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8日星期日

时代:中国研究毒奶粉的影响

原文标题:Time: China Studies Impact of Tainted Milk

译文标题:时代:中国研究毒奶粉的影响

作者:
发表时间:2010年2月23日 星期二
译者:Susan
校对:@xiaomi2020


图:一名吃过受污染奶粉的孩子在安徽合肥接受治疗。拍摄:Jianan Yu/路透社


北京——研究发现,超过十分之一的中国儿童在食用受污染奶粉六个月后出现肾衰竭的病症,这引起了人们对国家食品安全问题长期影响的高度关注。

两年前的工业化学品三氯氰胺污染事件,造成至少有6名儿童死亡,近300,000儿童得病,故意加入这种化学品的目的是欺骗检查人员的蛋白质测试。

研究指出,多达30,000名儿童有可能在食用毒奶粉后的数月都会受并发症之苦。它还表明,人们关于毒奶粉对身体健康的长期影响仍知之甚少,虽然中国在清理污染产品源头的工作中也进展量多。最近几个月,受三氯氰胺污染的奶粉又在市场上重新出现。

北京大学研究人员通过对2008年因毒奶粉致病婴儿的超声波图像发现,尽管在2008年生病的中国农村地区的大多数儿童已经康复,但是六个月后12%的儿童仍然显示肾脏异常,该报道星期一刊登在加拿大医学会杂志。

 “食用三氯氰胺对健康的长期潜在影响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报道中说,“我们的结果显示对受影响患儿的健康状况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包括肾功能。”

2008 年9月,研究人员对3岁以下7,933名患儿进行超声波影像检测,这些儿童都住在石家庄市北部三鹿公司(本次奶制品丑闻的根源)附近农村地区。最初检测发 现,48名儿童出现肾结石或肾肿大。研究人员对这些患儿进行间隔1、3、6个月的不定期检测,发现12%的儿童会出现“肾功能异常”。

从事这项研究的专家说,此研究结果适用于广大的受毒奶粉影响的儿童群。

“300,000名受影响的儿童,即使他们现在没有出现任何症状,也许有12%会在六个月后出现超声波影像异常,”北京大学生殖和儿童健康研究所副所长刘建明(音)博士说。他还说,因为研究条件的限制,出现异常的比重估计偏高。

一名在北京的世界卫生组织的食品安全专家Peter Ben Embarek博士说:“为了更好的了解曾经服用过高三氯氰胺的长期影响,有必要做这种长期的后继研究工作。”他本人并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从这项研究中得到的好消息是,大多数患儿都能够在数月内自我恢复。”Ben Embarek博士说。

这一丑闻在2008年9月曝光,当时患儿的肾结石报告出现在中文媒体上,引起了中国对上千吨婴儿奶粉的回收,政府启动了调查。

因为如此多的儿童受到影响,许多家长开始指责为毒奶粉做安全伪证的政府。为了化解民愤,政府为受影响儿童免费提供药物治疗和健康检查。[见相关报道:温家宝披露毒奶粉影响3千万儿童 国家花20亿]

三氯氰胺,这种会导致肾结石和肾功能衰竭的化学产品,被添加到加了水的奶粉中来欺骗检查人员对蛋白质含量的检测,增加利润。这种化学产品是用来制造塑料和化肥的,还有就是添加到宠物食品和动物饲料中。

尽管已经加强了相关法规和对生产者的检查,三氯氰胺污染奶类产品近来在国内的好几个地方重新包装上市。这显示出中国更好保护食品安全的承诺存在缺憾。

政府启动了为期10天的紧急制裁,承诺在这个月初对所有重新上市的受污染产品进行回收和销毁。

最近几天,中国还发布了旨在加强动物饲料监管的法律草案。规定对非法生产、使用或出售饲料添加剂的公司进行罚款。

相关阅读:

最新消息
温家宝披露毒奶粉影响3千万儿童 国家花20亿
时代译文专辑

译者频道——看中国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网络志愿翻译者团队。译者的志愿者进行了校对,原译文版本在此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最新消息”、“时代”、“译者频道——看中国”索引。


 ©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泰晤士报:神秘动物捉弄中国网络审查


原文标题:Timesonline: Chinese censors tormented by mythical animal

译文标题:泰晤士报:神秘动物捉弄中国网络审查

作者:
发表时间:2010年2月21日
译者:Wayne  twitter: @jayzhu1007
校对:@xiaomi2020

一只新的神秘动物正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悄然风行。

神兽“雅克蜥”是中国网民们智慧和创意的最新结晶,是对中国当局赤裸裸的嘲笑,也是对对他们想要压抑网络争论的和封锁不宜内容的努力的回应。

网络讽刺家们的创意来自于维族艺术家们在春节联欢晚会上表演的节目。春晚是由CCAV播出的,本意在除夕之夜为中国家庭团圆提供的最重要的娱乐年夜饭的大型晚会,但是,考虑到春晚有着世界上最大的收视群体,也不失为进行政治宣传的良好媒介。

当由主要来自有动乱迹象的新疆西部的穆斯林艺术家们表演节目“党的政策亚克西”——“亚克西”在维语中是“好”的意思——的时候,广大网民不买账了。毕竟仅在七个月前,愤怒的维族人纷纷涌上街头,并在冲突中造成了两百多人死亡,其中主要是汉人。

于是网友们决定要恶搞一下这首荒唐的歌曲,还有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考虑到汉语有如此多的同音词,没过多久,大家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双关语:因为“Xi”这个音也可以代表蜥蜴,“亚克西”变成了“亚克蜥”。

中国最受欢迎的博客作者,青年作家和赛车手韩寒,也组织了“亚克西填词大赛”,能为这首歌写出最好的新歌词的作者将会获得5000元人民币(约合500英镑)的奖励——尽管副歌部分的歌词不能改变。

原曲的第一部分歌词是这样的:“买买提我今天心欢喜,赶上了毛驴去城里,崭新的货巾肩上背,里面装满了人民币。什么亚克西,什么亚克西呀?党中央的政策亚克西!”

一位参赛者建议改成:“房价高得遥不可及,蜗居遍布神州各地,人民生活苦不堪言,如同掉进深渊地狱。什么亚克西,什么亚克西呀?党中央的政策亚克西!

鉴于当局已经删除了很多类似的讽刺的帖子,韩寒也略微改变了一下比赛规则,“因为最终亚克西歌词可能牵涉到一些比较敏感词,所以就不连累他人了”,因而他将是唯一的评委。这篇帖子已经收到了超过五十万的点击率和将近一万五千条回复。

这一切都使“亚克蜥”成为了被GFW封锁着的墙内网民的又一神兽。许多博客和聊天室都为这只传说中的蜥蜴补充了更多的特性。其中一则写到:“此生物曾经在苏联境内繁衍,但现在在那里已基本绝迹,而主要聚集在中国,朝鲜和古巴境内。”

内容审查则在加速步伐,赶超网民的创作速度。

相关阅读:

最新消息

那些中国自创的英文单词[中英字典版]

Full Lyric Translation of Yakexi

泰晤士报译文合集

译者@jayzhu1007的个人专辑

译者频道——看中国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最新消息”、“泰晤士报”、“@jayzhu1007的个人专辑”、“译者频道——看中国”索引。


©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旗帜周刊:中国所言“和平崛起”意味着什么?

原文:Confucius Say--Caveat Emptor——What China means by "peaceful rise."

译文:子曰:货物出门概不退换——中国所言“和平崛起”意味着什么?

作者:Gary J. Schmitt

原文发布时间:2006年旗帜周刊5月1日

译文发表时间:2010年2月28日

译者:推特ID:Freeman7777

本文是2006年发表在《旗帜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上的旧文,作者Gary J. Schmitt博士现在是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的长驻研究员、战略研究主任,曾担任过里根第二任总统任期时的总统外国情报顾问委员会执行主任,今年编辑出版了《中国的崛起》(《The Rise of China》)一书。本文是2006年发表在《旗帜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上的旧文,作者Gary J. Schmitt博士现在是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的长驻研究员、战略研究主任,曾担任过里根第二任总统任期时的总统外国情报顾问委员会执行主任一职,今年编辑出版了《中国的崛起》(《The Rise of China》)一书,之前还编辑、出版过《Of Men and Materiel: The Crisis in Military Resources (AEI Press, 2007), Silent Warfare: Understanding the World of Intelligence(Brasseys, 2002), U.S. Intelligence at the Crossroads: Agendas for Reform》这些著作。


中国人很擅长口号:以前曾有过“四个现代化”,“三个代表”,“一国两制”,而到了最近,又出现了“三个超越”,“建立一个和谐社会”,以及“和平崛起”的说法。但他们这些说法并没有跳出美语的范畴(中文的这些口号所要表达的涵义可以在美语中找到对应的语汇),他们与来自麦迪逊大道的标语服务于同样的基本目的。北京的例子稍有不同的是,(它所想要推销的)产品不是牙膏、汽车或者人寿保险,而是共产党的政策。

(口号)通常所针对的对象是中国的党的干部、政府官员以及十多亿的公民,但倒不一定都是这种情况。三年以来,与胡锦涛、温家宝继承了政府的最高领导职务相关联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试图缓解日益加剧的国际对于其日益增长的、以“中国和平崛起”为口号的经济上的、外交上的以及军事力量上的关注。最近中国的宣传工作者把口号“中国和平崛起”(China's Peaceful Rise)修改为“中国和平发展”(China's Peaceful Development),这样的做法是担心即便“崛起”这样的用语也可能吓唬到美国人以及在亚洲的中国的邻国们。

但不管怎样,重点是中国面临了一个长达数十年的国内发展计划,并且无法同时承受成为一个与美国相抗争的强权(great power)。因此,中国外交政策是想以世界贸易组织,联合国以及各种亚洲的区域论坛的成员身份,将重心放在经济增长、软实力(soft power)和多边合作上。北京不一定愿意配合美国以及它的盟国,但它会尽可能避免以直接竞争的方式与美国作对抗。争议因此就产生了。

催生“和平崛起”口号的智囊是中国改革开放论坛(一家中国智库)的郑必坚主席、他是原中央党校的副校长,重要的是,他还在90年代中期的六年时间中担任了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一职。在多数讲话中,他仍然是胡主席以及他的副手们的高级顾问。事实上,当郑于2003年年末在一个区域经济论坛上首次使用这个词汇数周之后,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就在东盟首脑会议以及随后在哈佛大学、美国访问时就引述了这个词汇。

一如所料,郑以及和平崛起的说法在焦点集中至美中关系时又被公开抛了出来。当胡锦涛主席去年秋天首次排定到美国访问——但却不得不被取消,因为白宫忙于之后产生的卡催那飓风灾情——郑在9月至10月的《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了最为全面的介绍此一论点的文章。然后,当布什总统在今年秋天对北京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访问的一天之后,郑发表了一篇刊登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最最显眼位置的文章,否认中国有任何意图想要成为一个类似前苏联模式的扩张型的强权。到了现在,他在胡即将对美国进行访问前的一个星期中,已经再次透露了所谓的“三项超越”以作为对和平崛起/发展理论的附加物。中心性的“超越”认为中国会克服过去“所出现的传统强权崛起模式”。

