者都拥有权利),协议看来远不能达成。即使关于岛屿和功能的冲突解决了,这些岛屿的领海测量又会引发新的争端领域: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好像赞成《联合国海洋公约》规定的12海里领海权,而中国可能更倾向于给某些岛屿划分200海里专属经济区。

鉴于这项争议的复杂性,达成解决路径的多边协议既冗长又零碎,这一点也不让人惊讶。《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在第一次被提起后,中国与东盟用了超过10年的时间才达成一致并于2002年签署该宣言。后来又花了9年时间,双方在今年7月份就进一步进展的指导方针达成一致。这些指导方针将创建一系列委员会来监测一份旨在具有政治约束力的行动准则的实施进展,并促进各国在海洋研究、海事安全和跨境犯罪等领域的合作。

但从解决争议的角度来看,他们的承诺少得可怜。他们并没有提供关于达成"行动准则"的最后期限或日程安排,而且目前也没有出台任何关于怎样解决领土争端的声明。中国公开声明希望与其他争议当事国(当然,台湾除外)进行双边谈判,而东盟国家则倾向于在东盟地区论坛的多边环境下进行协商,这样的事实暗示了双方在这一问题上的差距。

棘手的纠纷?

采取措施以解决纠纷的协议没有达成,而唯一的最低限度信任建立措施也还在考虑中,这一地区的国家看上去并不可能会减缓南海的军事化进程或阻止在南沙群岛上进一步建造和加强基础设施的行动。通过"行动准则"的谈判,特别是在海上军事演习的事先通知方面,可能达成妥协。然而,"准则"的谈判,更别说实施,看起来还需要数年的时间。与此同时,南海争议当事国更倾向于强化它们在南沙群岛的立场,并加强它们的海军和海上警备发展计划。因此,南海的未来很可能是逐渐升级的海军竞争和包括警备在内的对抗,甚至在协调争端的外交行动也照行不误。

说明:本文将收录于即将发布的《译者合集 南海风云》专题中

相关阅读:

越南网:Viking II事件和北京的诡计

外交事务:让太平洋保持"太平"

《福布斯》长期走强的百度股票可能成为中国经济降温的牺牲品

核心提示:全球金融危机尚未走出低谷,中国经济也可能放缓,在中国互联网上独占鳌头的百度的收入前景也没有以前看好,高盛和瑞士信贷都下调了其股票的评级。

原文:Baidu's Long Bullish Run Could Be A Casualty Of Chinese Cooling
作者:Trefis Team
发表:2011年10月25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cys.tony"翻译并校对

16966v4-max-450x4501.png【图: CrunchBase】

据最近的一份高盛的报告预测:中国搜索引擎巨头百度,中国版"谷歌"可能难以延续之前的发展势头。

这家公司的市值自成立以来一直快速升值,终于在今年年中,在日益加剧的波动中展现出放缓的势头。尽管它的基础业务仍然表现得非常强劲,高盛认为它的股价增长的太快了。高盛是百度股票的承销商,并且在2005年将百度公开上市,现在,它将其评级从"买入"降级为"持有",与此同时,瑞士信贷则把百度的评级下调到了"中性"以下。

自从百度在六年前上市,它的股价已经增长了1400%(译者注:中途经历一次拆股,拆股比例是1:10,),尽管整个股票市场表现不佳,今年以来其股价还上扬了超过20%。根据专门追踪中国股票的FTSE/新华中国25指数,中国股票跌了14%,百度的表现一直相比可谓一枝独秀。

在未来几年,众多经济学家预测中国经济会从过去的10%减缓到较为温和的6-8%的增长速度。伴随着经济增速的减缓,对百度而言,维持其超过100%的年增长速度变得十分困难,这种高增长率支撑起百度的超过26倍的价格/营收比和55倍于其市盈率的高估值。

我们任然相信百度的增长模型。该公司已经证明了:它可以从世界上最大的上网人群中赚到钱,即使还有几亿中国人还没上网。

百度无疑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互联网公司,拥有超过80%的互联网搜索市场。只要它保持了它在搜索领域的统领地位,随着互联网用户的持续增长,这家公司会继续表现抢眼。

