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3日星期三

纽约时报 出狱后中国对持不同政见者的处罚仍在继续

核心提示“如果他们只是说你有罪,那么你就是有罪,”他说。

原文:China’s Intimidation of Dissidents Said to Persist After Prison
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ANDREW JACOBS and JONATHAN ANSFIELD
发表时间:2011年2月17日
译者:@delaydy


图:门口的守卫 这个人试图阻止纽约时报的记者和摄影师进入东师古村,陈光诚自从9月被释放后一直被监禁在这里。当我们接近时,他先是用手持电台请求支援,然后用他的扫帚攻击我们。

中国,东师古村——根据法律定义,陈光诚是一位自由公民,但是很难想象一个人的生活可以有如此多的限制。陈先生——这个国家最杰出的维权人士之一——被每天24小时地监禁在家中,看守他的人除了国保,还有被雇佣的装备着棍子,砖头和对讲机的农民,试图见他人被粗暴地推搡出来,有时还会遭到殴打。在晚上,致盲泛光灯照亮着他的石头农舍。

2011年2月20日星期日

悉尼晨锋报 亚洲敦促年轻一代积极造人

核心提示如果缺乏就业和其他发展机会,高度年轻化的工作年龄群体反而会给经济和社会带来灾难,而不是人口红利。

原文:Asia tells its young: love is in the air
来源:悉尼晨锋报
作者:Hamish McDonald,亚太事务编辑
发表时间:2011年1月15日
译者:Antipodal Views (@antipodalviews)


插图:Simon Letch

还记得“黄祸”二字吗?上了年纪的澳洲人应该不会忘记,这个词和对它的描绘曾经多么容易地就激起了无数人的种族恐惧感——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东亚人;他们繁殖迅速,最终遍布这片人口稀少的大英帝国的土地。

2011年2月19日星期六

外交政策 中俄如何看待埃及革命

核心提示“北京和莫斯科有理由为埃及革命寝食难安,美国最好别对此置若罔闻。”


原文:How Russia and China See the Egyptian Revolution
来源:外交政策
作者:FIONA HILL
发表时间:2011年2月15日
译者:ReeLy
校对:David Peng、@Freeman7777



奥巴马政府外交政策的首务之一,便是与俄罗斯,中国及其他大国建立建设性关系。这一点, 奥巴马行政当局在2010年小有所成:其中显著的,是对俄的“重置”政策,和处理同崛起的中国不可避免的贸易与其他冲突。但随着大规模示威穆巴拉克倒台及此后埃及局势的发展,美,俄,中三国在2012面临选举,2011年注定是个巨大的考验。

随着对埃及政策的演变,华盛顿也要考虑如何处理莫斯科与北京的观感与反应,以及演进中的埃及局势对于中美俄三国微妙双边关系的影响。开罗解放广场的示威将产生全球范围的涟漪效应 ,而华盛顿则要在深思熟虑,谨慎回应中,避免只见一隅不及其余。总之,这已不仅仅是中东或阿拉伯人要处理的问题了。

新共和 不要再以”埃及革命“相称了

核心提示不要大谈什么“埃及革命”了,因为这个国家的革命还没有开始呢。

原文:Stop Calling It Egypt’s Revolution
来源:新共和 (The New Republic)
作者:John B. Judis
发表时间:2011年2月16日
本文原发中选网,后被删除,译者好象是Wu WW


迫使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台的群众抗议普遍被描述为一场革命。这当然好。如果有网络革命、里根革命、甚至奥巴马革命的话,当然也可以有埃及革命。但是革命还有另外一种意义仅仅适用于法国、俄国和中国革命的那种事件。在这个意义上,埃及还没有发生革命,抗议的成功最终取决于它是否有这样一场革命。更加复杂的情况是,埃及是否有这样的革命取决于美国的外交政策。

大写的革命不仅仅是用一帮政府官员取代另一帮官员,而是国家本身的转型,是摧毁从前的国家权力的基础并以另一种进行替换。革命产生新型的政府,国家政府和不同阶级和群体之间关系会发生根本变革。比如,法国革命终结了法国君主制度和维持这个制度的封建阶级。

2011年2月18日星期五

环球时报英文版 网络长城之父方滨兴有话要说

核心提示方滨兴,中国网络长城之父注册了6个VPN(虚拟专用网络)账号,他通过VPN连接一些他当初帮助屏蔽的网站。

原文:Great Firewall father speaks out
来源:Global Times 环球时报
作者:Fang Yunyu
发表时间:2011年2月18日
译者:ZJL
校对:小米(@xiaomi2020)