毫无疑问郑是一个能清楚表白想法、具有吸引力的人物,他的种种作为想要传达的一个讯息就是想要取悦美国和西方的耳朵。与我的同事一道,我在近期访问北京的时候有过机会拜会过他。

象大多数先前的资深政策顾问以及宣传干部那样,郑能言善道,但这种作为的效果却并不理想。他的核心论点是,中国可以并将打破历史的约束,并找到一个全新的方式成为一个崛起的强权。中国将不会像帝国主义的日本和德国那样;在成长为一个超级强权的时候它也不会步前苏联的后尘;它甚至会避免(传统强权在上升为强权的过程中所会经历到的)帝国主义时期并且也不会学习十九世纪末期被贴上炫耀国力标签的美国兴起模式。中国的崛起,据郑的讲法,不会以牺牲别国为代价。取代与现有霸主争破头的做法是,中国将使它的崛起对每个人来讲都是一种“双赢”结果,将会在海内外促进彼此的经济繁荣。

这听起来是不错,但郑的说法有两个明显的问题。第一,正如我们所指出的,就是台湾问题。无从回避的事实是,中国的立场是——因为台湾在文化上是中国化的,因此,它也必须是中国的一部分,而无论台湾人民的感受是怎样——这种立场在过去显示为令人深感忧虑的民族主义。正如一位同事所提到的那样,如果中国真的要被视为创造了一种全新模式的正在崛起的强权,它应采取行动停止类似像崛起时的德国那样的坚称讲德语的阿尔萨斯(Alsace)和苏台德(Sudetenland)都是大德意志的一部分的想法。

第二个问题所围绕的是这样一个事实,无论中国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就其上升的实力和世界地位而言,任何一个实行民主制度的西方或亚洲国家都不可能把其和平宣言信以为真。直到中国开放它的政治制度,使其决策过程既对其本国公民又对全世界都变得更加透明,那么其他国家将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和经济力量采取对冲策略(hedge,双重下注)就是一件不可避免的情况。民主的印度也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强权,但没有人在华盛顿或是在世界上各主要国家的首都着手制定政策规划会议迟疑着说是否要对其实施围堵策略,或更糟的视其为潜在的军事冲突。

郑的反应有些是可预见的,但尽管如此,关于台湾问题,他却暴露了其真实意图,他指出,中国已经不再是那个会轰炸台湾驻守在外岛的军队的中国了。他说, 北京当局是,乐于接受“一国两制”以解决大陆与台湾的统一问题。但温馨和光明并未持久多少时间。在他几分钟的谈话内,他也明确表示,除非台湾接受统一,军事力量当然要起作用。就像美国内战期间的林肯,他认为,中国领导人不能够接受这个反叛的省份无限期仍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范围之外。

至于政治体制改革以及民主的问题,郑则忽略了一个更为开放的体制可能使其他国家对中国的意图更为具有信心这样的建议。他径直说道了当前标准中国官方的口吻,说对于中国将要走的发展路线中国要寻找它自己的道路。过去,人们往往会从中国“思想家”处获得一些承认,说,是的,三、四十年后,中国将做好实施民主制度的准备,但今天却没有一个哪怕只是幌子的国家前进方向公开的树立起来。相反,中国将试图制定某种“务实”的专制政体,心有旁骛的调整现行制度以作为保持人民满意度的必要手段,同时却又能保持党的执政地位。中国领导人是否可以长期推迟面对这个挑战是一个大家都在猜测的问题。但郑的声明却意味着我们将不会看到北京的领导层很快就会采取其他强权(他们都是民主国家,只有俄罗斯是个例外)所遵照的全球行为准则。

事实上,对于他们所自豪的、中国新发现到的实力即将浮出水面这一问题,在与中国官员和学者讨论时,只花费了几分钟的讨论时间。郑也许想宣称,中国的崛起是一种“后现代”现象,但混杂在新近富裕的中国人中的高度的民族主义以及雄心壮志暗示我们,如果我们忽视了过往强权兴起过程中的历史,那我们将是非常愚蠢的。

此外,在没有一个开放制度的情况下,人们只能假设郑所进行的想要说服世界说中国的崛起将会是良性的这样的游说活动的意义都不会超出游说活动本身所具有的意义范畴(人们只会视其为一种游说活动,而不会在内心中真的信以为真)。在即将跨入20世纪的时候,德国的领导人认为与英国的冲突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但却暂时缺乏要成为一个强权所必须拥有的扩军准备,尤其是其海军力量,它必须“小心操作,就像是毛毛虫在变成蝴蝶之前所要做的那样。”同样,在九十年代初,当中国开始每年以两位数的(军费开支)速度扩军时,当时的总理邓小平提出了“24字战略”:“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绝不当头”。

当然, 想要用其他某些中国政府所声明的内容作为(中国的)其他的一些政策方向是非常容易的。但这种模糊说法仅仅重申了这样的关键事实,即直到我们能够做出准确揣摩为止,我们不知道中国领导人头脑当中正在想些什么,北京可以预期到美国及其盟国将会制定应急方案以应对(中国)那不太温和的崛起。在此之前,郑及其同侪期望他们应该被认可为是心口一致的,这和精明的消费者理应得到如同麦迪逊大道标语上写着的承诺: 货物出门概不退换,其实是一样的精神。



相关阅读:

译者的“译者频道—深度分析”专题

译者“@Freeman7777”的个人专辑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译者频道—看中国”索引。

©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博客:Adrian Fisk:我说中国 [图集]

原文标题:Blog:iSpeakChina by Adrian Fisk

译文标题:博客:我说中国 摄影师Adrian Fisk拍摄的42名中国人和他们想说的话


作者:Adrian Fisk
发表时间:
译者:@xiaomi2020

因为博客的版面限制,可到这里看大图:http://docs.google.com/View?id=dg5pc3d3_7077dckhpf5

另外一个节选版本所附带的这组照片的说明:


他们是谁?他们如何看待自己的生活?我在中国完成了12,000km的旅行,为了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找了16-30岁的中国人,给他们一张纸,让他们写下什么都可以。然后让他们握着纸,我再把他们拍了下来。

——Adrian Fisk

Adrian Fisk是谁?

他于1970年出生于英国南郊德文郡的摄影师兼制片人,由布莱普尔与菲尔德学院毕业后,移居伦敦,为国家地理、金融时报、名利场等一线传媒杂志供稿,同时也在广告业界服务于盛世长城、智威汤逊等4A公司。2003年,Adrian Fisk前往印度,开始探索他一直持有浓厚兴趣的青年社会文化主题。

Adrian Fisk的摄影视角通常都极其贴近生活的世俗性质,“在日益匆忙的快节奏社会中,我们很少有机会去观察、认识和欣赏那些短暂的、不曾停留的画面和表现,归根结底,是我们日常生活背后存在的席位之处。

Adrian Fisk并不喜欢传统的单反相机,他认为单反相机的大块头给其移动摄影造成了太大的负担和麻烦,相比之下,他更适应于简单的、便于携带的小型数码相机,使 他能够随时反应瞬间性镜头的捕捉,其摄影作品也都秉承着自然、原生、直率的特性,它们并非是难以察觉或精美绝伦的图象,而是充满了生活的本质,积极,或者消极,不带倾向性、甚至不追求明确的直接呈现。


以下是他行走12,000公里收集的42名中国人的图片全部,附中英说明:



Alex li - 22 yrs Student international economic trading Guangdong Province “I don't plan my destiny, therefore I don't plan my future!”
Alex li - 22岁的学生,专业:国际经济贸易 广东省 “我不能计划我的命运,所以我也不计划我的未来。”


hoana Pan - 21 Yrs Student international economic trading Guangdong Province 'I hate the weather in china'.
hoana Pan - 21岁的学生,专业:国际经济贸易 广东省 “我讨厌中国的天气”


Annie Ho Yinni - 24 Yrs Student of business english Guangdong Province 'The world is awakening to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but China is not'.
Annie Ho Yinni - 24岁的学生 专业:商业英语 广东省 "世界开始了解中药但中国却没有。"


Ray Chuang - 20 Yrs Student of economic trading Guangdong Province 'I want to associate with people from different cultures'.
Ray Chuang - 20岁的学生 专业:经济贸易 广东省 "我想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往。"


Xin Hong Li - 30 Yrs Migrant Factory worker (25 hrs train journey from home) Guangdong Province 'Even if I am offered a house of gold or silver, I still want to return to my poor home'.
Xin Hong Li - 30岁的农民工(从家到这里要坐25小时的火车)广东省 "金家银家,舍不了自己的穷家。"


Chan Jiang Yong - 22 Yrs Product designer Guangdong Province 'The more difficulties I encounter the harder I try'.
Chan Jiang Yong - 22岁 产品设计 广东省“人生中遇到越多的困难,就越要努力奋斗。”


Jell Zhu - 22 Yrs Student of communication Guangdong Province 'I think its time for us to stand up for ourselves and be who we really are'.
Jell Zhu - 22岁的学生 专业:沟通 广东省 “是时候我们自己站起来,做我们自己了!”

Jasmine Li - 20 Yrs Student of communication Guangdong Province 'Eager to have a heart wider than the universe'.
Jasmine Li - 20 岁的学生,专业:沟通 广东省 “很想有一颗比宇宙还宽广的心。”


Rainbow Su - 22 Yrs Student software engineering Guangdong Province 'I am worrying something. Girls in China is becoming materialistic, without house my girlfriend would not marry me. My parents cannot help me either. So I need to get good job with high payment, that's what I totally want'.
Rainbow Su - 22 岁 学生 专业:软件工程 广东省 “我在担心。中国的女孩越来越物质化,没有房子我的女朋友不会和我结婚。我的父母也帮不了我。所以我需要得到一份有高薪的好工作,这就是我想要的全部。”


Yuen Fei - 27 Yrs Post grad philosophy student and now owns small handicraft shop. Shanxi Province 'I want China to be a bit democratic'.
Yuen Fei - 27 岁 研究生 哲学系 现在有一家小的手工艺品商店。陕西省 “我想要中国更民主一点。”


Xie Xin - 21 Yrs Student of business management in Beijing but learning english in Guangxi Guangxi Province 'If we consume all our energy, how can mankind live in this world'.
Xie Xin - 21岁 学生 专业:商业管理 北京 但在广西省学英语 “如果我们的能源用完了,人类怎样生活在世界上?”