每次搜索带来的营收会从今天的4.5美元/千次增长到2013年的6美元/千次。然而,尽管高盛有所担忧,我们仍然保持乐观。因为我们相信只要有出现一丝全球经济增长回归正轨,或者欧洲的情况可控的迹象,就会给中国的经济增长带来更大的信心,这同时也会支撑百度的增长。

我们的模型认为,当前的股票估值很合理,当然,我们会在下个营收时段再做检查。

相关阅读

《圣荷西信使报》李彦宏告诫硅谷:要在中国挣钱,你必须和政府合作

2011年10月29日星期六

《译者》每日原文推荐 - 2011/10/28

以下为每日原文推荐。如果你有兴趣,请参与翻译并将译文寄给《译者》 (iyizhe@gmail.com)以便与大家共享。欢迎使用邮件组Google Reader和推特(@yigroup@xiaomi2020)跟踪我们的最新消息。

 

【时政热点】

《每日电讯报》:盲人活动家照亮了中国的黑暗角落——中国网民甘冒风险和殴打,揭露当局对陈光诚的折磨

《卫报》:西藏一处政府大楼发生爆炸案——自由亚洲电台称西藏昌都一个镇子的政府大楼星期三发生爆炸,无人受伤。

法新社:中国在税务骚乱后加强网络审查——织里事件发生后,”税“和”抗议“等词汇很快成了敏感词。

路透社:中国的下届总理在大学期间正好赶上异议风潮——对李克强的介绍,他在北大时,曾与某些64学运领袖是朋友。

中国立场博客:忍受中国的变化无常—— “生活在中国,最令人沮丧的事情之一,就是最重要的法律被忽视(比如《宪法》第35条),而最莫名其妙的法律却被严格执行”

路透社:中国官员承认对外国人开征社保税有点操之过急——对于具体如何实施,政府还没有完全规划好。 但人事部负责人称不会半途而废。

《华尔街日报》:美国前财长保尔森提出中美加强世界经济的五项原则——这是他本周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演讲的全文

《商业周刊》:中国的新保护主义——今年,在华的外资企业麻烦不少。从年初联合利华被罚款,到近期沃尔玛被关店,都显示出中国在形成一种新的保护主义。

 

【国际外交】

路透社分析:拯救欧洲,对于中国而言可能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北京只需注入相对不多的资金,就可以得到很多好处,机会难得

《纽约客》:中国来信:一报还一报——欧洲向中国伸出了讨饭的碗,而中国的慷慨解囊也是有先决条件的:1-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2-不许再拿台湾西藏新疆南海等问题说事;3-开放对华高技术出口

《明镜》周刊:对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投资,中国可能会提出自己的条件

 

【经济金融】

路透社独家新闻:中国将调整金融监管部门负责人——中国银监会和保监会的主席都已到退休年龄,近期这些机构将有人员变动。

《金融时报》:中国对购并欧洲企业的兴趣越来越大——今年中国花了120亿美元在欧洲购并企业,占海外购并总额的30%

 

【生活百态】

中国节奏博客:李阳模式:一些道德问题——李阳的疯狂英语有着自信自励和民族主义情绪的模式,在中国相当成功,但也伴随着沙文主义,报复心和无情的商业气息。

在华的一位明尼苏达人博客:对中国印象深刻——每当被别人问起中国好还是不好的时候,博主都不知如何作答。他能说的,就是中国给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

 

2011年10月28日星期五

《译者》每日原文推荐 - 2011/10/27

以下为每日原文推荐。如果你有兴趣,请参与翻译并将译文寄给《译者》 (iyizhe@gmail.com)以便与大家共享。欢迎使用邮件组Google Reader和推特(@yigroup@xiaomi2020)跟踪我们的最新消息。

 