59岁的方滨兴现为北京邮电大学校长,他说:“在家里的电脑上我有6个VPN账号,但我只将它们用来测试GFW与VPN谁更厉害。”

“我对乱七八糟的消息,例如反政府的信息,不感兴趣。”

最近中国大陆流传着一个受欢迎的笑话:去年圣诞节时马克•扎克伯格(译注:他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花名册)的创始人和CEO。)突访北京。这位备受挫折的Facebook创办人向中国的网络创业者展示了如何穿越网络长城。

2011年2月17日星期四

悉尼晨锋报 中国竖耳悉听阿拉伯的自由呼声

核心提示“党就象上帝,看不见,摸不着,但他无处不在。”

原文:China cocks its ear to Arab freedom cry
来源:悉尼晨锋报
作者:Peter Hartcher,政治和国际事务编辑
发表时间:2011年2月15日
译者:Antipodal Views (@antipodalviews)


原文配图 图中报纸小字:埃及的人民力量 设计:John Shakespeare

在中国向超级强国演变的旅程中,这个月特别引人注目。有两个原因。

二月三日,一项最新公布的评估和计算显示,中国经济已经成为世界龙头老大。

十天后,穆巴拉克倒台。假设埃及的军人政府不食言,那么中国同时也成了有史以来在专制压迫体系中生活的人口最多的国家。

以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列为“没有自由”的国家的人口计算,每十名受政治压制的人中就有六人目前生活在中国。

中国简报 北京担心“颜色革命”会影响中国

核心提示尽管近期,埃及式的“颜色革命”在中国爆发的可能性较小,但是中国共产党还是缺乏信心,因而官方媒体上都是力图减少突尼斯、埃及、约旦和也门的戏剧化事件对中国影响的文章。


原文:Beijing Wary of “Color Revolutions” Sweeping Middle East/North Africa
来源:The Jamestown Foundation 中国简报
作者:林和立(Willy Lam)
发表时间:2011年2月10日
译者:@delaydy



一场埃及式的“颜色革命”在中国很快爆发的可能性较小,然而,中国共产党似乎对其执政又开始缺乏信心,它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使发生在突尼斯、埃及、约旦、也门的戏剧性事件可能对中国产生的影响降到最低。除了控制关于埃及“莲花革命”的新闻报道,当局也在试图把争论引向“西方民主模式”不适合发展中国家这个议题。包括温家宝总理在内的高层官员正在使出浑身解数使下层阶级相信,中央将会在社会福利方面投入更多的钱,在某种程度上是在表面上阻止民众骚乱。如果中共领导人无法解决长期困扰的如贫富差距、公民缺乏言论自由等问题,那么不能排除这个国家的贫困人口模仿易怒的突尼斯和埃及示威者的可能性。

2011年2月15日星期二

经济学人 保护中产阶级

核心提示中国的领导对左派颔首,但眼睛却焦急地瞟向右边。一些官方人员极力赞扬新的房产税政策,但是这好像对重庆和上海这两座城市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原文:China's property market Protecting the middle class
来源:经济学人
发表时间:2011年2月3日
译者:Crystal Lee
本文参考了“译言网”上的“同来源译文”


图:高企的房价不是人人都能承受

在中国南方深圳这个新兴城市里,当地官员一改往日温顺的形象频频发出不满之声。1月28日中国首次在重庆和上海开征房产税让他们心生忧虑,当地各大媒体上不乏这种担忧。深圳的一些官员担心他们的城市会成为下一个试点城市,按他们的说法,这一房产税是对中国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的打击。其实他们并不需要如此忧心忡忡。

近几个月来中国迅速增长的房价(见下图)已经让中共左右为难。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党当然不能置城市困难人口的呼声于不顾,城市中的贫困人口已经无力登上房产的高阶。但是大多数已经有房的城市居民们(从农村移居至城市的人们很少被计算在官方数据内)拥有他们自己的房产。 很少有人愿意看到房价下跌。对于他们来说最大的关切是避免房价崩溃。