Zhang Lee Dan - 23 Yrs Landscape gardener Guangxi Province 'I have come here to relax'. Zhang Lee Dan - 23 岁景观绿化 广西省 “我来阳朔 放松心情”。


Chan Jie Fang - 28 Yrs Supervisor in bag making company in Guangdong Province but learning english in Guangxi Province 'I'd like to see any supernatural thing, such as alien, UFO, mysterious thing'.
Chan Jie Fang - 28 岁广东省的一家箱包工厂的监工,在广西省学习英语 “我想看到任何的超自然现象,比如外星人,UFO,神秘现象。”


Avril Lui - 22 Yrs Post grad student Guangxi Province 'We are the lost generation. I am so confused about the world'.
Avril Lui - 22 岁 广西 研究生 广西省 “我们是迷茫的一代。我对世界充满困惑。”


Jia Jia - 25 Yrs (Day) Mobile phone after sales service / (Evening) Studying marketing management / (Night) Professional nightclub dancer Guangxi Province 'Now days many young people do not care about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 and the world. They only care about themselves and ignore other people and things around them'.
Jia Jia - 25 Yrs (白天)手机售后服务 / (晚上) 学习市场管理 / (晚上) 职业夜店舞者 广西省"现在还是有部分年轻人对中国和世界的发展不是很关心,只注重自我,忽略了身边许多人和事。"


Fu Wie Dong - 22 Yrs Was an insurance agent now unemployed Hubei Province 'I want to go to Paris, because Paris is the capitial of Romance and fashion'.
Fu Wie Dong - 22 岁,曾经是保险经纪人,现在失业 湖北省 “我想去巴黎,因为巴黎是时尚和浪漫之都。”


Xiang Xue - 18 Yrs About to finish school after which she will migrate to Shanghai for a factory job Hubei Province 'I like english very much. I want to go on english but I don't much money. So I don't to know what I will go'.
Xiang Xue - 18 岁 即将完成学业,之后将去上海的一家工厂工作 湖北省。“我很喜欢英语。我想继续英语(译注:原文有错误。)但我没多少钱。所以我不知道我会去哪里。”


Song Jing Ping - 22 Yrs Runs two basic restaurants with her fiancee Hubei Province (Migrated from a village 400km away) 'When people leave their village to live in the city, it is very hard for them to return'.
Song Jing Ping - 22岁 和她的未婚夫一起经营两家小餐馆。湖北省(从离此400公里的村庄移民过来)"当人们离开农村来到城市里,就很难再回去了。"


Jiang Min - 24 Yrs Farmer Henan Province 'I want to walk my own path, I don't want other people telling me what to do'.
Jiang Min - 24 岁 农民 河南省 “我想走自己的路,我不想别人告诉我该怎么做。”


Guan Ying Ni - 25 Yrs Computer systems analyst Shanghai 'City should be slow down, countryside should be speed up'.
Guan Ying Ni - 25岁 上海 计算机系统分析员 “城市应当减速,乡村应当加速。”


Feng Long - 21 Yrs First time migrant labourer working on new building interiors Shanghai 'Why aren't there any companies setting up factories in the countryside? We don't want to work as migrant labourers'.
Feng Long - 21 岁 首次出来的农民工 在上海城内的一家新建筑中工作。“为什么没有老板在乡下投资办厂呢?我们不要跨省打工。”


Wei lai - 23 Yrs Receptionist in art gallery Shanghai 'We should all go backwards to ancient society'.
Wei lai - 23 岁 在上海艺术中心做前台接待。“我们应该回到古代社会中。”


Liu Gu - 26 Yrs Mobile phone hardware designer Beijing 'If I had a sister would be better'.
Liu Gu - 26 岁手机硬件设计师 北京 “如果我有个姐妹就更好了。”


Meng Hai Lin - 29 Yrs Mobile phone Engineer Beijing 'Why people must to get married'.
Meng Hai Lin - 29 岁手机工程师 北京 “为什么人们必须结婚?”


Wendy Xhang - 20 Yrs Law Student studying in Canada Great Wall of China 'Before I die, I want to see a united China. Both united with its self and with the world'.
Wendy Xhang - 20岁在加拿大学习法律 中国的长城上 “在我死之前,我想看到一个统一的中国,自身是统一的,也和世界统一。”


Zeng Yi - 23 Yrs Student of political science Beijing 'Communication is essential among different nations. So let's have a cup of tea and have a talk, let's become much closer'.
Zeng Yi - 23 岁 学生 专业:政治学 北京 “沟通在各民族之间至关重要。我们一起喝杯茶,聊聊天吧。让我们更加亲密。”


Chen Yang - 19 Yrs Student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Beijing 'Tolerance towards everybody contributes to a more peaceful and wonderful world'.
Chen Yang - 19岁学生 专业:国际政治 北京 “对每个人宽容能够创建一个更和平美好的世界。”


Lim - 22 Yrs Student of party politics Beijing 'Do not judge China from the media, because the real China is not on the papers'.
Lim - 22 岁 学生 专业:党政 “不要根据媒体来评判中国,因为真实的中国部在报纸上。”


Ba Te Er - 18 Yrs Was a Mongolian herder but due to a ban on keeping lifestock in the area is now a tourist guide Inner Mongolia (Illiterate) 'Without my horse I am nothing'.
Ba Te Er - 18岁 曾经是蒙古牧民但因为该地区禁牧,现在成为了内蒙古的一位导游。(文盲)“失去了我的马,我就什么也不是。”


Li Jung Yang - 25 Yrs Was a Mongolian sheep herder but due to a ban on keeping lifestock in the area is now a tourist guide. Inner Mongolia 'I hope I could eat lamb, quaff wine spirits, and keep singing and dancing like I was five years ago. This is our families wish'.
Li Jung Yang - 25 岁 曾经是蒙古牧羊人,但现在因为该地区禁牧成为了一名导游。内蒙古。 “我希望吃到五年前的手抓肉,大口地吃肉、唱歌、跳舞,这就是我们全家的心愿。”


Zhang Shuang - 18 Yrs Travelling high school graduate from Liaoling Province Inner Mongolia 'I am enjoying exploring China on my own'.
Zhang Shuang - 18岁 旅游中 辽宁省的高中毕业生 内蒙古 “现在我很享受一个在中国的探索。”


Chow Liang - 17 Yrs Hair stylist student on way to see father who works in another province "In the eyes of adaults, I am a bad guy. But actually I'm very obedient."
Chow Liang - 17 岁 美发师 正在到另一个省去看他父亲的路上。“在大人们的眼里我是一个很坏的人。其实我是一个很听话的人。”


Zhang Xiang Yun - 24 Yrs Just returned to village from migrant construction work Gansu Province
Zhang Xiang Yun - 24 岁 刚刚从建筑工地回到乡村 甘肃省 (文盲)


Yang Long Long - 30 Yrs Farmer Gansu Province (Illiterate) 'When I go to the big city I feel like I don't know anything'.
Yang Long Long - 30岁 农民 甘肃省(文盲)“当我到了大城市的时候,我觉得我什么都不懂。”


Qiang Chow - 25 Yrs Construction worker Qinghai Province 'I dream that one day I can go to the holy Potala Palace in Lhasa for Pilgrimage'.
Qiang Chow - 25 岁 建筑工人 青海省 “我的梦想有一天能到圣地拉萨的布达拉宫去朝圣。”


Ma Xiao Lian - 19 Yrs Farmer Qinghai Province (Illiterate) 'My husband and I want to become migrant labourers so we can work hard to make ourselves and our parents happy'.
Ma Xiao Lian - 19岁 农民 青海省(文盲)“我的丈夫和我希望成为农民工。我们会努力工作,让我们自己和父母们快乐。”


Heng She Dong - 16 Yrs Junior high school student Qinghai Province 'I want to save peoples lives'.
Heng She Dong - 16岁 初中学生 青海省 “我想救人。”


Luo Zheng Chui - 30 Yrs Farmer Yunnan Province 'After watching television I have many thoughts, but I know I cannot achieve them'.
Luo Zheng Chui - 30岁 农民 云南省 “我看电视知[之]后有很多想法,但无法时[实]现。”


Xu Ai Hua - 19 Yrs High school graduate Yunnan Province 'I think China's economy will continue to develop forward'.
Xu Ai Hua - 19岁 高中毕业生 云南省 “我认为中国经济会向前持继[续]发展。”


Wong Jing Yi - 30 Yrs Works in a sex shop in Hong Kong 'I don't want children'.
Wong Jing Yi - 30岁 在性用品商店工作 香港 “我不想要小孩。”


Sarah Yip - 22 Yrs Receptionist at investment bank Hong Kong 'Do whatever you want in your life as you might die tomorrow'.
Sarah Yip - 22 Yrs 一家投资银行的前台接待 香港 “生命中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仿佛明天你就可能死去。”


David Cheung - 25 Yrs Post graduate in international trading Hong Kong 'I want to know who I really am & what I can do'.
David Cheung - 25 岁研究生 专业:贸易 香港 “我想知道我到底是谁&我能做什么。”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看中国

译者@xiaomi2020的个人专辑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图集”中,同时进入“
博客”、“译者频道—看中国”、“译者@xiaomi2020”索引。

2010年2月27日星期六

卫报:国家公敌:开源软件使用者

译文:卫报:国家公敌:开源软件使用者

作者:Bobby Johnson
发表时间:2010年2月23日
译者:@messiahxu
校对:@xiaomi2020

长期以来美国版权制度游说者都一直站在开源软件的对立面——而如今印尼似乎冲在鼓励使用开源的第一线上了。


Traveller on a beach, Indonesia
图:在印度尼西亚沙滩上的旅游者。来源:Sonny Tumbelaka/AFP/Getty

只到周二就注定了这对数字版权世界来说是有趣的一周。不光英国改变了对于其颇具争议的“三振出局”办法的说辞,连神秘的防伪贸易协定ACTA也重回新闻头条。与此同时,美国法官仍然在商讨Google图书解决方案。

仿佛这一切都还不够,爱丁堡大学的法律讲师安德烈·瓜达慕斯又“好心”地在这座摇摇欲坠的新闻之塔上压上了一块砖。

此前瓜达慕斯做的一些调查发现了一个极具影响力的游说团体正在要求美国政府将开源当作盗版甚至更糟的罪行。

有没有搞错?

原来,作为美国电影协会和美国唱片业协会的保护伞的国际知识产权联盟,已经要求美国贸易委员会将像印尼、巴西和印度这样使用开源软件的国家加入“特殊301观察名单”。

那么这个特殊301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这是一个关于审查全世界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充分性和有效性”的报告——实际上凡是被记上名单的国家都被美国政府认为是资本主义的敌人。它常常以让医药品和假冒产品的贸易出局的方式——使这些政府改变某些行为。

如今,甚至可以说一直鼓励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美国贸易代表委员会不喜欢自由软件,当然也不能如此简单的下定论。

我知道开源是有社会主义倾向的,但我也认为这是自由市场在实际应用中的范例。当公司无法和那些庞大并步步紧逼的对手竞争时,他们会避免正面冲突并找到另一条减少成本的道路。大部分的自由与开源软件都不是国有的:于是你就可以用弹性价格与免费使用来打击竞争对手(你会因为免费提供主要产品而起诉Google反资本主义?)