【时政热点】

记者无疆界:中国的言论自由环境还在恶化——党的宣传、网络审查、王荔蕻案和"被失踪"合法化

TNWNBA球星J.R.史密斯在中国学会翻墙发推——如果他都能学会翻墙,说明墙并非那么高不可攀。

《纽约时报》:当网络笑话不再好笑——从制作哐哐兔的皮三、到 @wenyunchao 再到@aiww 网络恶搞如何抗议现实,又如何在镇压中变得危险。

智能星球:在北京,“智能城市”计划带来的是更多的监视——通州的大街上一夜之间装了600多台监视摄像机。市民对此并不太在意。

《每日电讯报》:中国努力压制社交媒体的声音——中共中央发布指令,要求控制住微博上的开放言论。

艺术信息:北京独立电影节避开审查人员

中国立场博客:中央电视台在海外的推广活动——作为增加中国软实力的举措之一,CCTV努力在海外进行推广。但强调所谓“中国视角”的说法,恐怕会适得其反,因为人们更关注的是事实。

《时代》周刊:在互联网审查之下,中国经济能繁荣吗?——将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不仅对中国人民的自由有害,对他们的钱包也有影响。

中国听说博客:互联网控制与中国经济发展——作者反驳了《时代》那篇文章的观点。

中国法律博客:感觉中国又出现了2008年的那种危险气氛——老外律师结合自己处理的案子,说明中国经济可能再现危机 

卡内基基金会:关于中国“地下长城”的另一种解释——《华尔街日报》近日发文称中国有三千核弹头。本文作者反驳了这种观点。

《经济学人》:付不起,而且也不想付——中国国内拖欠工资的情况。企业的资金干涸,使工人面临严重后果。

《华盛顿邮报》:负债累累的温州,很可能就是中国的未来缩影——如果政府吸收掉全部地方债务的话,那中国真实的债务-GDP比例会超过60%

《经济学人》:谷歌堡会议 正如古腾堡对印刷的意义一样,现在,一些互联网巨头对于网络——新媒体的控制力量非常强大,而用户们有什么力量迫使它们支持信息公开和“不作恶”?似乎不多。

 

【国际外交】

《连线》杂志:中国想要在巴基斯坦打一场永不结束的战争——中国计划在巴境内建立一个军事基地,打击在那里进行疆独的分裂势力。这对美国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卫报》:美国怀疑中国黑客干扰美国卫星——国会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黑客曾四次通过地面站干扰美国政府两颗卫星 

《卫报》:中国称新兴经济国家不会成为挽救欧洲的“活雷锋” 

《外交学者》:冲突幻觉带来的危险——7月里一起很可能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中印海军对峙事件,被印方当作真事大做文章,这样的行为非常危险。 

独立博客:关于欧盟与中国关系的三大迷思——欧盟对中国失望、欧盟对华有统一政策,以及欧盟将自顾不暇,因此对华关系不再重要 

 

【经济金融】

路透社独家:中国打算创建东盟银行——中国希望以此带动国内中小企业到东盟国家投资。

路透社:因中国的需求量减少,铁矿石价格出现史上最大跌幅

《纽约时报》:中国在淡水处理方面宁肯赔钱,也要抢占商业先机——天津建成最大的海水淡化处理厂,中国不在乎赔钱

 

【生活百态】

BBC新闻:在朝鲜战争后选择留在中国的美军战俘——战争结束后,因伤被俘的17岁美国大兵霍金斯选择留在了中国。虽然他后来回到了美国,但至今回忆起来,那段岁月依然令他落泪

中国节奏博客:肯塔基大学的中国年——肯大将201213学年定义为中国年,将举行一系列介绍中国的活动。这篇文章介绍了一些活动。

雅虎金融:中国开征在华外国人的社保基金,并称愿意就此与外国谈判避免双重征税。

《每日邮报》:北京时装周上的“真人芭比秀”新鲜抢眼(图说)。

《经济学人》:新“美第奇”家族——中国的艺术品收藏者。据统计,中国人在拍卖会上购买的艺术品总额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

 

2011年10月27日星期四

日《周刊文春》坚强到可怕的中国女性们

核心提示:中国女工和日本女人相比坚强得令人吃惊。而中国根深蒂固的性别差异可能是造成这种坚韧的原因。

作者:星野博美
发表:2010年4月15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书评《现代中国女工哀史》