2011年2月13日星期日

时代杂志 中国控制互联网的新挑战

核心提示微博不是一场革命, 但是,它把互联网产生舆论的能力和信息的广度推进了一大步。和旧互联网一样,它面临审查。但是微博大大促进了政治参与及其他活动

原文:Wired Up
来源:时代
作者:AUSTIN RAMZY 发自北京
发表时间:2011年2月21日(网络版先于杂志刊出)
译者:David Peng


图:中国的计算机一代——北京的一个网吧,时代杂志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摄

圣诞节后不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在新浪微博开了个账户,新浪微博是一个中国微博服务,类似于Twitter,允许用户分享多达140个字符的短信息。纪思道开始测试哪些议题将被屏蔽。他很快就知道答案了。他的第一个消息是“我们能不能谈谈法轮功?”——提到北京禁止的宗教运动。这篇微博之后不到一小时,纪思道的帐户被关闭。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社论 埃及革命的真相 由普世价值推动的一场没有领袖的革命

核心提示是的,成百万的埃及人正在示威来推翻穆巴拉克。但是这场广泛的,声势浩大的无领袖的起义,同样被每个人对权利的诉求所推动——首先是集会的权利,并表现在如何进行示威活动。

原文:Egypt's true revolution? A leaderless movement, fueled by universal values
来源: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作者: the Monitor's Editorial Board 本报社论
发表时间:2011年2月4日
译者:@delaydy
校对:小米(@xiaomi2020)


图片为译者所加,来源:Abcharlie, publicintelligence.net

像在他们之前的突尼斯人民一样,埃及示威者正在给其他的阿拉伯国家树立一个生动的榜样。他们正在表明,即使是像要求集会权利这样一个简单的普世价值追求,都能可以在没有太多领导的情况下鼓舞数百万人聚集起来——事实上,有时完全没有领导者。

即使时不时地被切断手机或互联网服务,以口耳相传的方式,好的思想也可以传播,埃及人民照样会蜂拥到街上。

德国商报 全球主义者说:中国无法免疫民主的尼罗河病毒

核心提示埃及民众要求自由的呼声不只是让美国两难。中国的局势也早已不像政治局委员以及西方经理人所认为的那样稳定。

原文:China ist nicht gefeit gegen den Nil-Virus der Demokratie
来源:德国商报
作者:Torsten Riecke
发表时间:2011年2月4日
译者:白乌鸦@baiwuya
翻译时参考了德国之声上的同来源译文


法老国家埃及的旅游广告上写到:“埃及,一切的起源”。这也是对中国的一个警告。埃及的骚动不只是让西方陷入两难,不断崛起的中央帝国的经济模式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刚被赞誉为属于未来的样板,现在它却要竭尽全力来预防民主的尼罗河病毒。

2011年2月11日星期五

访谈预告:中国的新闻管制&维基泄密

核心提示2月12日(星期六) 13:00-14:00 (北京时间)译者邀请两位媒体人/研究者长平和萧强来谈谈中国的新闻管制,以及维基泄密,由知名主持人闾丘露薇主持。全程网络电台直播,邀请你的收听与参与。
直播时间:2011年2月12日 13:00-14:00 (北京时间)

直播微博账号

Twitter: @xiaomi2020
新浪围脖: @xiaomi2020
搜狐微博: @yyyyiiii
网易微博: @xiaomi2020

聊天室地址: https://voxli.com/yizhe

全程转播及联合主办:https://1984bbs.org

直播的网络电台地址将于播出前1小时在聊天室及微博账号上公布


访谈音频: part1, part2, part3

盖蒂博物馆展览介绍 新中国摄影

核心提示2010 年12月7日—2011年4月24日,洛杉矶的盖蒂博物馆的盖蒂中心展出一系列中国摄影师的作品,以下是其中一些作品和创作者简介。


原文:Photography from the New China
来源:盖蒂博物馆展览说明
展览时间:2010年12月7日-2011年4月24日
译者:helenxu
校对:小米(@xiaomi2020)


说明:题头图片为王庆松作品《新女性》,以下图片均可点击查看大图。

保罗盖蒂博物馆(J. Paul Getty Museum)最近引进了当代中国一些新兴年轻艺术家的摄影作品。本次展览的展品多为此类引入作品或私人收藏家的收藏品。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冷战时期,中国都是个封闭的社会。文化大革命(1966-1976年)摧毁了几个世纪以来帝制时代的艺术和思想遗产。197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始人和长期领导者毛泽东逝世。直到1980年,他的继任者邓小平才开始挑开幕布的一角。但是,以农村为主的中国贫困依旧,共产党还是无所不能,严酷的审核制度下艺术家饱受质疑。1989年秋天,苏联的解体以及同年发生在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暴乱催生更为激进的改变。随即,在邓小平的倡议下,中国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