对于那些已经立法限制了自由开源软件的使用的政府,如果你认识到自由开源软件会损害像微软这些公司的商业利益,那么这一切就说的通了。不过这一切都还没完。

不,其实最有趣的是瓜达慕斯发现政府似乎根本没有想要通过这部法规。即使只需要一个建议就行。

比如:去年印尼政府向全国所有政府部门与国有企业下发了通知,促使他们趋向于使用开源软件。对此,国际知识产权联盟说,这份通知鼓励政府部门使用自由开源软件,并将在2011年底前通过立法落实此项举措来减少在软件上的总开支。

这并没有错,对吧。毕竟,连英国政府都说要增加对开源软件的使用。

但国际知识产权联盟认为印尼应当被加入特殊301名单,因为其鼓励(而非强制推行)的举措会“削弱软件产业”和“不尊重知识产权”。

建议如下:
印尼政府的这项政策……会削弱并损害软件产业的长期竞争力,因为现在他人为的偏向于提供开源软件和服务的公司,已经开始拒绝那些合法的公司进入政府采购市场。

与其表面不管发展模式,实际鼓励了不给知识性创造提供足够价值的思维方式,倒不如发展一种在市场中可以使用户从市场上的最好解决方案中获利的体系。

如此说来,这项政策不尊重知识产权并且限制了政府部门与公共事业部(比如国企)自主选择最佳方案的权力。
让我们无视大量企业(Redhat、Wordpress、Canonical for starters)建立在开源软件模式上这一事实吧。不过除此之外,让我吃惊的是,居然有人在暗示使产品更容易定制且无需顾忌繁琐的版权规则会更加适应“削弱”这一规则。

实际上,在开源社区对知识产权的强制执行要更加严格,那些违反协议或者不能提供相应信誉凭证的家伙从来都不受人待见。

如果你对此还充满期待,你本应如此。那么对开源作出的限制则太荒谬了。 

因为国际知识产权联盟和美国贸易委员会已经开始行动了:最近他们已经将加拿大放入了优先观察名单。

相关阅读:

最新消息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互联网与政治”、“卫报”、“译者@messiahxu”索引。
 

纽约时报:中国警告美国不得售台 F-16 战机

原文标题:NYT: China Warns U.S. Against Selling F-16s to Taiwan

译文标题:纽约时报:中国警告美国不得售台 F-16 战机

作者:ANDREW JACOBS
发表时间:2010年2月25日
译者:Derek Yang

校对:小米(@xiaomi2020)

北京 —— 一名中国高层军官重申中国惩罚美国决定对台军售的决心 ,并于周四指出一旦华盛顿满足台湾长期以来对先进喷气式战斗机的需求,后果会更加严重。

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报道,国防部发言人黄雪平警告美国“慎言慎行”以避免进一步损害双边关系。黄雪平表示,早些时候关于中止两国军事合作和交流的警告“依然不变”,但没有进一步阐述这些制裁的具体内容。

中国政府在此前的声明中表示将取消军事高层互访并报复参与对台军售的美国公司。

 最近几周,中国官员和国家媒体社论强烈谴责五角大楼对台 64 亿美元军售,其中包括黑鹰直升机,通讯设备和 114 枚爱国者导弹。本月早些时候一群高级军官力促中国抛售其手中的美国国债。

此项军售于上月宣布,但早在布什政府时期已经着手准备。该军售受美国国会 1979 年通过的一项法案管辖,法案要求美国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

中国将台湾视为主权领土的一部分并警告必要时将使用武力防止台湾独立。中国与台湾自 1949 年起互相对立,
当时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于中国内战战败并逃到台湾海峡对岸。

黄雪平的回应直指美国国防情报机构的一份新报告,该报告将台湾空军描绘为“近乎荒废”。美联社上周发布了这份报告的一部分。中国担心这份报告会在美国国会 中激起售予台湾最先进的 F-16 战斗机的声音。军事专家称这些 F-16 战机将极大地提高台湾与中国作战的能力,中国一直强烈反对将其售予台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周四的一次例会上重申了中国官方的立场,指这种军售威胁中国安全。

 关于最近宣布的军售,他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虽然有这些威胁和愤怒的言论,中国和国外的许多专家仍然认为暴风雨总会过去—当然将更新式的 F-16 售予台湾必将掀起新一轮指控。

布什执政期间五角大楼将 F-16售予台湾后,中国威胁将退出国际军备控制会谈。美国军方相信该次军售增加了中国帮助巴基斯坦发展弹道导弹的决心。

香港浸会大学国际研究教授 Jean-Pierre Cabestan 认为,“如果美国继续向台湾销售 F-16,我们可以预见中美关系的新一轮危机。”

Cabestan 先生和其他一些人注意到一个和解的信号,美国航母尼米兹号上周被允许停靠香港。在 2007
年一次类似的困境中,中国取消了小鹰号航母计划已久的访问,使美国海军大怒。

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金灿荣称美国应为对台军售付出代价,但他也承认中国的愤怒表现很大程度上是安抚军方和普通群众爱国主义情绪的姿态。

“国内政治环境比以前更复杂了,”他说,意指中国经济猛增带来的自信心增长,“如今的领导需要听取各种不同的声音并平衡各方压力。”


Zhang Jing 对本文研究有贡献。

相关阅读:

最新消息

译者频道—外交关系

纽约时报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外交关系”、“纽约时报”、“译者derek”索引。


中国自创英文单词[中英字典版]

标题:那些有中国特色的自创英文单词[中英字典版]
 
网友群体创作

Smilence 笑而不语

vi. When you are expecting some answers from your Chinese audience, you may just get a mysterious smile and their silence only.
动词 当你期望从中国听众那里获得一些回答的时候,你只得到了神秘的微笑和他们的沉默。

n. the facial expression with smile while keeping ones mouth shut.
名词 笑而不语的表情

ie. Once asked about what happened after July, 5th, 2009 in Xinjiang, the western province of China, many Uygurs smilenced.
例句:当被问及新疆七·五事件之后发生了什么,许多维族人笑而不语。

Democrazy 民主妄想

n. Democrazy is an illusional system of government in which people choose their rulers by voting for them in elections, which only exists in few Chinese imagination.
名词 极少数中国人所想象的由人民通过投票来选择领导者的一种妄想中的制度。

ie. In the mysterious land like China, the cure for democrazy, a dangerous sickness can be found in mental-illness hospitals or prisons.
例句: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要治疗民主妄想这种危险疾病的方法就是进精神病医院或监狱。

Togayther 终成眷属

adverb:be with each other no matter what
无论怎样在一起

ie. They met each other in a Chinese university campus; they have been togayther finally after graduation and going abroad.
例句:他们在一所中国的大学校园里相遇,他们终于在毕业出国后终成眷属。

Freedamn 自由

n. Once you think you can do what you want to do, you are also damned in Malegebi.
一旦你以为自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在马勒戈壁也就玩完了。

ie. Life is dear, love is dearer. Both can be given up; then all you have is freedamn.
例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二者均已抛,自由也未到。

Shitizen P民

n. a shitizen of a particular country like China is legally accepted as belonging to that country without any right of citizen.
P民是在特定的国家,如中国,在法律上被认定属于这个国家但没有任何公民权利的“公民”。

ie. "I'm a senior official as your mayor, and you are only a shitizen!"quote from a high-rank drunk Chinese official, Mr. Lin.
中国的林先生,一位高级官员在酒后说:“我和你们市长一个级别,你就是个P民!”

Divoice 离婚宣言

n. an announcement made for divorce
为离婚而发表的声明

ie. "I am so happy to divorce with you. And I wish you and your Xiaosan a merry marriage like ours."That's a divoice from a woman who managed to leave her ex-husband almost nothing.
例句:“我很高兴与你离婚。我祝你和你的小三的婚姻如我们曾经那样的幸福。”这是一位妇女成功地让她的前夫“净身出户”之后的离婚宣言。

Animale 男人天性

n. the basic instinct of the species called "male"
被称为“男人”这一种群的本能

ie. Tiger Woods didn't do anything wrong but showing his animale.
例句:老虎·伍兹除了展示了一下男人天性之外,什么也没做错。

Amerryca 享乐国

n. A country where people enjoy 70% energy supply and asking others to cut carbon emission.
一个自己享用了全球70%的能源供给却要求别的国家减少碳排放量的国家

ie. If you were elected in Amerryca, you would be a war president and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at the same time too.
例句:如果你在享乐国当选了,你也能同时成为战时总统和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Innernet 内联网


n. a restricted computer network connecting other approved networks and computers in certain regions or countries like China, Iran, Vietnam etc.
在某些特定的地区或国家,如中国、伊朗、越南等,仅与被批准的通信网络和电脑相联的网络

ie. "What is Yake Lizard what is Yake Lizard, ah? Innernet is Yake Lizard!" “什么亚克蜥?啊 什么亚克蜥?内联网就是亚克蜥!”
Please refer to this article for more details:请阅读下文获得更多信息:本文中译译者即将推出《泰晤士报:中国的互联网被神秘动物作弄》

Chinese censors tormented by mythical animal - Times Online

Yakshit 亚克蜥

n. abbreviation of Yake Lizard mentioned above
亚克蜥的缩写

ie. "What is yakshit what is yakshit, ah
The CPC Central Committee’s policies are yakshit."
"什么亚克蜥?什么亚克蜥?啊
党的政策亚克蜥。"

Translation of the full lyric of the hot song played on the show of Spring Festival for the year of tiger.
虎年春节联欢晚会上的热门歌曲《亚克蜥》全文歌词英译,by@ChinaGeeks见下:

Yakshit: The New Year’s Hottest Internet Slang?

Departyment 有关部门

n. The most mysterious department in China, which is in charge of almost everything and you can never find it when needed.
最为神秘的中国部门,它主管几乎所有的事,但你永远无法找到它

ie. When google said it wants to negotiate with Chinese departyment about its threat of pulling out of China, it found that there is no such a departyment.
当谷歌说要和中国的有关部门谈判撤出中国的威胁时,它发现它找不到这个“有关部门”。

Suihide 躲猫猫

v. kill oneself by playing seek-and-hide game
躲猫猫式自杀

ie. The word suihide is invented from the experience of Mr. Qiaoming Li ,who was found dead after he was put into custody more than 10 days for his cutting a tree on Kuming city, Yunnan province. The initial report issued by the police said he fell down when playing a hide-and-seek game during the custody along with other prisoners.

“躲猫猫”一词来源于李荞明的经历,他因涉嫌砍伐了一颗云南省昆明市的树木而被拘禁,在拘禁十天后他被发现死亡。警方出具的最早的报告称他是在拘留所里和其他犯人玩“躲猫猫”游戏时意外身亡。

Don’train 动车

v. the advanced high-speed train which costs more than average Chinese can afford.
大多数的中国人乘不起的先进的高速列车

ie. When they were told that most of migrant works cannot afford go back to their hometowns for the Spring Festival reunion by airplane, the officials responded, "Now they have the option to take Don'train."
当被告知多数的农民工没钱乘飞机回家过年时,官员们的回答是“现在他们可以乘动车嘛!”