广东省东莞市,可能很多日本读者对这个地名不是很熟悉,但这里汇集了诸多世界工厂。你每天使用的高级名牌包、大众品牌的运动鞋,很可能就出自这里的外出打工女之手。所以你不应该对她们漠不关心。该书描绘了这些外出打工女的真实生活状态。

中国的外出打工者在这十年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农民从家乡走出来的目的大多是为了摆脱贫困,而今的打工者中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占多数,他们比留在家乡的人有更多的欲望,"女工哀史"已成往事。

这里描绘的女性坚强得令人吃惊。为了出人头地她们可以坦然地说出任何谎言,不相信任何人,抹去回忆只为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她们认为自己是孤立的个体,并独立的面对世界。这样的活法称不上凄美,而是充满了危险和谎言。但她们只有一样东西无法背叛,那就是她们自己。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根深蒂固的性别差异反而造就了她们的坚韧,这一点无法否认。女孩子无法像男孩一样受到重视和娇惯,所以只能自己决定自己的生存方式。父母、男性、社会以及国家都不去保护她们。正因为自己的无足轻重,才更要依靠自己。作者独具慧眼地指出,中国最初的个人主义就在这些女工当中萌生。

在阅读当中,我甚至想到她们也许是人类史上进化得最高等的女性。让女人们丧失了依赖感、孱弱如羔羊的各位日本男性们,以及明知如此还是被"结婚"迷了心窍的各位日本女性们:在这些女工身上有多少值得我们学习的闪光点?就连我自己挨了当头一棒。

相关阅读:

《金融时报》"中国梦"的阴暗面

路透社:税务纠纷点燃织里的街头抗议

核心提示:浙江湖州织里发生因抗税而扩展到外来与本地人员的暴力冲突。部分消息未经独立确认。

原文:Tax Dispute Sparks East China Street Protests
来源:路透社
发表:2011年10月27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路透社北京消息――一家政府运营的新闻网站说,数百人在中国东部浙江省与警察发生冲突,并砸毁公共物品,这是在税务官员和当地的一家店主发生纠纷后如雪球般扩大的抗议之后发生的事。

一心想要维稳的中国领导人已经在经济发展和持续的民众不满之间力求平衡,这些不满主要集中在腐败、污染和想要促发展的官员们默许非法侵占土地等方面。

浙江在线说,在这次周三开始的浙江的纠纷中,湖州织里,一家童装商店的店主拒绝向当地官员交税,接着其他的店主们集合起来以示声援,并开始攻击官员。

该报道还说,此纠纷接着扩散到了街道上,吸引了超过600人。

一名拒绝透露姓名的湖州政府宣传官员在电话中说这一事件已经"平息下去了"。

但是在抗议地区工作的吴兴区的一家当地旅店的职工说许多旅店都关门了。

在中国的类推特服务,新浪微博上流传的图片显示大量人群堵住了交通,带着盾牌的防爆警察在街上巡逻。一张照片显示公安的大巴被点燃了。

路透社未能独立确认这些照片得真实性。

一些微博用户说骚动还在继续。

一名用户写道:"在11 a.m.的时候,打砸大型车和商店又开始。现在,整个织里都被封锁了,每条街上都有武警。车只能出不能进。"

浙江在线的报道说示威者扔石头,砸交通灯、公告牌和汽车,还打伤了几名公安和城管,接着警察驱散了人群。

报道还说,许多一开始前往市政府游行的店主是从邻近的安徽省来的。

许多骚乱的爆发都是小规模的、当地的各种示威,参加者有农民、工人和其他不满的群体。

但是这些示威则重点表明在中国的高层领导决意捍卫一党统治时的种种焦虑,明年下半年会出现一次权力交接,胡锦涛主席预计将辞去中共领导职务。

高层领导已经承诺要加强对社交媒体,比如可以提供即时消息,还能以病毒方式传播动乱消息和官员不当行为的微博就会被加强管制。

Michael Martina 从北京, Sisi Tang从香港报道,编辑:Jacqueline Wong

以下相关内容来自微博及Twitter,我们尽量给出信息来源:

现场图片,来源:自曲新闻FMN

4L1lp.jpg

ZAWHQh.jpg

dPali.jpg

9cfpN.jpg

微博评论:

《环球时报》主编 @胡锡进:浙江湖州织里镇发生童装业主抗税事件,昨天一安徽籍业主纠集近百人堵塞国道,围镇政府,打砸烧,数名公安城管受伤。目前事件仍未平复。除了抗税,还夹杂着本地和外来工矛盾。谴责暴力和对暴力的鼓掌者。对暴力中的挑头闹事者应依法严惩。法律尊严必须坚决维护。地方官员若行为错误导致民愤,也应追责。

诗人、学者 @叶匡政:在税负奇高的中国,到今天才爆发一起影响力较大的抗税事件,已是奇迹。湖州织里抗税,只是一个信号,表明民众已不堪高额税负,极可能成蔓延之势。今年前三季度,税收是GDP增速的3倍,中国宏观税负已近GDP的4成,举世罕见。温商跑路、湖商抗税,真正根源都是过高的税负,中小民营企业生存之路越来越窄。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周天勇 湖州抗税事件是一个标志性事件。过去我多次呼吁税太重,费和罚款太多,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昂贵,社保费率过高,吃拿卡要繁杂。被当做耳旁风。清理行政事业收费越清越多越重。这次实际是一个警告。应当紧急减税清费,防止大规模的抗税抗费发生。也给小微企业一条生路,保住就业,国民均安。

《开放时代》副主编@吴铭 两把菜刀杀的是谁?是贪官污吏。当时我们湖南老家附近五道水有个盐局,盐税是当地的一笔主要收入,人头税越收越多……父亲就带着20个人,从桑植县赶了100里路到五道水,砸了盐局,杀了收税的警察,抢了枪,一把火把白条子都烧光了,那是大快人心,老百姓都拍手叫好。――贺晓明(贺龙之女)

@穷儒释道(湖州人):转发别人的一些图片. 这边安徽人民开加工厂,一台机器300,那么一年也就几千. 但是企业主以两间店面来算,一年税款国地税等等 将近五万. 若是加工厂的税收不加,那么企业根本招收不到员工,谈何发展? 织里工资过度飞涨,私办加工厂是一大原因.打压一下是必然的,不然让企业都喝西北风,税收相差十倍?呵 镇压吧!

@hsin747 记者致电织里派出所。记者:织里镇爆发大规模冲突事件,有民众砸车,现在情况怎样? 接听:领导都知道了。 记者:你们怎么样解决? 接听人员:"怎么样解决领导会通知的。" 记者:他们反对加税是吗? 接听:领导知道了。 记者:怎么处理? 接听:领导会处理的。

更多相关消息

twitter用户找出几天前的消息:湖州织里"中国童装城"调委会成立

网易头条:浙江湖州抗税事件5名聚众滋事者被刑拘

读写网:在移动使用趋势上,美国落后于中国

核心提示:根据Forrester公司最近公布的一份调查,在移动使用趋势的几乎每个方面,美国都落后于中国。

原文:US Trails China In Almost Every Mobile Usage Trend
作者: Dan Rowinski
发表:2011年10月24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移动设备的运用现在已经在全球迅速普及。而在移动设备的渗透率方面,美国实际上在全世界已经落后了,只有77%的人拥有移动设备。对于美国这样一个国家来说似乎有悖常理,按照以往的观点,美国一向是全世界广泛接受移动设备和有所创新的核心地带。但事实上,中国和其他亚太国家,才是移动设备运用的领跑者。

调查研究公司Forrester上周发布了一条最新的研究,展示了全球移动设备的使用趋势。在移动设备的运用的几乎所有方面,中国的大都市和其他环太平洋地区国家都是领跑者。这包括了移动社交运用,工作运用以及个人拥有多台设备的比例。移动设备几乎就是个转折点,它以世界各地的信息改变着人们相互影响的方式。