过去20年,中国的经济取得巨大进步,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快速过渡的繁荣的城市中心为艺术的传授、创造及舆论进步提供了可能。曾赴海外寻求言论自由的艺术家们回国,建立工作室,并提供指导。无论目的是为了安抚反叛者,还是鼓励旅游,一刻未放松监视的政府如今确已为艺术搭台,包括基于废弃工厂群而建的北京798艺术区。

2011年2月10日星期四

悉尼晨锋报 藏龙卧虎,“楼”起云涌

核心提示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非常清楚大兴土木与大宗商品之间的关系。

原文:Crouching tiger, soaring cranes, rumbling doubts
来源:悉尼晨锋报
作者:John Garnaut
发表时间:2011年1月29日
译者:Antipodal Views


在中国城市化运动新前沿的重庆市,一群群高楼从粮田中拔地而起,一条条高架公路和铁道以势不可挡之势穿山跨河,进入乡村各地。

似乎到处都是一样——山丘被削平,沟壑峡谷被填满。按照官方的说法,这是在为今后三年内将会新增加的200万城市居民腾出地方。

根据麦肯锡咨询公司(McKinsey & Co)对中国的预测,在今后二十年内,中国每年会出现一个新的芝加哥,新建1500多幢30层以上的摩天大楼。

2011年2月3日星期四

悉尼晨锋报 Facebook、提摩斯和个人的胜利

核心提示如果 Facebook是古希腊人发明的话,那一定是因为他们认识到了人的内心深处对提摩斯的渴求。

Social networking ...
"a satisfying sort of existential recognition".
Illustration: Simon Letch

原文:Facebook,Thymos and the triumph of the individual
来源:悉尼晨锋报
作者:Peter Hartcher,政治和国际事务编辑
发表时间:2011年1月25日
译者:Antipodal Views

十一个月前,在交易Facebook等这些没有在各大主要证券所挂牌上市的公司的股票市场上,Facebook的估计市值是115亿美元。

五个月前,这个标价上升到了250亿美元。根据最近一笔私人股票配售的价格来估算,Facebook的价值已经窜升到了500亿美元。

一名20岁的小伙子在七年前创建了Facebook,现在它已经晋升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150家企业之一。 与时代华纳这位老牌媒体巨人相比,Facebook每年20亿美元的收入与前者260亿美元的年收入相比可谓微不足道,但是它的市场价值却遥遥领先。

纽约时报 为开罗的希望而振奋

核心提示纪思道:Tahrir广场的感觉就像是1989年的天安门,士兵们开枪的前夕。


原文:Exhilarated by the Hope in Cairo
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纪思道(NICHOLAS D. KRISTOF)
发表时间:2011年1月31日
译者:小米(@xiaomi2020)



图:2月2日,CNN的记者Anderson Coopers现场报道他和他的摄制组在Tahrir广场遭到殴打,有人试图抢夺他们的摄影器材。可以点击这里查看原声现场报道

周一当我站在Tahrir广场,想要采访示威者的时候,数十人涌向我,向我呼吁美国应该支持他们的民主要求,这些埃及人冒着巨大的风险而发出的呼吁和这其中蕴含的希望令人振奋。

2011年2月1日星期二

赫芬顿邮报 匿名网民组队为埃及人民提供通信工具

核心提示埃及切断互联网和移动通讯服务后,国际团队Telecomix利用聊天室,维基和协作写作工具组织起来,努力告知埃及人他们的各种通信选项,同时从埃及人那接收消息。

原文:Anonymous Internet Users Team Up To Provide Communication Tools For Egyptian People
来源:Huffington Post 赫芬顿邮报
作者:Craig Kanalley和Jake Bialer
发表时间:2011年1月30日
译者:David Peng
校对:小米(@xiaomi2020)


“互联网断了,人们在烧警车。”一个埃及人发出消息。“今天是埃及重大的一天。”另一名埃及人发出消息。

这些消息是不是来自手机或电脑,而是在埃及的混乱之中,从某地一个业余无线电发送的莫斯电码。

埃及政府在国内努力限制通讯,这引起了互联网上一个名叫Telecomix的倡导言论自由的团队的一场运动潮。这个大型匿名团队利用聊天室、维基和协作写作工具组织起来,努力告知埃及人他们有何通信工具,同时从埃及人那儿接收消息。Telecomix曾在突尼斯,伊朗,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促进言论自由,这些国家审查或者封锁部分互联网。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