Corpspend 捞尸费


n. the fare you are supposed to pay for others to save your corpse after you die.
你在死后应付给捞尸者的费用

ie. If you can avoid being fished when you are alive, and save most of the corpspend, you are definitely a successful shitizen!
如果活着的时候你能逃过被“钓鱼”,死后又能省下大部分的“捞尸费”,你绝对是一名成功的P民!

Please refer to the following for details: 请点击下面的报道了解更多详情。

Three Teens Drowned In Jingzhou


Jokarlist 妓者

n. a person whose job is to collect and write false stories for newspapers, magazines, radio or television and make them not as much as jokes.
一名为报纸、杂志、广播或电视制造虚假消息,并使它们显得不那么象笑话并以此为职业的人

ie. Every jokarlist make such statement when they start their professional life, "I swear that in my professional life, I will write only for those who give me tips and make sure nobody would be pissed off by my reports."
每位妓者在开始其职业生涯时都要做如下声明:“我宣誓,我仅为那些给我红包的人写作,并确保无人将因为我的报道而发怒。”

Vegeteal 偷菜

v. the most popular on-line game in China which everyone with IQ above 30 can play.
任何智商在30以上的人都可以玩的中国最流行的网络游戏。

ie. Netizens in Xinjiang have paid cash for friends out of the province to continue play vegeteal for over half a year, and the market demand even created related jobs.
新疆网民向外省的朋友付费来持续玩偷菜游戏超过半年,这种需求甚至创造出了相关的工作岗位。

Related reports相关报道:

NYT:China's Self-Defeating Censorship
全文中译:
纽约时报:中国的网络审查适得其反

Chinsumer 中国消费者

n. Chinese people whose spending can save China, America, EU and Taiwan from financial crisis at same time
那些可以在金融危机中同时拉动中国、美国、欧盟和台湾内需的中国人

ie. Why do we need to export any value to be a superpower? As long as we can export Chinsumers, nobody would look down upon us.
为什么我们需要输出价值观才能成为强国?只要我们能输出中国消费者,就没有人会小看我们。

Sexretary 秘书

n. Assistant who helps her boss whenever and whatever he needs.
帮助老板满足任何时间任何需要的助手

ie. Bill Clinton, as any successful animale, has a wonderful wife and a dozen sexretaries.
比尔·克林顿,作为一名成功的男人,有一名出色的太太和一打秘书。

Canclensor 审查


v. A protective action made by Big brother who always takes care of you with your own money, for example, they help delete inappropriate on-line content before you can get access.
一种由老大哥做出的保护性行动,由他代表你用你自己的钱来照顾你,比如说,删除不健康的网上内容。

ie. "What is yakshit what is yakshit, ah
The canclensor is yakshit."
“什么亚克蜥?啊 什么亚克蜥?内容审查亚克蜥!”

Carass 轻拂菊花

v. the super treatment usually only available to high-rank officials in China
一种通常只有高级别“人民公仆”才能获得的超级待遇

ie. Mr. Xilai Bo, the party boss of Chongqing city, was carassed because of his "Cracking-Organized-Crime" Campaign through a special song created and dedicated to him —— The Song of Xilai
薄熙来,重庆市的党领导,因轰轰烈烈的“打黑行动”而成为一首轻拂菊花的颂歌《熙来之歌》里的主角。

Emotionormal 情绪稳定

adj. being calm and reasonable, usually with the smilence expression
非常平静和讲理的心态,通常此时当事人会笑而不语。

ie. After Yangjia's execution, his mother was reported emotionormal from the mental-illness hospital, according to state-owned media.
在杨佳被处决后,国营媒体说,他的妈妈在精神病院里情绪稳定。

Harmany 河蟹

adj. the stable situation where everybody is emotionormal and there is no sign of unrest at all
每个人都情绪稳定,没有任何群体性事件迹象的美好状态

ie. We have been in a harmany society for too long to remember what is harmony.
我们在一个河蟹的社会呆得太久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真正的和谐。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及网友。欢迎来信增加更多语种的翻译版本,或增加更多的“中国自创英文单词”。email2: xiaomi2020[at]gmail.com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
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看中国”、“零星其他”、“群体创作”索引。

2010年2月26日星期五

外交事务:民主回落——掠夺型国家的复兴

原文:The Democratic Rollback:The Resurgence of the Predatory State

译文:民主回落——掠夺型国家的复兴

作者:Larry Diamond

校订:推特ID:Freeman7777

原文发布时间:2008年外交事务杂志3/4月刊

译文发表时间:2010年2月26日

译者:kestry、推特ID:Freeman7777


摘要:几十年的历史性收获之后,世界已经滑入了民主的衰退。掠夺型国家正在增加,威胁着世界各地业已建立尚不成熟的民主国家。但是,随着良好的社会治理、严格的问责制和西方附条件援助的发展,这种趋势可以被扭转。

Larry Diamond 是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民主杂志》联合主编。 本文改编自他的新书,《改变人心的民主精神——全世界争取自由的斗争》(时代图书,2008年)

自 1974年以来,已有90多个国家完成了朝向民主的转型 ,而且世纪之交时世界上约百分之六十的独立国家是民主国家。 90年代后期墨西哥和印度尼西亚的民主化,以及最近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颜色革命”形成了民主转型浪潮的巅峰。即使在阿拉伯世界,趋势也是明显的:2005年,黎巴嫩的民主力量奋起,和平的赶走了叙利亚军队,伊拉克人则参加了半个世纪以来的首次多党议会选举投票。

庆祝民主的胜利还为时过早。 在短短几年内,民主浪潮被一股强大的威权逆流冲抵,世界滑入民主衰退(democratic recession) 。民主近期在许多主要国家要么被推翻、要么被逐渐扼杀 ,这其中包括了尼日利亚,俄罗斯,泰国,委内瑞拉,以及最近的,孟加拉国和菲律宾。 2007年12月,肯尼亚选举舞弊带来了又一个突然的剧烈挫折。 同时,大部分民主俱乐部的新成员(和一些老成员)都表现不佳。即使在许多被视作成功范例的国家,如智利,加纳,波兰和南非,也存在严重的治理和隐藏至深的不满问题 。在南亚,民主曾一度占据主导地位,但现在印度已被政治不稳定的非民主国家包围。在阿拉伯世界(除摩洛哥)民主进步的渴望处处受到打击,不是被恐怖主义,政治和宗教暴力(如伊拉克)及外部势力操纵的社会部门(如在黎巴嫩),就是被自己的威权政权自身(如在埃及,约旦和一些海湾君主国,如巴林)。

只有在其发芽的地方扎下深根,民主才能够进一步扩散。这是任何军事征战或地缘政治征战的一个基本原理,在某些时候一个前进的力量必须先巩固其成果,然后再去征服更多的领土。 新兴的民主国家必须证明他们能够解决其治理问题,并满足国内公民对于自由、公正、更美好生活以及更公平社会的期待。如果民主国家没有更有效地遏制犯罪和腐败,促进经济增长,减轻经济不平等,以及保障自由及法治,人民将最终失去信心,转向威权统治的替代选项。必须巩固步履维艰的民主,使社会各阶层永远坚守这一立场,即民主是最好的政府形式和对其国家最好的宪政规范和约束。西方的政策制定者们可以通过要求进行不止是表面上的选举式民主来对这种过程进行协助。通过支持政府变得有问责性,并向良治提供外援,捐助方可以帮助扭转民主的衰退。

超越表象

西方的决策者和分析家一直都没有承认,民主范围的衰退有这样几个原因: 首先,布什行政当局及受尊敬的诸如自由之家这样的独立组织,他们所作的全球评估趋向于引述民主国家的总数和整体趋势,而忽视被评估国家的规模和战略重要性。除去一些明显的特例(如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和乌克兰),过去10年里,民主的成果主要来自于小国和弱国。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大国,如尼日利亚和俄罗斯,行政权力的扩张、对于反对派进行的恐吓和选举过程舞弊,甚至消灭了选举式民主最为基本的形式。在委内瑞拉,查韦斯在12月2日可能会给予他近乎无限权力的宪法全民公投中以微弱劣势败北,但他仍然不允许可能使他下台的自由和公正的政治过程。

尽管二十多年间政治学家警告了“选举主义谬论”("the fallacy of electoralism"),美国及很多民主盟国仍保持对这种表面上的民主形式极大的满意。当涉及到界定什么是才构成了一个民主政体,以及什么是维持民主所必需的,评估往往不能适用严格的标准。西方领导人(特别是欧洲)一直都过于频繁地祝福不诚实或不公平的选举,并一直都不太愿意批评民主更为不易察觉加微妙的那些退化。他们只会大声抨击不友好的政府侵犯民主规范(如俄罗斯和委内瑞拉或玻利维亚),而当其盟国(如埃塞俄比亚,伊拉克或巴基斯坦)卷入时则低调谴责。

在发展中国家和后共产主义世界,民主一直都是一种表面现象,且被各种形式的不良治理素所摧残:滥权的警察和安全部队、跋扈的地方寡头、无能冷漠的政府官僚、腐败难以接近的司法体系,以及藐视法律规则、只顾自己不顾他人的贪赃枉法的统治精英。许多人在这些国家——尤其是穷人——只是名义上的公民,几乎没有有效的政治参与渠道。这些国家有选举,但选战只存在于腐败的侍从主义政党之间。有议会和地方政府,但他们并不代表广泛的选民。每个国家都有宪法,但没有宪政主义(constitutionalism)。

结果,被剥夺权利的失望的选民接受了威权强人(如俄罗斯的普京)或蛊惑人心的民粹主义者(如委内瑞拉的查韦斯)。许多观察家担心,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和厄瓜多尔的科雷亚可能步上查韦斯的后尘。在泰国,选民(特别是农村选民)数度将选票投给比较走柔性路线的独裁者他信,2006年9月被军队推翻的他信没料到会看到他的党派在2007年12月再度赢得选举。所有这些民主窘境(democratic distress)的案例反映了一个共同的挑战:为了民主架构持续——这样的持续是有价值在里面的——他们必须倾听来自公民的声音,保障公民的参与,容忍公民的抗议,保护公民的自由,且回应公民的需求。

一个国家要成为民主国家,它必须具备不只是在一个文人执政的宪政秩序下举行定期的、多党式选举那种条件,甚至于在总统选举中有着明显的反对派、立法机关中有着反对党派成员也无法说它不是一个选举式的威权主义国家。只有在是真正自由的和公正的前提下,选举才被视作是民主的。这就需要提倡、结社、竞争,选战的自由。也需要一个公正、中立的选举机构,广泛可靠的争端解决机制,不偏不倚的运用大众媒体和独立的投票监督。严格按照这些标准,一些今天被视作典型的民主国家——包括格鲁吉亚、莫桑比克、菲律宾和塞内加尔——可能会滑落到民主国家的门槛之下。令人不安的是,自由之家2008年1月的一次调查发现,自1994年以来,全球自由度在世界各地首次连续两年遭遇了净下降。评分上升的国家数目与评分下降的国家数目之比——一个关键指标——是自柏林墙倒塌以来最糟糕的。