Forrester的研究表示,移动互联网正在开始成为世界上的许多人们接入互联网的主要方式,这也许是所谓的"后PC"时代应有的样子。也因为这一点,Forrester看到了在移动商贸方面有许多增长潜力,这都是基于一个原因:有25%的中国人和美国人已经尝试在移动设备上了解商品,而只有9%到15%的消费者能最后会成功地完成购买。Jumiper认为到2015年,移动设备在全球市场上能达到6700亿美元的贸易额,因为从现有的数据来看,这些数字还大有提升空间。

在中国的大都市,46%的用户使用移动设备接入互联网,听音乐的占57%,玩游戏占36%,而玩社交网络的占33%。相比之下,美国有25%的移动设备消费者上社交网络,而欧洲只有11%。

在本地应用程序方面,美国人是全球到目前为止最大的消费群体,在最近过去的三个月内,几乎有90%的美国智能手机用户下载和使用了应用程序。英国以66%的数据排在第二位,而剩余的连续7个国家都是来自欧盟。因此把美国、欧洲和亚太地区国家进行比较是很有意义的。移动互联网的使用率(虽然最高的是日本,57%)在西方国家比东方国家高的多,而使用移动互联网。

但总体来说,Forrester总结道,中国有更多的几率产生所谓的"Super-Connecteds"――指那些每周都会使用移动设备接入互联网并使用大量的高级服务和应用程序者,下图可以看到Forrester的用户分类。

forrester_mobile_super_connecteds_oct11_chn.jpg?w=484&h=532
【原文配图 汉化:译者志愿编辑】

Forrester的报告是基于一份调查,参与者达到330,000个人,来自18个国家,主要包括欧洲、美国和亚洲太平洋地区。这份报告同时也是以下这三份调查报告的总结:欧洲、亚洲太平洋地区和北美地区的技术图表基准调查报告。

相关阅读:

《译者》每日原文推荐 - 2011/10/26

以下为每日原文推荐。如果你有兴趣,请参与翻译并将译文寄给《译者》 (iyizhe@gmail.com)以便与大家共享。欢迎使用邮件组Google Reader和推特(@yigroup@xiaomi2020)跟踪我们的最新消息。

【时政热点】
《华尔街日报》: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在法国举办摄影展——这个名为“刘霞沉默的力量”的摄影展,有她的26幅从中国偷运出来的作品。
路透社:又一名西藏喇嘛在中国自焚, 这是今年第十起了。外交部称“少数人鼓动无知的人违反法律、破坏稳定,并不能代表当地多数人的愿望”
中国法律与政策博客:对中国精神卫生法草案的分析——博主采访纽约法学院教授,探讨这部草案被滥用来压制异议者的问题。
《卫报》:抓住中国这根稻草,并不能解决这场世界危机——决策者们企图寻找一举解决问题的措施,但这注定不会奏效。
《金融时报》:人民币,前途依然漫长——储备货币的建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对企业主管的调查显示,大多数人不认为人民币在十年后能成为储备货币   
《华尔街日报》:中国的国有企业到底有多重要?美国智库的观点不一,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观点是SOE占了中国GDP50%,而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则认为只有30%,布鲁金斯同意有50%甚至更多
《金融时报》:中国:就业与增长的误区——作者认为中国的GDP增长速度即使在今后几年有所下降,就业形势也不会变得太糟。
《福布斯》:荒谬的太阳能板贸易战——太阳能板是挽救地球生态的武器。至于是中国政府扶持它更多,还是美国政府扶持它更多,只要有利于更多的生产,我们都应该表示感谢。

【国际外交】
《外交学者》:中国是注定要蛰人的蝎子吗?——文化决定论者认为,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加,中国对周边小国的威胁恐吓会越来越多,尽管这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经济金融】
《华尔街日报》:中国的影子金融系统会成为下一场次贷危机吗?——巴克莱银行对中国地下借贷体系危险程度的分析
《商业周刊》:2012年的危机,可能会让中国比美国更难过——《美国凤凰》一书的作者认为,中美经济相比,几年后最终将胜出的还是美国。
《福布斯》:百度的长期牛市很可能成为中国经济降温的牺牲品——高盛公司将百度股票的前景从购入降为中立。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