民主存活下去的地方,也深受种种严重困难之苦。在大多数区域,多数人原则上支持民主是最佳的政府形式,但也有相当多的少数派愿意考虑威权主义选项。此外,在民主世界的许多地方,公民对政客、政党和政府官员除自己外不为他人服务也缺乏信心。 据拉丁美洲晴雨表所做的调查(Latinobarómetro,一家圣地亚哥公司在整个拉丁美洲进行的民意调查),只有五分之一的拉美人信任政党,四分之一的人信任立法机关,仅仅三分之一的人对司法机构有信心。 根据类似的由苏格兰的机构所进行的新兴民主国家民主动态调查(New Democracies Barometer),在东欧新兴民主国家的这些调查数字更糟糕。

对于文人执政的宪政政体的公众信心不断下降。亚洲民主动态调查(Asian Barometer,在整个亚洲进行的民意调查)发现,菲律宾人相信民主始终是最好的政府形式的比例从2001年的64%下降至2005年的51%;同时,民主满意度从54%下降到39%,而菲律宾人口中愿意拒绝威权主义“强人领袖”选项的比例从70%下降到59%。非洲民主动态调查(Afrobarometer 在非洲国家进行类似调查)显示尼日利亚人对民主的公众信心从2000年至2005年急剧降低,还发现,尼日利亚公众认为政府正努力控制腐败的比例从64%下降至36%。这并不意外:在这一时期,总统奥卢塞贡·奥巴桑乔(Olusegun Obasanjo)看到,由于持续地大规模的腐败,2007年他着迷于撤销限制其总统任期的宪法条款的尝试,以及为其执政党全盘操纵选举,许多他为人称道的经济改革措施被蒙上了阴影或被撤销掉了。

选举舞弊和贪污成风一度破坏着的势头喜人的民主尝试。如果尼日利亚恢复到军人统治,陷入政治混乱或崩溃,将给非洲民主希望带来残酷的打击。事实上,如果非洲大陆的新的、局部的民主国家无法使民主运作的话,许多仍公然实行威权统治的非洲国家将永不会迎来自由化的一天。

是政府,笨蛋!

人们常常想当然地认为经济增长——或者自由市场经济,正如迈克尔·曼德尔鲍姆(Michael Mandelbaum)最近在这些专栏上说——是创造和巩固民主的关键。当然,民主的可行性并不取决于经济发展和市场开放的有效程度。但在世界上绝大多数贫穷国家中,“经济优先”的倡议与其落后有因果联系。如果没有显著改善治理,经济增长不会起飞或持续下去。如果没有控制腐败、惩治欺诈行为、确保经济政治竞争环境公平的司法和政治制度,有利于增长的政策将失效,其经济利益也将失色或消解。

肯尼亚的案例是一个典型的悲剧。过去5年里,在姆瓦伊·齐贝吉(Mwai Kibaki)总统的领导下,它取得了多年来首次显著的经济进步,实现了创纪录的5%年度增长率,并实施普及免费的初等教育。但是,这些进步,并没有消除 2007年12月27日总统选举后,被指选举舞弊引发的种族暴力。齐贝吉总统并没有在经济政策方面失败,他的国家也不缺乏国际旅游业和发展援助(除 2006年因严重的腐败报告被世行暂停援助)。相反,他在政治上失败是因为对严重腐败的宽容,种族偏袒,以及选举舞弊——这是一种有毒的组合,将一个前景光明的新兴民主国家带到了混乱边缘。

在未来十年中,民主的命运将不取决于世界上其余的独裁政权扩张其范围,而是由诸如肯尼亚这样处于危险中的民主国家的表现决定。这份民主国家的名单将包括50 多个国家:大部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国家,亚洲8个民主国家中的4个,所有还没有加入欧盟的后苏联时代民主国家,几乎所有非洲民主国家。未来十年最紧迫的任务是巩固这些国家的民主。

处于危险中的民主国家几乎普遍为治理不力所困扰。一些国家似乎陷入了腐败和滥权统治的模式,很难看到没有重大改革他们如何作为民主国家生存下去。这些国家的问题是不良治理,而不是一种可以纠正的偏差或可以治愈的疾病。正如经济学家Douglass North, John Wallis, 和Barry Weingast所认为的那样,它是一种本质上的状况(natural condition)。千百年来,无论何处的精英的本质上的倾向,就是要垄断权力,而不是限制它——通过阳光法案,强有力的机构,以及市场的竞争的发展。一旦他们成功地限制了政治准入(political access),这些精英就会利用自己已巩固的权力来限制经济竞争,为其自己而不是整个社会谋利。其结果是产生了一个掠夺型国家(predatory state)。

最严重的掠夺型国家则产生了掠夺型社会。人民不会通过生产活动和诚实的作为而致富;他们透过操纵权力和特权,透过从国家盗取财富、从弱者那里汲取财富和逃避法律而致富。掠夺型社会的政治行为者利用一切必要手段,在他们寻求权力和财富的道路上尽可能的打破任何规则。政客贿赂负责选举的官员,袭击反对派活动人士、暗杀竞选对手。总统以威胁,拘留,审判秀、谋杀来压制异议。政府部长首要考虑的是他们可以捞多少钱,其次才考虑政府契约是否服务了公共品。军官购买武器是在他们可以拥有多大回扣的基础上进行的。在这样的社会中,警察与犯罪者的界限是模糊的,警察并不执行法律,法官并不决定法律,海关官员没有检查货物,制造商不事生产,银行家不做投资,而借款人则不对借款做偿还。每一笔交易都操纵在某人立即性的好处上面。

与其相反,可持续的民主和发展要求积极的“公民社区”("civic communities")存在,这种社区中公民以政治上平等的身份相互信任,进行互动。在可持续的民主国家中,良治的制度——诸如公正的司法体系、有力的审计机关——诱导,强制执行,并奖励公民行为。朝向腐败的治理方式和权力垄断的趋势是受到法治(既是文化上的又是制度上的)以及一个资源丰富的公民社会的制衡。诚如普特南所认为的那样,这种社会里的人民遵守法律,缴纳税款,做出符合伦理的行为,并服务于公共利益不只是因为他们是富有公共精神的,还因为他们认为其他人也将会那样做。因为他们知道,不这样做会有处罚出现 。

摆脱掠夺型国家

为了民主在政体竞争中获取胜利,统治者本质上的掠夺性倾向,必须通过严格的规则和公正的制度进行制约。转变封闭的、掠夺型的社会为开放的、民主的社会某些根本上的创新是必要的。不管是遇到麻烦的国家还是国际社会的成员只要是民主的支持者都必须明白问题所在以及追求必要的改革,如果他们希望在世界上恢复民主的前进势头。公民必须跨越种族和区域划分进行联系,以挑战精英主义的等级制国家和由强人所统治的政权。这需要密集的,充满活力的公民社会。而这样的公民社会存在着独立组织,大众媒体和智库,以及其他网络,可以培育公民规范,追求公共利益,提高公民意识,打破侍从主义的束缚,审核政府的行为,进行良治方面的改革游说。

为了限制几乎享有无限处置权的掠夺型统治者,各国还必须建立有效的制度,使这些统治者的决策以及交易服从于公共监督,并使得他们在法律面前承担责任。这就既需要垂直的问责制又需要水平的问责制。垂直问责制(vertical accountability)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一个真正的民主选举。但要确保民主选举,就需要有一个真正独立的选举管理单位,有能力进行所有必要的任务,从选民登记,计票到严格的清廉性以及中立性。垂直问责制的其他有效形式,还包括公开听证会,公民审计,竞选财务规定,以及信息自由的法案。

水平问责制则(horizontal accountability)需要一些有着权力以及责任性的国家机构去监督他们的对位部门。没有机构比一个反贪污的委员会还要来得重要,那个机构应该收集各种重要选举和所任命官员的定期申报资产方面的讯息。为了富有效率,这样的委员会需要司法权威,专业的工作人员,强有力的领导层,以及资源,去审核财务申报,调查不法行为指控的真实性,施加民事处罚,并将对违法者进行刑事指控。他们的工作还必须透过监察专员,对所有主要的政府机构和公共部门的审计; 调查行政部门浪费、舞弊以及滥权证据的议会监督委员会,以及称职的、有能力惩罚贿赂和贪污的独立司法机关去得到加强。在处于危险中的那些民主国家中,这些机构往往是存在的,但没有在良好(或全部)运作,主要是因为那些机构并没有上面提及的那些职能。典型来讲,他们要么是运作的步履蹒跚,资源匮乏、丧失士气和缺乏严格的领导层,要么就成为了执政党的工具、只对其政治对头进行调查。除非反贪腐机构是独立于政府行为者这个他们理应要去监督、限制以及惩罚的单位之外,否则它们不可能发挥作用。

表现糟糕的民主国家需要更好,更强大,更民主的机构——政党,议会和地方政府——让各个公民之间产生联接、并联接他们进入到政治过程中。在浅薄的民主国家中,这些机构不会带来太多(除了偶尔投票之外的)公民参与,因为政治体制是以精英为主的,腐败的,且没有回应能力的。改革需要政党的内部民主化,这要通过改善其内部透明度和可及性以及增强其他代议机构才能实现。

不仅是政府的管理和参与性机构需要加强。有效能的民主(effective democracy)还需要提高国家的技术本领,资源,专业标准和组织效率。这些改善措施使得政府去维持安全,管理经济,发展基础设施,解决纠纷,提供诸如健保,教育,清洁饮水之类的服务。正如腐败侵蚀了政府的基本职能,一个虚弱的驱使人民走向非正式网络以及腐败网络的国家只会把国家搞砸。

最后,改革必须产生一个更为开放的市场经济,在这样的市场经济中透过诚实的努力以及私营部门的计划,而国家在期间只是扮演一个受限的角色去积累财富是可能办到的。国家控制经济生活的范围越广,滥权和和掠夺型的精英接受贿赂的可能性就越高。减少做生意和实施企业责任举措的行政障碍可以解决腐败问题供给面的问题。对财产权利进行有力的保障,包括小农场主和非正规部门工人有能力去获得对于土地和商业财产的权益,可以为一个约束政府腐败的制度版图提供更广泛的基础。

最紧迫的当务之急是要去调整和增强问责制的制度以及加强法治。改变政府工作方式意味着改变了政治运作和社会运作的方式,这反过来又需要持续的关注公职人员如何利用他们的权力。这是所有处在危险中的民主国家所面临的根本性挑战。

援助民主复兴(Democratic Revival)

目前的局势可能是令人沮丧的,但还是有着希望。即便在非常贫穷的、沉溺在腐败和侍从关系中的国家,公民都不断的利用民主过程试图去取代掠夺型政府。与草根运动,社区广播电台,手机,公民组织和互联网相连接,公民正在前所未有的兴起去挑战腐败,捍卫选举过程,并要求更好的治理。现在对于美国和其他国际行为者来讲最重要的挑战就是要与他们站在一起。

进行激进变革所需要的杠杆除非安坐在掠夺结构之上的政客和官员认识到了他们除了改革没有其他选择了,否则将是永远都不存在的。在90年代初,当内外交困的压力使得他们没有其他选择的时候,许多非洲政权走向了自由选举:它们花光了钱,无法支付报酬给自己的军队和公务员。现在,随着反对民主的势头的兴起,复苏的和石油丰富的俄罗斯展示了其实力,并且中国作为一个在亚洲和非洲其他地区主要的援助国也兴起了,鼓励改革将变得更加困难。导致更好治理的强制改变,将需要在既有的双边和多边捐赠方之间进行认真解决、密切协调。

关键在于条件性(或选择性)原则,这些原则就是“千禧挑战计划”(布什行政当局最少政策预示性但却最为重要的外交政策创新之一)的核心。根据该计划,符合慷慨的新援助款项的国家是在三项广泛准绳的基础上竞争而产生的:它们的统治是否公正,它们是否在基本的卫生保健和教育上面投资,以及它们是否促进经济自由。援助选择性的手段正在给掠夺型国家的公民社会行为者显示一种工具性的承诺,他们可以利用它展开治理改革运动,也给需要更多援助以改革他们治理方式的腐败政府一个动机。

国际捐助方习惯于使掠夺型国家和其他糟糕的国家存活下去的做法(在某些情况下,负担了他们政府经常开支的一半)必须中止。外国援助的最主要目的必须是真正的发展,而不是为了减轻西方国家罪行或养活专业人士、非营利组织以及(构成了全球援助产业的)私营部门公司这样的庞大网络方面的考量。现在是时候去倾听发展中国家的活动人士以及组织越来越强的那些呼吁,他们正在恳求西方国家停止“帮助”那些被滥用的援助以及援助作为,那些事情只起到了巩固腐败的政治精英的作用。可以肯定,要得到国际捐助方、尤其是诸如世界银行之类机构将工作重点放到良好的治理目标的援助战略上将是一场艰苦的斗争。不过,对于发展和正当的治理——特别是控制腐败之间联系的事实,正逐步在外援圈子中扎根,发展中国家的公民社会正在作为主张这一概念的最具吸引力和最具合法性的势力兴起。

现在,当民主挫折成倍增加的时候,是不是到了一个提出新战略的时刻了。如果对根本问题——糟糕治理以及必要的制度性回应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更多民主政权垮台(democratic breakdowns)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如果没有一个坚决果敢的国际运动,以遏制具有风险的民主国家中的腐败和提高治理品质,当前的民主衰退可能导致全球性的民主大萧条(democratic depression)。这种发展对于人类自由来讲将是代价巨大的,对美国国家安全而言也将是危险的。民意调查继续表明,世界上每一个地区的大部分受访者都相信民主是政府的最佳形式。紧急时刻的当务之急是要证明,通过民主在全球范围里的有效运作,它确实就是政府的最佳形式。




相关阅读:

译者的“译者频道—深度分析”专题

译者“@Freeman7777”、“@kestry”的个人专辑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译者频道—看世界”索引。

©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010年2月25日星期四

文献:[美] 2006 网络自由法案

原文标题:109TH CONGRESS 2D SESSION H.R. 4780

译文标题:[美] 2006 全球网络自由法案

译者:kestry
校对:@xiaomi2020

H.R.4780
第109届国会
第二次会议


法案


促进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保护美国企业,使之免受国外威权政府强迫参与迫害行为以及为其它目的服务。


众议院
2006年2月16号


新泽西州史密斯先生(代表其本人及兰托斯先生、沃尔夫先生、佩恩先生、罗拉巴克先生和俄亥俄州的瑞安先生)提交了下列法案;该法案被分案至国际关系委员会,此外还递至能源和商务委员会,随后经议长决定,将法案分割由相关委员会审议涉及其管辖范围的条款部分。


促进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保护美国企业,使之免受国外威权政府强迫参与迫害行为以及为其它目的服务。

提请该法案由美利坚合众国参议院和众议院审议通过


第一节 简称、目录。


(一)简称-该法案被引述时应被称为“2006全球网络自由法案”

(二)目录-该法案的目录如下:
   第一节  简称、目录
   第二节  结论
   第三节  定义
   第四节  可分割性


第一编 - 促进全球网络自由


sec.101  政策声明
sec.102  国会的理解
sec.103  年度国别人权报告
sec.104  全球网络自由办公室
sec.105  年度互联网限制国家认定、报告


第二编 - 网络自由的最低公共标准


sec.201  搜索引擎及内容服务保护
sec.202  搜索引擎的完整
sec.203  搜索引擎信息过滤透明性
sec.204  保护美国支持的线上内容
sec.205  互联网审查的透明性
sec.206  用户身份信息完整性
sec.207  罚则


第三编 - 对互联网限制国家的出口管制


sec.301  出口管制规定
sec.302  报告


第二节、调查结论


美国国会提出了以下调查结论:
(1)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是基本人权,互联网的自由使用受到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保护,该条规定,必须保护“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2)互联网是成功的,因其迅速提供信息给九亿七千二百多万全球用户。
(3)如果信息没有受到政治审查,互联网与其他信息技术的发展将可成为民主变革的力量。
(4)互联网在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外国威权政府禁止讨论的事件方面起得到作用,比如中国政府企图封锁爆发于2004年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消息。
(5)通过互联网迅速提供充分及未经审查之信息,业已成为美国主要产业之一,亦是其主要出口产品之一。
(6)互联网政治审查会降低服务质量,并最终威胁美国国内外产业自身可靠性及生存力 。
(7)国外威权政府例如白俄罗斯、缅甸、中国、古巴、伊朗、利比亚、马尔代夫、尼泊尔、朝鲜、沙特阿拉伯、叙利亚、突尼斯、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阻止、限制并监视其公民尝试获取信息的行为。
(8)提供未经审查的新闻与信息的网站,例如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的网站,在这些国家经常被屏蔽。
(9)2003年6月,范洪森医生从美国驻越南大使馆网站翻译了一篇题为“什么是民主”的文章后,被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逮捕,并被判间谍罪名成立,处以13年监禁和3年的居家软禁(上诉后减刑为5年监禁和6年居家软禁)。
(10)根据国务院的国别人权报告,越南政府于2004年加强了对互联网的管制,要求网吧等互联网代理商,登记其用户个人信息以及保存用户访问互联网之记录。此外越南政府还监测电子邮件、敏感的搜索关键词,并控制互联网内容。
(11)中国政府采取的网络审查制度违反了中国宪法第35条对公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的保护规定。
(12)中国政府推动、延续审查制度,以及加剧仇外——有时特别是针对美国——的民族主义,其长期影响将是损害美国防止美中之间的关系变得敌对的努力。
(13)具有双重用途的技术未加审核的转让已经提高了中国成功入侵台湾的可能,并相应减少了美国与台湾捍卫民主社会的能力,使东亚的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
(14)经营受到外国威权政府限制的美国科技企业有责任遵守世界人权宣言的原则。
(15)屈服于外国威权政府压力,并为其提供有关互联网用户信息,导致网络异议人士被逮捕和监禁的美国科技企业违反了此类公司须保护和维护人权之共同责任。
(16)美国科技企业为外国威权政府提供技术及培训,以协助这些政府过滤、封锁促进民主与自由的信息。
(17)美国科技企业未能制定使其能够与外国威权政府开展业务的同时保护言论及表达自由的人权之标准。
(18)美国支持言论和新闻自由的普世权利。


第三节、定义


在本法中:
(1)国会有关委员会——除本法另有规定外,“国会有关委员会”这一术语是指:
 (A)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及
 (B)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
(2)外国官员
 (A)通常,“外国官员”这一术语是指:
  (i)外国政府或任何部门、机构、国有企业的所有官员或雇员;或
  (ii)以任何政府或部门、机构、国有企业,或部门的官方代表身份行事的所有人员。
 (B)国有企业——对于(A)小节来说,“国有企业”是指一个商业实体,外国政府直接或间接地拥有该商业实体一半以上净发股本或其他受益权益。
(3)互联网——“互联网”指的是计算机设备、电信设施、电磁传输媒介及相关设备和软件的整合体,包括互相关联的世界性的网络 、计算机网络,它采用传输控制协议(TCP)/ 互联网协议(IP)或任何后续协议来传输信息。
(4)互联网主机托管服务——“互联网主机托管服务”和“主机内容托管服务”是一种服务,该服务:
 (A)通过电磁或其他手段存储电子数据,包括网页、电子邮件,文件、图片、音频和视频文件,在线讨论区和网络日志;及
 (B)使这些数据可以通过因特网得到。
(5)互联网封锁——术语“互联网封锁”是指使用诸如防火墙、过滤器及“黑盒”等技术手段,干扰、审查、屏蔽、监控或者限制进入互联网,或通过互联网得到内容。
(6)互联网限制国家——是指由总统根据本法案第105条a款指定的国家。
(7)互联网搜索引擎——术语“互联网搜索引擎”或“搜索引擎”是指一个通过互联网提供的,根据条件、概念、问题、或用户输入的其他数据组成的查询,通过互联网搜索信息并返回给用户结果,包括了统一资源标识符、定位、浏览或下载信息及数据的超链接地址列表的服务。
(8)正当的外国法律执行目的,
 (A)总则:术语“正当的外国法律执行目的”是指对于执行来说,外国官方按照公开发布的法律进行的调查、起诉应具有明确的正当性,近似于须保护促进其管辖权范围内公民的健康、安全及道德。
 (B)解释法律的规则——对于本法案来说,控制、压制及惩罚由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保护的,非暴力政治或宗教意见,并不构成正当外国法律执行意图。
(9)保护过滤条件——术语“保护过滤条件”是指由全球网络自由办公室根据本法案第104条第2款第4项鉴定的单词、词组及短语。
(10)严重限制互联网自由——术语“严重限制互联网自由”是指依据正当外国法律执行意图以外的原因限制或惩罚通过互联网自由获得信息的行为,包括:
  (A)故意屏蔽、过滤或审查可通过互联网获得的非暴力的政治或宗教内容;或
  (B)迫害,起诉或以其他方式惩罚通过互联网及电子邮件传送、张贴非暴力的政治、宗教观点之个人或团体。
(11)美国公司——术语“美国公司”是指:
  (A)任何公司、合伙企业、协会、股份公司、商业信托、非法人组织、或独资的——
   (i)其主要营业场所在美国;或
   (ii)依据美国某州、地区、属地或美国联邦的法律建立;
  (B)任何根据1934年证券交易法第12条(美国法典第15编78j节)进行证券发行注册的发行人;和
  (C)任何符合本条(A)、(B)款描述的实体的国外子公司,这样的实体——
   (i)控制国外子公司的有表决权股份及其他权益;或
   (ii)授权、指挥、控制、或参与由本法案禁止的外国子公司所做行为。
(12)美国支持的内容——术语“美国支持的内容”是指由美国资助的信息实体创建或发展的全部或部分内容。
(13)美国资助的信息实体——术语“美国资助的信息实体”是指:
  (A)任何美国政府官方机构;及
  (B)任何实体:
   (i)接受来自广播理事会拨款进行符合美国1994年国际广播法案(公法103-236号第三编; 美国法典第十五编78i节及下各节)国际广播活动;
   (ii)与国际广播局协调,进行所有由美国政府依据法案支持的非军事国际广播活动(不同于广播理事会按照本法支持的国际广播活动):或
   (iii)接受来自美国政府拨款或其他类似的捐款进行任何信息传播活动。
(14)美国资助的网站——术语“美国资助的网站”是指一个美国资助的信息实体所拥有、管理或注册的万维网地址。


第4节、 可分割性


如果本法案的任何条款,或该条款对任何人或情况的适用被视为无效,则本法案的其余部分,及其规定适用于其他不同个人或情况的有效性,并不受影响。


第一编、全球互联网自由的推广


101、政策说明
以下应成为美国的政策:
(1)推广所有通过互联网访问及提供信息、思想、知识的技能,推动通过任何不受限的媒介获取和传播信息、思想的权力应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2)发挥所有美国载体影响力,包括外交、贸易政策以及出口管制等手段,支持、促进并加强促进信息自由传播的原则、做法和价值观;及
(3)禁止任何美国企业参与限制互联网自由国家的对网络内容的政治审查行为。


102、国会的理解
国会认为:
(1)总统应着手在适合的国际论坛上实施谈判,其中包括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世界贸易组织(WTO)、联合国信息社会世界首脑会议(WSIS)和互联网治理论坛(IGF),以获得其他国家同意立法类似的法案,并寻求保护互联网自由的国际协定之发展;
(2)本法案定义的美国公司允许或协助国外威权政府限制在线访问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或其他美国资助的网站,及限制在线访问美国政府报告,例如年度国别人权报告人权和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之行为,违反了美国外交政策中的国家利益,并削弱美国公共资金为所有生活在不民主的高压社会的人民促进信息自由之努力。


103、年度国别人权报告
(a)报告所涉及经济援助部分——1961年对外援助法第116条(美国法典第22编第2151n节)现予修订,在其结尾处增加以下新的条款:
  “(g)(1)-(d)款所要求内容应包括对各国电子信息自由的评估报告。该评估应包括以下内容:
           “(a)该国公民对互联网接入及使用总体情况评估。
           “(b)对该国政府当局试图过滤、审查或以其他方式屏蔽网络内容程度的评估,以及企图阻止这些内容所采取手段之描述。
           “(c)对该国政府当局迫害、起诉或以其他方式惩罚通过互联网及电子邮件和平表达政治、宗教或异议观点见的个人或团体之已知实例说明。
         “(2)在汇编数据及按第(1)款要求做出评估时,美国外交使团人员应与人权组织和其他适当的非政府组织进行磋商。
(b)报告所涉及安全援助部分——1961年对外援助法第502B条(美国法典第22编第2304节)现予修订,在其结尾处增加以下新的条款:
  “(i)(1)-(b)款所要求内容应包括对各国电子信息自由的评估报告。该评估应包括以下内容:
          “(A)该国公民对互联网接入及使用总体情况评估。
          “(B)对该国政府当局试图过滤、审查或以其他方式屏蔽网络内容程度的评估,以及企图阻止这些内容所采取手段之描述。
          “(C)对该国政府当局迫害、起诉或以其他方式惩罚通过互联网及电子邮件和平表达政治、宗教或异议观点见的个人或团体之已知实例说明。
        “(2)在汇编数据及按第(1)款要求做出评估时,美国外交使团人员应与人权组织和其他适当的非政府组织进行磋商。


104、全球网络自由办公室
(a)机构-目前已成立隶属国务院的全球网络自由办公室(在本节中简称“办公室”)。
(b)职责-除总统分派的其他职责外,办公室应——
  (1)充当努力保护和促进国内外电子信息自由的跨部门合作平台;
  (2)制定并实施一个全球性战略,以打击国外威权政府国家资助、控制下的互联网封锁,以及该政府对其公民使用因特网之威胁与迫害行为;
  (3)为总统提供根据本法案第105(a)规定所认定的年度互联网限制国家名录;
  (4)自本法案颁布之日起180天内——
    (A)确定每一个互联网限制国家在一般及与具体背景、事件相关的特殊情况下有关人权、民主、宗教信仰自由及非暴力的政治异议方面的关键词、词组和短语,为美国公司遵守本法案第202条的要求提供依据;
    (B)定期维护、更新并公布依据(A)款规定确定之关键词、词组和短语;
  (5)建立机制,使美国公司能够将本法案第203、205条要求报告的信息发送到办公室;
  (6)与涉及网络提供、网络维护或网络服务的合适的技术公司,人权组织、学术专家和其他机构,合作制订关于互联网自由的最低公共标准自愿准则;及
   (7)就国会相关委员会的立法行为,向其建议可能有必要保留本法案及本法案因技术革新所作修正案中的条款
(c)其他联邦部门和机构的协作——每个美国政府部门和机构,包括商务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司法部、国际广播局以及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应:
  (1)充分合作,并协助执行本节(b)项描述的该办公室的职责,包括由办公室根据第(b)(2)款制定的战略,和
  (2)使办公室能够得到需要的资源和信息以实现本法案及本法案修正案的目的。
(d)定义——在本节中,术语“国会相关委员会”是指:
  (1)国际关系委员会与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及
  (2)对外关系委员会与参议院商务、科学和运输常设委员会。
(e)拨款授权——从2007财年开始及以后每个财政年度,授权向办公室拨付实施本条可能需要的款项。

105、年度互联网限制国家认定、报告
(a)认定:
 (1)一般规定——自本法案颁布之日起180天内,及其后每年,总统应依据本法案之意涵认定互联网限制国家。
 (2)标准——如果总统裁定在之前一年间,某国政府对于该国成为严重限制互联网自由的系统性范式负有直接或间接责任,该国应被认定为互联网限制国家。
 (3)初始认定,
  (A)总则 ,本条(B)款所列国家自本法案颁布之日起均应依照(1)规定视作已被认定的互联网限制国家,直至总统向国会有关委员会作证,该国已不再对其成为严重限制互联网自由的系统性范式负有直接或间接责任时取消该认定。
  (B)国家——本条(A)款所指的国家的是缅甸、中国、伊朗、朝鲜、突尼斯、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
(b)报告
 (1)总则——自本法案颁布之日起180天内,及其后每年,总统应向国会相关委员会递交报告,其中应包含以下内容:
  (A)在递交报告时依据(a)之规定所认定的互联网限制国家名录。
  (B)应为严重限制互联网自由负责的,每个依据(a)之规定所认定的互联网限制国家的各政府机构及半官方组织的身份信息。
  (C)美国打击(B)项提到的严重限制互联网自由行为所作努力之说明。
 (2)形式——报告中(1)(C)所要求的信息,如必须可以机密形式提供。
 (3)互联网可见——该报告的所有非机密部分应发布至国务院的互联网站点使其公开可见。

第二编 - 网络自由的最低公共标准

 201、搜索引擎及内容服务保护
任何创建、提供或经营互联网搜索引擎及提供互联网主机内容托管服务的美国公司,不得在裁定的互联网限制国家设置用于收藏、存储、服务,或保存这些搜索引擎及主机托管服务所提供的相关文件及其他数据的计算机硬件。

 202、搜索引擎的完整性
任何创建、提供或经营互联网搜索引擎的美国公司不得因保护性过滤条件或下列缘由人为改变搜索引擎的运行:
(1)应任何互联网限制国家官方要求,及其通过他种方式直接或间接传达的意愿,或
(2)互联网限制国家的用户使用搜索引擎查询时,为其生成与他国用户预期或可能得到之结果相异的搜索结果。


203、搜索引擎信息过滤透明性
任何创建、提供或经营互联网搜索引擎的美国公司,应按照全球网络自由办公室指定的格式及频率,向办公室提供任何互联网限制国家官方提供的,用来过滤、限制或以其他方式影响用户使用搜索引擎所得查询结果的已提交、加入的所有条件及参数。


204、 保护美国支持的在线内容
提供互联网主机托管服务的美国公司不得对位于互联网限制国家的美国资助的网站及支持的内容进行网络封锁。


205、互联网审查的透明性
任何提供互联网主机托管服务的美国公司,应按照全球网络自由办公室指定的格式及频率,向办公室提供该公司应任何互联网限制国家官方要求及其通过他种方式直接或间接传达的意愿进行以下行为时,该公司拥有的所有数据及内容的拷贝——
(1)从该公司主机托管服务移除的;
(2)阻止在互联网上提供的;或
(3)阻止通过互联网进入或在互联网限制国家国内传输。


 206、用户身份信息完整性
(a)用户保护——任何提供互联网主机托管服务的美国公司,非经司法部裁定为有正当的法律执行目的,不得为任何互联网限制国家的官员提供使用其主机托管服务的用户可确定之个人身份信息。
(b)私人诉权——任何人如受到相对方违反本条之侵害,可不考虑级别管辖及相对方的国籍,向相关美国地区法院提起损害赔偿诉讼,并要求惩罚性赔偿,或寻求其他适当的救济。


 207、 罚则
(a)民事处罚:(1)任何美国公司或个人违反第206(a)之规定将处以不超过$2,000,000元的罚款。
    (2)任何美国公司或个人违反第201,202,203,204或205之规定将由司法部长起诉并处以罚款不超过$10,000元的民事处罚。
(b)刑事处罚:(1)任何美国公司,蓄意违反,或试图蓄意违反第206(a)之规定将处以不超过$2,000,000元的罚款,如代表该美国公司的官员、董事、雇员、代理人、股东等自然人违反该条规定的,应处以不超过$100,000元的罚款,或5年以下监禁,或两者同时处罚。
    (2)任何美国公司,蓄意违反,或试图蓄意违反第201,202,203,204或205之规定将处以不超过$10,000元的罚款,如代表该美国公司的官员、董事、雇员、代理人、股东等自然人违反该条规定的,应处以不超过$10,000元的罚款,或1年一下监禁,或两者同时处罚。
    (3)根据第(2)条之规定被处以罚款的任何美国公司的官员、董事、雇员、代理人、股东,无论何时都不得由美国公司直接或间接为其支付罚金。


第三编 - 对互联网限制国家的出口管制


301、出口管制规定
自本法案颁布之日起90天内,国务卿应与商务部长磋商,并发布条令确定恰当的外交政策控制规定与出口许可证制度,使美国辖下的任何人能够了解到,向互联网限制国家的、全部或部分地参与促进互联网审查制度的最终用户出口任何物品,均应遵守联邦法规汇编第十五编730-774条(通常称为“出口管理条例”)之规定。


302、报告
自本法案颁布之日起120天内,国务卿应与商务部长磋商,并就贯彻本法案第301条之规定所采取的行动向相关国会委员会提交报告。

相关阅读:

美国专辑

文献法规

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互联网与政治

kestry的个人专辑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文献法规”、“美国”、“译者频道—热点专题—互联网与政治”、“译者kestry的个人专辑”索引。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